幻梦邪魂

手中空无一物,偏要笑傲江湖。。。

  • 发表文章(64)
《流浪地球》盘点:小破球是如何“浪”起来的?

《流浪地球》盘点:小破球是如何“浪”起来的?

《流浪地球》最惊艳的是它的设定。带着地球去流浪,还要对着木星开一枪,用2500年100代人的努力给我们换一颗太阳。

马云:沧海一声笑!

马云:沧海一声笑!

马云,是阿里人的马云,是乡村教育的马云,是中国人的马云,更是全世界的马云。

中国制造离Samsung、Sony和Apple还有多远?

中国制造离Samsung、Sony和Apple还有多远?

未来的国际市场只有华为单打独斗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有更多像是Samsung、Sony和Apple这样的企业,用他们来征服世界。

2018的最后一场雪,人工智能比以往来的更加殷切

2018的最后一场雪,人工智能比以往来的更加殷切

最近这两天,我们大概都被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恢弘历史刷屏;再加上马云、马化腾、李彦宏等获改革先锋称号,更是让无数夙兴夜寐的互联网人士蠢蠢欲动。

2019第五代互联网重启:覆巢之下,机遇与挑战?

2019第五代互联网重启:覆巢之下,机遇与挑战?

2019,我们面临着莫大的挑战,很多企业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但是换一种方式思考,这不过是互联网经济从最初的莽荒走到了繁荣,只不过此时此刻回归理性而已。

弱者/细节/未来,“好”东西应该为谁而设计?

弱者/细节/未来,“好”东西应该为谁而设计?

不管是蚂蚁森林、故宫口红,智能机器人还是米兰新美术学院、日本Vegeloop以及Apple他们都是花费了不少心思,绞尽脑汁之后才做出了备受欢迎的“好”东西。

玩意东西:是什么阻碍了中国品牌的崛起?

玩意东西:是什么阻碍了中国品牌的崛起?

中国迫切需要一家能够和Apple、Samsung和Sony一较长短的企业!

纸媒已死,图文退避,微信的傲慢与偏见了解一下?

纸媒已死,图文退避,微信的傲慢与偏见了解一下?

对于头条来说,在这个“纸媒已死,图文退避”的大时代,再造一个“抖音”也不是不可的!

2018互联网最终幻想:短视频掌握人生还是小程序栅格化世界

2018互联网最终幻想:短视频掌握人生还是小程序栅格化世界

即将是阿里系的抖音以及微信的小程序,大概就是互联网下半场的最终角逐了。

短视频盛世之下,共享经济“落草为寇”!

短视频盛世之下,共享经济“落草为寇”!

2018短视频独霸天下,雄赳赳气昂昂的开始进入这个盛夏,虽然纷争不断,而且还出各种昏招,但还是无法阻止抖音占领“今日头条”。

拿什么拯救你,内忧外患的今日头条?

拿什么拯救你,内忧外患的今日头条?

可怕的不是抖音面对微信几乎毫无还手的余地,所能依靠的只有用户对抖音的上瘾。可怕的是时至今日,张一鸣和他能征善战手艺精湛的公关团队依然没有搞明白他们到底错在哪里。

在知识付费这条不归路,微信雅望天堂知乎箭在弦上

在知识付费这条不归路,微信雅望天堂知乎箭在弦上

在短视频如日中天的风口,大家是否还记得曾经几度徘徊的知识付费?

在“扼杀”抖音这条道路上,BAT这一次终于统一了思想

在“扼杀”抖音这条道路上,BAT这一次终于统一了思想

至今为止,抖音面临的每个问题上都写满了“腾讯”二个字。

在大众争相传播“菊文化”的年代,其实王菊也是“菊外人”?

在大众争相传播“菊文化”的年代,其实王菊也是“菊外人”?

“菊文化”已在网络上刮起了一阵风。

差评事件尘埃落定,但这一场关于“洗稿”的战役或许才刚刚开始

差评事件尘埃落定,但这一场关于“洗稿”的战役或许才刚刚开始

沸沸扬扬“折腾”了一个星期的“差评”事件终于以“差评主动退还投资,腾讯已然接受”为结局。

短视频风云再起:快手、抖音、微视和独客之后,爱奇艺也开始蠢蠢欲动

短视频风云再起:快手、抖音、微视和独客之后,爱奇艺也开始蠢蠢欲动

从互联网原生的信息流,网页、视频以及视频到APP内容孤岛、App内容生态链,互联网内容一直都在向内涵、深度、信息容量以及更快更高效的交互模式转变;而这一次爱奇艺跨界绝不是开始,也不会是结局。

互联网进入“流量焦虑时代”,自媒体该如何完成自我修养?

互联网进入“流量焦虑时代”,自媒体该如何完成自我修养?

一个产品能够生存下去最大的要素就是你能够继续为用户提供独家特色的东西,秉持初心才不会让你迷失方向。

订阅号功成身退,小游戏方得永生?

订阅号功成身退,小游戏方得永生?

微信一旦没有了从订阅号和朋友圈获取的“微量”信息资讯,那还叫微信吗?

如果说第一代互联网姓马,那么第二代互联网绝对姓张

如果说第一代互联网姓马,那么第二代互联网绝对姓张

马云向左,马化腾向右,第一代互联网还在蒸蒸日上。短视频向左,小程序向右,第二代互联网正在欣欣向荣。

从“中芯事件”说起,我们应该如何面对“网络大事件”?

从“中芯事件”说起,我们应该如何面对“网络大事件”?

过去的一周,如果说有什么让大家“津津乐道”的,那一定是“中兴事件”。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销为什么不行了?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10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