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极体

你的困惑,来自于无路贴近未知。我们在技术、学术、世界化的异面,贩来极限脑量下的TMT。

  • 发表文章(283)
无所遁形的未来:人肉搜索还不够,AI带来了人脸搜索

无所遁形的未来:人肉搜索还不够,AI带来了人脸搜索

人脸搜索的出现,展示出我们所处在一个有着无限变数的时代——技术的进步正在改变着我们与世界的关系,也在改变着世界的模样。

当马赛克被AI看穿,我们的隐私将藏于何处?

当马赛克被AI看穿,我们的隐私将藏于何处?

在制约得当的情况下,马赛克这种东西,该打还是得打。

谁说谷歌战百度,一定要发生在中国?

谁说谷歌战百度,一定要发生在中国?

相比于谷歌试探性地慢慢悠悠回归中国,百度走出去的机遇与步调,是更为紧迫,甚至是箭在弦上。

巨鲸转身:牵手微软能帮助沃尔玛赢得下一个十年吗

巨鲸转身:牵手微软能帮助沃尔玛赢得下一个十年吗

在险些错过一个电商时代之后,沃尔玛算是真正丢掉了传统老大的傲慢之气,开始寻求零售与科技更广泛领域的融合。

Kindle越卖越好,但墨水屏却因此受到了“诅咒”

Kindle越卖越好,但墨水屏却因此受到了“诅咒”

对于墨水屏技术来说,Kindle的热卖是一种救赎,同时也是一种诅咒。

云计算到底怎么用?

云计算到底怎么用?

一棍子打死云计算,或者把云计算捧杀到万能的地步,事实上都是毫无益处的。

高科技助眠正在狂收智商税,AI会改变这一切吗?

高科技助眠正在狂收智商税,AI会改变这一切吗?

睡眠本来就是一桩复杂的学问,不能光靠AI解决。

如果你有多余的想象力,请安放在手机上

如果你有多余的想象力,请安放在手机上

要论这个世界上能够张开怀抱拥抱任何想象力的事物,手机一定算作一个。

华为手机,刚刚开始

华为手机,刚刚开始

刚刚开始,或许对于华为和中国手机品牌来说,才是最好的状态。

从AI到“连环计”:华为手机攻克苹果的战役始末

从AI到“连环计”:华为手机攻克苹果的战役始末

全球市场中前几名企业的排位更迭,背后往往意味着核心市场区块的易主。

AI识物,到底是门怎样的生意?

AI识物,到底是门怎样的生意?

让AI帮我们看世界,已经足够近,却还比较远。远近之间的故事,可能才是需要无数科技公司想破了脑袋去参悟的。

人工智能的情绪识别离我们还有多远?

人工智能的情绪识别离我们还有多远?

据最新的一项调查,世界人民三观并不一定相同,但在识别“假笑”这件事儿上却基本上都能做到。

财报显示核心突破:李彦宏亲掌DuerOS后效果惊艳

财报显示核心突破:李彦宏亲掌DuerOS后效果惊艳

进出得当的DuerOS,正在变成中国AI大海中的新兴码头重镇——四通八达而又生态友好。

反爬虫战争进行了十八年,但一切才刚刚开始

反爬虫战争进行了十八年,但一切才刚刚开始

爬虫技术和反爬虫技术之间斗争了十几年,可真正的“战争”却从现在才刚刚开始。

人类能控制AI狙击手的准星吗?

人类能控制AI狙击手的准星吗?

自从人工智能被赋予新的生命力量,其在短短几年之内迅速蔓延到社会的各个层面。这其中自然免不了一些比较敏感的领域,比如武器开发。

美国的数据传输计划,是互联网数据大共享的开端吗?

美国的数据传输计划,是互联网数据大共享的开端吗?

数据流通计划并不能帮助企业建立通天塔,反而带来了企业用户间的流动和分化。

AI与生活的圆舞曲:50年、100年之后的城市应该长什么样?

AI与生活的圆舞曲:50年、100年之后的城市应该长什么样?

城市正在飞速变化,这是毫无疑问的。但50年、100年之后的城市应该长什么样?是《攻壳机动队》里的机器人与人类一起生活?还是《黑客帝国》里的虚拟现实?

PaddlePaddle的荣耀瞬间,隐藏着大时代的中国式AI需求

PaddlePaddle的荣耀瞬间,隐藏着大时代的中国式AI需求

成立专门部门进行打造,毫无疑问意味着PaddlePaddle的战略地位进一步提升。从一个技术平台到一个独立部门,这个中国深度学习框架史上的首次操作,应该可以看做AI产业的一次飞跃。

可预见的数字化未来:在雄安再造爱沙尼亚

可预见的数字化未来:在雄安再造爱沙尼亚

中国地大物博,并不一定需要以国家数字化为目标。数字化特区、数字化试点的概念会更加靠谱。

采访了三位深度用户,探寻机器翻译进入专业领域的最佳路径

采访了三位深度用户,探寻机器翻译进入专业领域的最佳路径

尽管现在人工智能只是在替代一些简单的体力和脑力劳动,但人工智能逐渐走向复杂、专业的领域已经是必然的趋势。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销为什么不行了?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10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