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道道

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探索新经济,不走寻常路。微信公众号:歪道道(wddtalk)

  • 发表文章(277)
异变传销“征服”互联网

异变传销“征服”互联网

从拼多多、趣头条到趣步,退一步可以看做是社交裂变,可往前一步就是传销红线。这些现实案例的变化趋势也说明,原本颇具创新的互联网商业模式,正在与传销思维密切结合。

巨头再次“围猎”漫画,国漫春潮再起

巨头再次“围猎”漫画,国漫春潮再起

互联网企业布局漫画,固然是市场的一个积极信号,但追根溯源,移动漫画的崛起在于其自身商业价值的释放,尤其是在展现形式、内容孵化和运营上,漫画开始表现出比网文更独特的优势。

王者跌成青铜:优酷游离二次元的“大溃败”

王者跌成青铜:优酷游离二次元的“大溃败”

优酷这些年试图从内容上迎合用户,可在体验上又远离用户。

字节跳动被诉:虚高估值焦虑下的“饥不择食” ?

字节跳动被诉:虚高估值焦虑下的“饥不择食” ?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滴滴返场,战略“摇摆”

滴滴返场,战略“摇摆”

顺风车上线,或许只是时间上的事,但战略“摇摆”,却可能是长期的隐患。

史玉柱和周亚辉的反转游戏:“胆小”的投资者,风口的“鼓吹”人

史玉柱和周亚辉的反转游戏:“胆小”的投资者,风口的“鼓吹”人

史玉柱不再把自己当成一个“知识分子”,他坦言“胆子越来越小”,所以,他和这些年风云变幻的互联网局势相隔甚远,而周亚辉抓住风口,乘风而上。

996.ICU掀起互联网的“遮羞布”

996.ICU掀起互联网的“遮羞布”

996为何引发讨论

手机行业大变局:华为冲刺,荣耀进阶

手机行业大变局:华为冲刺,荣耀进阶

以华为、三星以及苹果本身为基准,他们三者其实分别代表了三个方向,

阿里系“资本魔咒”:“投入无上限”的高光与落寞

阿里系“资本魔咒”:“投入无上限”的高光与落寞

近日,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对中国外卖市场的调研报告文章,文中指出,作为阿里巴巴旗下的业务之一,饿了么在去年第四季度的营收对阿里整体贡献有限,但却影响了整体支出。

行业公敌交接进行时,头条正变成十年前腾讯?

行业公敌交接进行时,头条正变成十年前腾讯?

今日头条和腾讯的战争依旧在不断升级,对于这个尚且年轻的互联网公司而言,机会还有很多,而腾讯既是对手,也应是学习的对象

知识付费悲剧史

知识付费悲剧史

2019年知识付费正走向教育,罗振宇也有些迷茫,但我们还是期待他玩出点新花样,毕竟从社群经济、内容电商到知识付费,他似乎总能在质疑声中迅速切换另一个故事。

流量造假危在旦夕,粉丝经济“永垂不朽”

流量造假危在旦夕,粉丝经济“永垂不朽”

流量数据的虚假泡沫被戳破总归是好的,但娱乐行业的乱象却无法根治,终究是粉丝把明星捧得太高了。

“公敌”Netflix何以绝地逆袭奥斯卡?

“公敌”Netflix何以绝地逆袭奥斯卡?

Netflix的出现更像是一场激起好莱坞由外向内变革的诱因,与其敌视,不如以包容的姿态学习。

锤子“不举”,老罗难为

锤子“不举”,老罗难为

七年时间弹指一挥,锤子终将被遗忘,而老罗的路还有很远。

互联网公司“永不裁员”

互联网公司“永不裁员”

只有不合适的员工,互联网公司坚信自己永不裁员。

 昂贵苹果吞下“后悔药”,国产手机慌不慌?

昂贵苹果吞下“后悔药”,国产手机慌不慌?

企业走下坡路亦是因为完善良好的运营能力,而苹果恰好处于这一时期

阿里风雨前行20年,终失马云?

阿里风雨前行20年,终失马云?

从1999年至今,马云所创办的阿里已经到了第20个年头,在阿里的高速发展过程中,马云已经成为其企业内部不可磨灭的精神烙印,淡化马云在阿里人的脑海中的形象,成为马云接班人的首要任务之一。

杀“团长”祭流量,巨头“围猎”社区团购进行时

杀“团长”祭流量,巨头“围猎”社区团购进行时

社区团购的初衷是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需求,这本是零售产业的一环,也意味着难以独立壮大,正如有些业内人士推测,“社区拼团的未来,在经历了初期的火爆后,会成为消费市场的一种补充”。

撬动人与空间,社区新零售借物业再生新风口?

撬动人与空间,社区新零售借物业再生新风口?

在2018资本市场大幅紧缩的状态下,社区团购掀起的熟人生意模式,俨然取代无人货架成为资本的宠儿

“盛世”抖音,危机“四伏”?

“盛世”抖音,危机“四伏”?

抖音崛起带动的短视频娱乐形式,抢夺的不只是微博的用户时间,而是所有内容消费产品,从某种程度上讲,一旦抖音无法压倒性超过快手,或是最终败北快手,出海便成了极为重要的战略战场。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销为什么不行了?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10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