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财经

商业新媒体,专业有趣好运气

  • 发表文章(63)
精品电商退潮,“消费升级”已凉?

精品电商退潮,“消费升级”已凉?

根据五等分收入划分,高收入户的收入增速逐年上升,中等偏下户、中等收入户、中等偏上户收入增速持续下行,其中2017年增速最慢的是中等偏下入户,为7.3%。

社交新秀内讧:王欣枪口转向多闪?

社交新秀内讧:王欣枪口转向多闪?

王欣或许会卷土重来,但不应该是当前这种方式。

围攻腾讯洗牌社交格局?这些可能都是假象

围攻腾讯洗牌社交格局?这些可能都是假象

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历史上,腾讯几乎没有缺席过任何一场互联网盛宴。它总是在一开始就亦步亦趋地跟随、然后细致地模仿,最终决绝地超越。

万达“带血转型”?

万达“带血转型”?

舍弃了沉重包袱的万达,正一步步摆脱自身高额负债率,作为一家房地产企业,万达的转型可以说充满了艰辛,自开始就被人唱衰,经历过产业变卖,资产重组,裁员等事件的万达,正踏上一条去房地产化道路。

小黄车:生于风口,死于理想

小黄车:生于风口,死于理想

失去了优势的小黄车或许早已经明白了,市场规则掌握在谁的手中。

一地鸡毛过后,直播已无“下半场”

一地鸡毛过后,直播已无“下半场”

“千播大战”的市场行情一去不复返,直播行业并没有平稳着陆,在诞生了上市公司后,市面上存活下来的直播平台屈指可数,如此一来,直播行业的下半场已经不再是竞争,而是活下去。

重返校园,趣店“江郎才尽”?

重返校园,趣店“江郎才尽”?

一天超80%的管培生离职,再这样下去,趣店或许真的就要空了。

Facebook危局,扎克伯格去留两难

Facebook危局,扎克伯格去留两难

虽然当下脸书内部的主要呼声在于让扎克伯格辞去董事长位置,但这并不是一件可以由脸书股东和投资者甚至内部员工所能左右的事情。

抖音终成“快手”

抖音终成“快手”

很长一段时间,快手和今日头条各自拼杀、目无交集,不过抖音的横空出世,几乎一瞬便把双方推上了宿命敌手的位置。只是现在不到一年,在共同的“野望和危机”下,抖音和快手正戏剧化地走向殊途同归。

互联网巨头走向猪圈:养猪会成为一大风口吗?

互联网巨头走向猪圈:养猪会成为一大风口吗?

虽然科技与养猪相结合困难重重,人工智能养猪尚处于萌芽时期,但仍希望科技公司的进入,去改变传统养殖业的现状。

面临群狼分食,三星会重蹈诺基亚覆辙吗?

面临群狼分食,三星会重蹈诺基亚覆辙吗?

在羽翼丰满的国产手机不断赶超下,三星帝国的根基出现了裂痕,老对头诺基亚惨剧历历在目,三星多年来智能机市场无敌让他变得开始“骄傲”起来。

头条杀入小程序,能否实现张一鸣的电商梦?

头条杀入小程序,能否实现张一鸣的电商梦?

张一鸣虽然卸任了头条掌门,头条短板仍是他放心不下的遗留问题,否则也不会留下小程序的摊子让陈林来试水,小程序作为一个更注重内容与需求相结合的产品,能否帮助头条打开电商市场仍是未知。

还记的红极一时的直播吗?这个行业已经凉了

还记的红极一时的直播吗?这个行业已经凉了

每一次互联网风口过后,是满地的狼藉和残破的市场环境,直播行业渐渐走下荧幕,短视频接替了他的时代地位。

“天煞孤星”贾跃亭

“天煞孤星”贾跃亭

救FF的不是贾跃亭,或者说贾跃亭救不了FF。而这场关于造车梦想的游戏,要么FF和贾跃亭一起出局,要么贾跃亭出局,法拉第未来的未来可能没有贾跃亭。

“先天不足”的谷歌无人驾驶,商业化难逃“夭折”宿命?

“先天不足”的谷歌无人驾驶,商业化难逃“夭折”宿命?

谷歌无人驾驶商业化面临的不单是技术的挑战,即便是最简单的商业化生物链也要包括商家和用户,这也就意味着商业化最终要归结于目标受众,无人买单的商业化只能自生自灭。

凭自制剧封王的Netflix,正在被自制拖垮

凭自制剧封王的Netflix,正在被自制拖垮

用户需要的不是看不完的影剧,而是看不够的好剧。自制内容的泛滥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用户的选择,无法精确的查找到优质的内容,就会严重降低用户的体验。

零售巨头西尔斯一夜崩塌,给行业带来哪些警示?

零售巨头西尔斯一夜崩塌,给行业带来哪些警示?

西尔斯的消亡令人嗟叹,却并未让人感到惋惜。毕竟“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毕竟时移世易,电商当道。西尔斯只是整个零售业的缩影,而零售业也只是浮夸时代的冰山一角。

游戏行业的至暗时刻:资本“反哺”正在失效

游戏行业的至暗时刻:资本“反哺”正在失效

政策缩紧已成定局,再加上游戏市场增速放缓,中国游戏产业可能要步入相当长的一段困难期。

轻奢盛行、奢侈品复苏,定位徘徊的潘多拉将偏向哪方?

轻奢盛行、奢侈品复苏,定位徘徊的潘多拉将偏向哪方?

潘多拉目前关于对品牌的定位就像一个正在寻找夫婿的挑剔姑娘,颇有“高不成,低不就”的意味。如今,新零售发展之迅速,加之奢侈品行业复苏,潘多拉想要重新定位品牌并不容易。

挺过传销盛行年代的雅芳,为何在数字化时代衰落?

挺过传销盛行年代的雅芳,为何在数字化时代衰落?

如今,雅芳已经卖掉日本和美国业务的多数股权,并退出了韩国、越南、爱尔兰等市场。 那么,在亏损数额越来越高的情况下,曾经作为世界领先的美容化妆品直销公司,还能扭转颓势重新拿回“世界直销第一人”的称号吗?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销为什么不行了?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10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