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怼怼

科技专栏作家,专注互联网与文娱行业个性解读

  • 发表文章(159)
红袖读书,阅文女频C位出道

红袖读书,阅文女频C位出道

如今,阅文女频作品已向海外出版授权一百余部,女频授权作品最主要的目标市场国家为泰国,其次是韩国和越南。其中,《凤囚凰》、《国民老公带回家》、《许你万丈光芒好》等作品市场反响尤为热烈。

零售革命走到新拐点

零售革命走到新拐点

第三次零售革命是消费者的革命,消费者成为世界的中心,借助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新技术,全天候、全渠道和个性化顾客群诞生了,它们跨越时间和空间,可以瞬间、实时连接起来。

美团的“吃货经济学”

美团的“吃货经济学”

美团所涉及的B端业务其实就包括餐饮O2O解决方案,比如美团云、聚宝盆、北极星等一系列技术供应业务,其主要目的在于为美团积累大量优质的B端资源,为其支柱业务提供支持。

中国独角兽生存现状:To B To C 为何冰火两重天

中国独角兽生存现状:To B To C 为何冰火两重天

整体上,各大厂商移动端业务市场渗透率和DAU基本达到饱和,同比总体呈下降趋势。互联网企业从过去的用户与业务量双向快速拉动逐步演化为业务量单向拉动的特征非常明显。

连续写出百万阅读的悟空问答后,我发现了这些秘密

连续写出百万阅读的悟空问答后,我发现了这些秘密

问答可能是一个很难性感起来的赛道,但强手林立,注定无法平静,因为在这场用户时间的争夺战上,得到的都是侥幸,失去的则是移动互联网下一站的船票,谁都不敢冒这个险。

做“名”女人好难

做“名”女人好难

一名女人获得了个人精神上的成功,却无法获得世俗意义上,大众认可的成功,至少在当下是这样的。但快乐是她们的,操心的网友什么都没有……

会员元年启示录:文娱新零售,用户时间再分配

会员元年启示录:文娱新零售,用户时间再分配

我们可以将其视作是一种文娱行业的新零售风,但更应该看到,这其实是互联网掘金过程中,用户时间的再分配。不管是BAT还是创业中的独角兽,都面临用户时长的争夺战。

精致海淘3.0时代到来

精致海淘3.0时代到来

任何行业都会经历从萌芽到成熟的发展,不无例外,跨境电商也在短短几年的时间,经历了从价格消费1.0时代到炫耀消费2.0时代的变迁。

九年来去,我的时间简史和微博的对话精神

九年来去,我的时间简史和微博的对话精神

很大程度上说,代表性的事件,进入到微博这个广场之后,才会上升成为公共表达。

粉丝需要欢乐场,人民需要杨超越

粉丝需要欢乐场,人民需要杨超越

改变潮水方向的,不是文艺青年,而是粉丝文化。

星粉互动新模式:突破圈层,点燃姐姐粉们的热情

星粉互动新模式:突破圈层,点燃姐姐粉们的热情

对于追星族而言,单身与否并不重要,因为爱豆一直在陪着他们。

传统OTA与新一代超级平台此消彼长,在线酒店预订重划江湖势力

传统OTA与新一代超级平台此消彼长,在线酒店预订重划江湖势力

这一次,我们把眼光放在在线酒店预订行业上,看看在此种背景下,这个行业的江湖势力如何被重新划分。

游戏直播新的拐点来了

游戏直播新的拐点来了

游戏直播下半场的说法喊了很久,一些关键性公司的关键性数据变化终于说明,这个行业走到了新的拐点。

拼团赛道集结完毕,社交电商的特卖故事怎么讲?

拼团赛道集结完毕,社交电商的特卖故事怎么讲?

社交电商火了。

共享办公洗牌后,如何逃脱烧钱魔咒和模式桎梏?

共享办公洗牌后,如何逃脱烧钱魔咒和模式桎梏?

今年以来,共享办公市场频繁出现并购案。经历了几年的繁荣,该行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加速重组和洗牌。

如何评价现在的知乎?

如何评价现在的知乎?

有人说,现在知乎像一个多种内容平台混杂的“四不像”。

让一部分MCN先“富”起来

让一部分MCN先“富”起来

只有当MCN能站着把钱挣了,才能更好地专注内容生产,生产出的优质内容能够获得最大化传播和品牌声量,商业价值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15岁逆生长的百度贴吧,如何拥抱16届ChinaJoy?

15岁逆生长的百度贴吧,如何拥抱16届ChinaJoy?

对一些80后来说,贴吧伴随他们成长,但现在更像是某种怀旧符号。

罗振宇的电视脱口秀新物种,如何打破知识和生活的次元壁

罗振宇的电视脱口秀新物种,如何打破知识和生活的次元壁

知识是你用来分析和观察自身的坐标系,它能提供系统性的解决方案。

从世界杯看品牌如何玩转“泛娱乐”营销

从世界杯看品牌如何玩转“泛娱乐”营销

中国作为人口大国,体育赛事的普及程度其实不高,本次世界杯的全民热度,释放了一个关键信号,用户非常乐于参与体育产业与娱乐活动结合的趣味活动,这为体育产业的发展指引了方向。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销为什么不行了?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10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