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极体

你的困惑,来自于无路贴近未知。我们在技术、学术、世界化的异面,贩来极限脑量下的TMT。

  • 发表文章(485)
芯片破壁者(十.上):风起樱花之地

芯片破壁者(十.上):风起樱花之地

在步步为营之下,日本半导体一步步从无到有,呈现出美国从0到1,日本从2到3的奇妙形态

芯片破壁者(九):荷兰半导体明珠ASML是如何炼成的?

芯片破壁者(九):荷兰半导体明珠ASML是如何炼成的?

ASML总裁彼得·温宁克:“如果我们交不出EUV,摩尔定律就会从此停止。”

欧洲花费210亿欧元新建大型对撞机,我国要跟进吗?

欧洲花费210亿欧元新建大型对撞机,我国要跟进吗?

相比于那些花费巨资建设的形象工程,我们是不是该想想办法建成一座能让国人骄傲、“外邦来朝”的未来大科学工程呢?

芯片破壁者(八.下):欧洲半导体三巨头的“守旧”与“拓新”

芯片破壁者(八.下):欧洲半导体三巨头的“守旧”与“拓新”

当上帝关了这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

芯片破壁者(八.上):欧洲半导体产业的“新生”博弈

芯片破壁者(八.上):欧洲半导体产业的“新生”博弈

对于时间的长河来说,半个世纪不过转瞬即逝,而对于半导体产业来说,半个世纪里却已然是历经风云激荡,波澜壮阔。

从实验室到田埂的天堑 :肯德基3D打印鸡肉的现实壁障

从实验室到田埂的天堑 :肯德基3D打印鸡肉的现实壁障

能不能吃到环保鸡肉不重要,让这门技术从实验室中走入更广阔的大众视角反而是当务之急

狂砸209亿美元筹码,ADI能否挑战德州仪器的“铁王座”?

狂砸209亿美元筹码,ADI能否挑战德州仪器的“铁王座”?

美国在半导体领域的各种作妖,未尝不是倒逼中国产业长远竞争力生长的“压力”。

芯片破壁者(七):绕过经典计算的墙与路

芯片破壁者(七):绕过经典计算的墙与路

要计算,于是有了光

芯片破壁者(六.下):摩尔定律的新世纪变局与无限火力

芯片破壁者(六.下):摩尔定律的新世纪变局与无限火力

摩尔定律不是一个定律,它是一个机遇

芯片破壁者(六.上):摩尔定律的一次次“惊险”续命

芯片破壁者(六.上):摩尔定律的一次次“惊险”续命

制程工艺与经济性的正式融合,让摩尔定律与半导体发展节奏,从80年代中期开始,开始变得密不可分

类脑智能,迈向通用人工智能新可能?

类脑智能,迈向通用人工智能新可能?

正在构成发展类脑智能的基础条件,也是未来通向通用人工智能的有利契机

YouTube里那些时空穿越者,精神病人还是另有隐情?

YouTube里那些时空穿越者,精神病人还是另有隐情?

调戏时间的人,最终也会被时间所抛弃

股价上天但问题频出的特斯拉,该踩踩“刹车”了

股价上天但问题频出的特斯拉,该踩踩“刹车”了

现在正处在高歌猛进的特斯拉,是否能够冷静下来,心怀敬畏之心,尊重“安全至上”的产业基本逻辑,才可能避免像自己Model3一样在失速狂奔之后翻车。

芯片破壁者(三):光刻技术的“鬼斧”之变

芯片破壁者(三):光刻技术的“鬼斧”之变

令人欣喜的一方面是,我国对光刻机技术的自主化有了真正的意识和推动,我国的光刻机产业正在实现技术突破

能发明会创造的AI,能否拥有专利权?

能发明会创造的AI,能否拥有专利权?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已经就“AI专利权”开始调研,希望对现行专利制度和AI的发明专利之间的冲突提出改进意见。我们只希望这些讨论未来真的有一些实质性进展。

价格离谱的配件,与苹果摇摇欲坠的奢侈品人设

价格离谱的配件,与苹果摇摇欲坠的奢侈品人设

,iPhone都有塑料版了,库克为什么还没有放弃“奢侈品”人设呢?

烧光84亿后停摆,拜腾为何没有跨过量产门槛?

烧光84亿后停摆,拜腾为何没有跨过量产门槛?

至于准备“停摆”半年的拜腾,是被传统车企收购,重获新生;还是进行内部改革,像博郡一样进行技术变现,卖身还债,一切还都难以预料

芯片破壁者(二):半导体“硅”铺就的文明阶梯

芯片破壁者(二):半导体“硅”铺就的文明阶梯

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像硅这样“点石成金”的奇迹并不多见

多模态学习,带来AI全新应用场景?

多模态学习,带来AI全新应用场景?

多模态技术所构建的智能应用场景将更多样化,也与我们普通人期待的智能生活更近一些

科技巨头扎堆打造的“AI搭配师”,能否拯救疫情下的服装业?

科技巨头扎堆打造的“AI搭配师”,能否拯救疫情下的服装业?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AI搭配”这剂药方,也是时候从腠理直抵深层病灶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销为什么不行了?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10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