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飞锐思想

做中国最个性化的财经产经新闻和评论。重原创,以品质立;求深度,以差异胜。

  • 发表文章(36)
双汇集团或在父子反目中完成新老交接

双汇集团或在父子反目中完成新老交接

合伙盗墓最好的搭档是父子,得了宝贝,最好是父亲先上来,然而再让儿子上来。为什么?因为儿子可能见宝起歹意,把父亲埋在坟墓里;而父亲永远不会这样做

中国到底还需不需要孙正义和软银?

中国到底还需不需要孙正义和软银?

资本市场

沦为部件供应商:三星不适合在中国做品牌和C端市场

沦为部件供应商:三星不适合在中国做品牌和C端市场

现在写一篇三星的批评文章,都要冒着被骂的风险。不是粉丝为三星叫屈,而是感叹高飞锐思想精力过剩,还有心思关注这个品牌——题记

币圈裸泳,如何避免成为马斯克的“韭菜”

币圈裸泳,如何避免成为马斯克的“韭菜”

如果踩不准马斯克节奏,那就只能当马斯克的“韭菜”,任其“薅羊毛”了

美图秀秀重仓比特币:是投资理财还是投注和投机?

美图秀秀重仓比特币:是投资理财还是投注和投机?

美图重仓比特币,是一种财务投资选择,但这其中投注和投机的成分却是那样显山露水

中国制造向上的最大阻力在芯片全产业链生态自给自足

中国制造向上的最大阻力在芯片全产业链生态自给自足

从设计到生产,芯片全产业链生态如果不能实现自给自足,中国制造向上的路径就没办法打通。

马斯克缘何半夜发文怒怼华为“不讲武德”

马斯克缘何半夜发文怒怼华为“不讲武德”

马斯克怒怼华为只是一个开始,以后将有更多类似戏码陆续上演,因为华为要赋能合作伙伴,大动特斯拉的奶酪了。

移动互联网时代,长视频网站上升之路被堵死

移动互联网时代,长视频网站上升之路被堵死

移动互联网时代,视频网站呈现冰火两重天的局面。以抖音、B站为首的短视频网站发展热火朝天;以爱优腾为代表的长视频网站掉进了冰窖里,且不断向下沉沦。

缺钱了,郭台铭甩卖阿里巴巴股票应急救场

缺钱了,郭台铭甩卖阿里巴巴股票应急救场

卖完阿里巴巴股票后,卖啥?看来,富士康依靠中国大陆市场,彻底改变过分依赖苹果的业务结构已经迫在眉睫了。

三大互联网巨头的汽车梦:王兴理想+腾讯蔚来VS马云小鹏

三大互联网巨头的汽车梦:王兴理想+腾讯蔚来VS马云小鹏

或许智能化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寒冬已经过去

阿里200亿能否买断抖音电商梦?

阿里200亿能否买断抖音电商梦?

在巨大的短期利益和远大的梦想之间,如何抉择,既需要超人的智慧,又是一种恼人的折磨

潜意识抵制互联网的三倔驴拥抱互联网了,就差王健林没找到北

潜意识抵制互联网的三倔驴拥抱互联网了,就差王健林没找到北

“改变生活,改变世界”的互联网,力量到底有多大?

系统崩溃,铁粉再伤!三星手机中国市场窗口机遇期关闭

系统崩溃,铁粉再伤!三星手机中国市场窗口机遇期关闭

要把已经关闭的窗口重新打开,那就更难了

薇娅带货梦洁警示:警惕网红带货与资本勾结割韭菜

薇娅带货梦洁警示:警惕网红带货与资本勾结割韭菜

在目前阶段,既需要良好的经营环境,又需要有序的资本市场环境

罗永浩投奔雷军可能性有多大?小米需要三个男人一台戏

罗永浩投奔雷军可能性有多大?小米需要三个男人一台戏

如果罗永浩加盟小米了,恐怕以后华为手机的余承东就要以一抵三,舌战群儒了,进入5G时代,手机江湖的大戏越来越精彩!

 猜猜王思聪要老实还钱还是做老赖?

猜猜王思聪要老实还钱还是做老赖?

但那些都是纸上财富,要拿出1.51亿的真金白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意味着要变卖股票,债券。今年五月份的时候,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已全部质押给了万达集团。

德国禁令比中国禁令更重要?苹果竟露出“两副面孔”

德国禁令比中国禁令更重要?苹果竟露出“两副面孔”

如果说三星在中国市场的衰落在于伤害了中国消费者的感情,那么苹果如今伤害的则是中国法律,其面临的风险和后果,恐有过之而无不及。对此,苹果应当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做出坦诚的改变和补救。

此招够狠!高通想在中国要了苹果的命?

此招够狠!高通想在中国要了苹果的命?

你用了我的东西,赖着不给钱,断我财路;我就申请在中国市场对你禁售,断你的财路。都是一等一的江湖高手,用的都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无解招数,都在向着对方致命要害痛下杀手。

贾跃亭玩转枭雄:最惨孙宏斌希望许家印蹭热王思聪

贾跃亭玩转枭雄:最惨孙宏斌希望许家印蹭热王思聪

对FF来说,压死骆驼的,有两根稻草,一是金钱,二是时间。

逮捕孟晚舟,输不起的美国在下一盘啥样的棋?

逮捕孟晚舟,输不起的美国在下一盘啥样的棋?

想象力再大都猜想不到美国把好莱坞大片中的经典桥段搬到现实生活中,用来对付中国标杆企业华为!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销为什么不行了?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10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