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财经

商业新媒体,专业有趣好运气

  • 发表文章(93)
底层游戏生态观:贪玩蓝月们陷入“泥潭”

底层游戏生态观:贪玩蓝月们陷入“泥潭”

游戏垄断会更好吗?近两年国产单机游戏踪迹难觅也许会是一个答案,走向叛逆的一端会有希望吗?频繁的倒闭和流动率是正在上演的现实

中国家长为何越来越不“待见”互联网?

中国家长为何越来越不“待见”互联网?

青少年从来都是整个时代在呵护的对象

 C2F翻涌的浪潮之下,是泡沫还是风口?

C2F翻涌的浪潮之下,是泡沫还是风口?

沐浴在政策光环下的C2F如果只是一味用文字包装,最终可能也只会哗众取宠。如何真实有效的通过互联网本身的优势融入进具有可行性的商业模式才是互联网企业应该考虑的重点

印度禁令之后,东南亚互联网将走何方?

印度禁令之后,东南亚互联网将走何方?

进退失据只是暂时的迷雾,融洽的商业合作会让世界更加美好

三星的北风正萧萧

三星的北风正萧萧

如今的三星,除了依靠半导体优势仍旧坚挺的电子业务以外,其他产业一片萧然

商业有多魔幻?广告商们以隐私之名向Facebook宣战了

商业有多魔幻?广告商们以隐私之名向Facebook宣战了

在大数据吹的最狠的那几年,成为了Facebook暗里苟且的遮羞布

线下之王OPPO之痛:转型之路在何方?

线下之王OPPO之痛:转型之路在何方?

频频的人事调整是否证明OPPO意识到自身品牌在营销和产品方面的短板,并试图去改变当下尴尬的局面。

曾红极一时的智能穿戴市场,为何蔫了?

曾红极一时的智能穿戴市场,为何蔫了?

让智能穿戴设备真正成为人类五感的延伸,让科技的喜悦填满手机之外的空间。智能设备的未来与人们内心深处的期望一样,都不会被积极向前的时代所辜负,这需要智能穿戴设备厂商更加的努力

隐私、诈骗与爱,夕阳社交有未来吗?

隐私、诈骗与爱,夕阳社交有未来吗?

如何处理隐私与监管之间的矛盾;如何做好内容与关系的引导;如何把握社交权利与安全义务之间的关系,成为了夕阳社交当下必须考虑的问题

互联网能否拯救娃哈哈的“中年危机”?

互联网能否拯救娃哈哈的“中年危机”?

宗庆后无疑是不看好电商中最执拗的那一个

「颜值经济」是如何吹起「医美泡沫」的?

「颜值经济」是如何吹起「医美泡沫」的?

对于医美这个鱼龙混杂的行业,更需要行业从业者能够从长期主义出发,不要沉溺于短期的通过非法手段谋取暴利,而是通过创造切实的用户价值与社会价值来重建行业声誉

风口过后全是伤口,长租公寓还有未来吗?

风口过后全是伤口,长租公寓还有未来吗?

尊重客户才是长租公寓的开始

​2020,视频平台“有点难”

​2020,视频平台“有点难”

在成本居高不下,广告收入连番下滑的情况下。在线视频持续不断的输出优质的内容是件难事,目前为止,各家都还未找到能在短时间让网站快速盈利的商业模式

消费主义盛行,为何后浪却开始热衷抠门文化?

消费主义盛行,为何后浪却开始热衷抠门文化?

质优价廉的产品都会是有市场需求的一类,要想将企业做得长久,也许企业们也应当加入“抠门小组”,降低营销的需求,将更多的关注度回归到产品本身

蒋凡「劫后余生」,年轻成为最大筹码?

蒋凡「劫后余生」,年轻成为最大筹码?

回顾像阿里、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帝国,接班人、二把手以及关键人物,大多都在公司内部经历了很多次起起伏伏,其实像蒋凡这样能一路直上、年纪轻轻就执掌大权的没有几个。

心动的offer,夭折于2019?

心动的offer,夭折于2019?

寒冬终有尽,寒冬终无尽。我们愿意努力挣扎在每一场寒冬里,是因为相信这个世界有白昼,也有黑夜,有冬天,也有春天。

浪莎之困,义乌之围

浪莎之困,义乌之围

数十年来,义乌小商品市场一直长盛不衰,即使受移动互联网冲击,其在电商产业甚至是整个零售市场上的根基也很难撼动,不过,随着新光、三鼎、浪莎接连遭逢变故,它正在失去那些曾经最为亮眼的“星星”。

QQ二十弱冠,90后三十而立:是谁在改变谁?

QQ二十弱冠,90后三十而立:是谁在改变谁?

根据南都发起的“QQ之于你,有什么作用?”的问卷调查显示:35.4%是为了联系同龄好友;29.1%是为了回忆往事;高达41.8%是为了拥有自己的“小天地”。

微博距离INS,还差一个“点赞”

微博距离INS,还差一个“点赞”

“点赞”如今被越来越多的西方互联网社交巨头们当做是一种“有问题的文化”,而这背后正是社交价值被数据所绑架的困境。

群雄逐鹿,二手电商难出“霸主”

群雄逐鹿,二手电商难出“霸主”

可以说,即使从整个市场规模和渗透率上来看,垂直系玩家的存在感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但在某个固定交易产品圈,一些垂直类平台的疆域也不好轻易分裂。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销为什么不行了?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10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