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资讯

由蓝海创意云(Creative Cloud®)创办,文化创意产业垂直新媒体

  • 发表文章(516)
高投资影视剧成“视觉垃圾”,全因没有好编剧?

高投资影视剧成“视觉垃圾”,全因没有好编剧?

对于一部电视剧来说,编剧就是基石。拍电视剧就像造房子,无论导演如何设计外观结构、演员如何装修的尽善尽美、制片方销售手腕如何花样翻飞,还是要靠编剧来打地基。

假收视率、票补、阴阳合同!愤怒过后,行业陋习该如何扭转?

假收视率、票补、阴阳合同!愤怒过后,行业陋习该如何扭转?

从崔永元为争一口气爆出“阴阳合同”,到今天导演郭靖宇对“假收视率”发出“战斗檄文”,短短100多天里中国影视界风云变幻。

票房疲软,爆款难寻:2018年暑期档的动画电影都怎么了?

票房疲软,爆款难寻:2018年暑期档的动画电影都怎么了?

暑期档作为票房和排片的热门时段,往往是兵家必争之地。而动画电影因为与学生人群的高契合度,更倾向于在此时发力,博得高票房。

出品人、制片人与导演,你真的分清楚了吗?

出品人、制片人与导演,你真的分清楚了吗?

现在各职业分工不明确也多因我国电影工业化程度不高、专业性不够。不管是行业人士还是整个工业体系,都还需要不断打磨和进化。

波洞星球上线一周,离“新 B 站”还有多远?

波洞星球上线一周,离“新 B 站”还有多远?

波洞星球能否冲击到用户忠诚度极高的B 站,还得打个问号,不过若能多发点电波,引导下如今浑浊的宅圈也是极好的。

阅文的“中国漫威”梦,能走成吗?

阅文的“中国漫威”梦,能走成吗?

阅文集团或许不是第一个“漫威模式”的模仿者,却是如今最有希望的一个。

片酬限价与挡不住的明星资本

片酬限价与挡不住的明星资本

崔永元手上的“阴阳合同”推倒了娱乐圈赖以遮羞的多米诺骨牌,从天价酬薪到操纵股市,一连串的负面新闻被接连爆出。

WeGame平台《怪物猎人:世界》下架,背后的原因可能很复杂

WeGame平台《怪物猎人:世界》下架,背后的原因可能很复杂

在中国,一款顶级 3A 游戏大作的生命周期是多久?wegame平台的《怪物猎人:世界》告诉我们,是 4 天。

Netflix“盛世危局”:100亿美元负债和1.3亿会员的博弈

Netflix“盛世危局”:100亿美元负债和1.3亿会员的博弈

海外市场的开拓意味着Netflix某种意义上的“从零开始”。

淘宝整顿破解游戏机,我们离正规游戏市场还有多远?

淘宝整顿破解游戏机,我们离正规游戏市场还有多远?

对玩家而言,是花时间寻找破解资源下载还是在平台买游戏享受后续服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披着工业化外皮的《阿修罗》,是怎样走向失败的?

披着工业化外皮的《阿修罗》,是怎样走向失败的?

九层之台,始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工作细胞》大热,科普动画之路应该怎么走?

《工作细胞》大热,科普动画之路应该怎么走?

科普动画也是动画类型的一个分支,从商业的角度来看是细分市场下的产品差异化结果,科普动画的基础还是发达的动漫产业。

“这很姜文”的《邪不压正》:成也是他,败也是他

“这很姜文”的《邪不压正》:成也是他,败也是他

当“姜文”风格的色彩盖过了《邪不压正》故事的精彩,“主”弱“宾”强,终于喧宾夺主。

WeGame的爆款战略,能对Steam发起挑战吗?

WeGame的爆款战略,能对Steam发起挑战吗?

主机端的护城河太宽,腾讯进不去,手游依靠应用宝挤进安卓平台的第一梯队,而端游的布局就得看WeGame 了。

从没得选到挑花眼,你有多久没看过国产漫画了?

从没得选到挑花眼,你有多久没看过国产漫画了?

曾几何时,国产漫画就像一个笑话,除了寥寥几部作品外,整个行业仿佛隐身,游离于80\90后的视野。

再见Q宠!养成类游戏将何去何从?

再见Q宠!养成类游戏将何去何从?

养成游戏对于我们,就像是情感的孤岛。适合暂居积蓄力量,却终究无法永驻。

《我不是药神》点映成就口碑,它会是下一部神作吗?

《我不是药神》点映成就口碑,它会是下一部神作吗?

《我不是药神》开了具有商业属性的现实主义题材这条先河。

动画制作系统“过劳死”,Netflix 能成为日本动画的救世主吗?

动画制作系统“过劳死”,Netflix 能成为日本动画的救世主吗?

财大气粗的 Netflix 曾宣布今年将制作30部动画,给日本动画界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上海电影节收官,中国电影拐过了怎样的节点?

上海电影节收官,中国电影拐过了怎样的节点?

面向未来,工业化的道路依然漫长,但是新的种子已经萌芽。

从“游戏成瘾”到“黑公关”,还能好好玩游戏吗?

从“游戏成瘾”到“黑公关”,还能好好玩游戏吗?

有关“游戏成瘾”的话题再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销为什么不行了?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10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