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极体

你的困惑,来自于无路贴近未知。我们在技术、学术、世界化的异面,贩来极限脑量下的TMT。

  • 发表文章(556)
2020出行之变(一):自动驾驶的“跃渊”时刻

2020出行之变(一):自动驾驶的“跃渊”时刻

在2020年,自动驾驶的产业双向赛道的企业正在发生交汇,低赛道玩家正在跨过交汇点,高赛道玩家自觉高处不胜寒,要回低赛道补充给养。交汇就将形成激烈交锋,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终结代孕乱象,一场科技与黑产的赛跑

终结代孕乱象,一场科技与黑产的赛跑

为代孕这门生意鼓与呼并最终买单的,一定是不需要承受身体代价的人。而那些在产床上挣扎和痛苦的代孕者,才是最需要被科技和人性之光照耀的群体。

天使还是魔鬼?聊聊互联网巨头越“作恶”股价越高的幕后推手

天使还是魔鬼?聊聊互联网巨头越“作恶”股价越高的幕后推手

互联网世界真是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

基因编辑食品,能否端上我们的餐桌?

基因编辑食品,能否端上我们的餐桌?

对匮乏恐惧的本能,一直深入我们的基因当中。

城市生态的机器人革命

城市生态的机器人革命

让人与机器在城市生态中平衡相处,不仅仅依赖于城市本身的规划和改变,而是需要技术、观念、伦理等长期碰撞融合,或许不会在一代人的努力下完成。

赛博时代,拿什么盛放对逝者的思念?

赛博时代,拿什么盛放对逝者的思念?

越靠近人生的尽头,科技能发挥的场景就越少,经济价值转换也越缺乏后劲。正是这些阶段,技术的人性之光辉才难能可贵,始终守护着我们生命的尊严。

芯片破壁者(二十五):从全球贸易网络看芯片博弈

芯片破壁者(二十五):从全球贸易网络看芯片博弈

芯片,是创造利益和分配利益的游戏。

芯片破壁者(二十四):1987战役启示录

芯片破壁者(二十四):1987战役启示录

回望SEMATECH发起的“1987战役”,与其说是想找到美国的胜利密码,或者日本半导体的倾塌诱因,不如说是为了从战场的废墟中,找到能让我们在当前产业局势下实现降维打击的那块“二向箔”。

谷歌被反垄断诉讼后,美国互联网会再度繁荣吗?

谷歌被反垄断诉讼后,美国互联网会再度繁荣吗?

未来很长时间,全世界的科技头条主要还是讲的这几家公司的故事,或者是他们投资或收购新创业公司的故事。

“法拉第笼”的笑话背后,是欧美民众无处安放的新闻信任感

“法拉第笼”的笑话背后,是欧美民众无处安放的新闻信任感

尽管部分欧美民众热衷于反对5G、Wi-Fi、科学防疫等事件早已不算什么新闻了,但他们最近的一项发明还是把我给看笑了,那就是——法拉第笼。

从田间到餐桌,5G、IoT、AI如何催生智慧农业?

从田间到餐桌,5G、IoT、AI如何催生智慧农业?

智慧农业或者我国整个农业的现代化发展,对于已经远离乡土、身居城市的我们,是一种很少感知和关注的领域。

北极科考:我们为什么要在北极呆上一年?

北极科考:我们为什么要在北极呆上一年?

冬天调低下暖气温度、夏天调高下空调,可能是我们能够“问候”北冰洋的最好方式了。

自研ARM芯片,亲手拆掉Wintel联盟,微软这次是认真的吗?

自研ARM芯片,亲手拆掉Wintel联盟,微软这次是认真的吗?

互联网科技巨头们自研芯片是近几年出现的一股潮流,现在已蔚然成风了。

ZooX首发双向电动无人车,会成为自动驾驶出行的主流吗?

ZooX首发双向电动无人车,会成为自动驾驶出行的主流吗?

自动驾驶还有多少长的路要走?

日本准备推行AI婚配,年轻人会为“爱情算法”买单吗?

日本准备推行AI婚配,年轻人会为“爱情算法”买单吗?

找伴侣都要AI帮忙了?

大众汽车“芯片荒”,折射汽车芯片的漫漫“自主替代”路

大众汽车“芯片荒”,折射汽车芯片的漫漫“自主替代”路

这一次“芯片荒”的出现,更加印证了我国要在汽车芯片产业上实现自主替代和超越的紧迫性。

欧盟推出新数字法案,会是一场“锄强扶弱”的数字监管变革吗?

欧盟推出新数字法案,会是一场“锄强扶弱”的数字监管变革吗?

在确保加强对互联网巨头监管的大前提下,各项细节可能要遭遇激烈的争吵和反复的博弈,而出台后是否能够有效执行也更考验着欧盟要维护数字主权的决心和内部共识。

请回答2020:芯片巨头并购潮究竟意味着什么?

请回答2020:芯片巨头并购潮究竟意味着什么?

在当下全球IC产业进入到几乎“寡头式”垄断新阶段的背景下,我国的半导体企业必然要在一个异常艰难的竞争中争取生存和发展。

泡泡玛特市值千亿背后,我们为什么会为盲盒买单?

泡泡玛特市值千亿背后,我们为什么会为盲盒买单?

买下盲盒,获得的可能只是暂时的满足,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Molly”,可能才是每个人应该欣欣然前往的幸福彼岸。

芯片破壁者(二十二):政府与半导体间的“美国往事”

芯片破壁者(二十二):政府与半导体间的“美国往事”

美国半导体产业,从诞生之初,就和美国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销为什么不行了?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10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