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极体

从技术协同到产业革命,从智能密钥到已知尽头

  • 发表文章(602)
色情,科技,与女性

色情,科技,与女性

1839年,摄影技术被发明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让我们拍一些色情片吧”。

戴着镣铐起舞的算法市场

戴着镣铐起舞的算法市场

世界的参差究竟有多大?

5G加油站,需要中频段

5G加油站,需要中频段

最终让宝贵的频谱资源,获得应被激活的价值。

防治肥胖,AI转向

防治肥胖,AI转向

能够承担起心理、环境、社会等更多层面的改造,AI也就有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乡村的振兴之始,5G的均衡之道

乡村的振兴之始,5G的均衡之道

一个城乡更加均衡的社会,会让所有人都更加幸福。

从SPACE矩阵,看5G究竟是否在走向成功?

从SPACE矩阵,看5G究竟是否在走向成功?

拥抱未来

进击的速溶咖啡:当中国AI开始玩工业化

进击的速溶咖啡:当中国AI开始玩工业化

至少在今天看来,沉默前行的AI工业化是一条孤独的路。

第八大洲环游记(三):人间胜境新西兰,AI孤岛or方舟?

第八大洲环游记(三):人间胜境新西兰,AI孤岛or方舟?

号称“史上最挤小长假”的五一假期结束了。

第八大洲环游记(一):平流层上的非洲故事

第八大洲环游记(一):平流层上的非洲故事

当地理和疫情阻隔了几大洲人类在现实中相逢,幸好还有科技,让我们有希望在虚拟世界中重逢。

噱头or契机:多端协同游戏的草蛇灰线

噱头or契机:多端协同游戏的草蛇灰线

都2021年了,手游还能怎么创新?

  • 文/脑极体
  • VR AI
中国脑科学的十年行旅

中国脑科学的十年行旅

有无数个臂膀,愿意在背后为他们撑起放飞想象力的苍穹。

禁止算法识别性别,能消解歧视吗?

禁止算法识别性别,能消解歧视吗?

当下的AI是一个天生的偏见者,只有追溯到它出生的地方去寻求改变,一个天下大同的理想数字世界才会真正走来。

复兴or幻象?VR的2021三重门

复兴or幻象?VR的2021三重门

VR依旧跟手机、耳机、平板一样,最后很可能是中国硬件的天下,但现在还不是推开那扇门的时候。

像智能手机一样造车,可能吗?

像智能手机一样造车,可能吗?

造车这件事有多火,从小鹏、理想等昔日“造车新势力”在互联网军团的入局浪潮中,都变成了“前浪”,就可见一斑。

当云计算飞向深空

当云计算飞向深空

编织一条直达太空的云梯,将是云市场的新篇与终章。

可能是最糟糕的愚人节玩笑:科技史上的美式疯狂

可能是最糟糕的愚人节玩笑:科技史上的美式疯狂

将“挟科技以令天下”的疯子们都送离现实,不让疯狂的“愚人节”恶作剧再次上演。

连夜下架杨笠代言的Intel,扯下了科技圈“男孩俱乐部”的遮羞布

连夜下架杨笠代言的Intel,扯下了科技圈“男孩俱乐部”的遮羞布

年轻/年老和男性/女性的二元对立可能是禁锢人类的两种最主要的成规。

我们为什么需要云原生?

我们为什么需要云原生?

云计算的出现和发展相当于一次数字世界的“全球化”大发现,而云原生就相当于一次“集装箱式”的创新变革。

3·15特辑:“伪智能”厂商能有什么坏心思,无非是想骗钱罢了

3·15特辑:“伪智能”厂商能有什么坏心思,无非是想骗钱罢了

科学往往需要经过大量实验,反复证明是对的。人工智能也概莫能外。

微软、IBM们的中国研究院是怎样一步步“躺平”的?

微软、IBM们的中国研究院是怎样一步步“躺平”的?

研究院并不是一张市场畅通无阻的通行证,首先要保有对技术和当地市场应有的尊重。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销为什么不行了?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10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