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ter

通俗易懂,不是砖家。

  • 发表文章(464)
元宇宙“吹鼓手”Unity:疯狂扩局,悬念犹存

元宇宙“吹鼓手”Unity:疯狂扩局,悬念犹存

路径依赖,悬念犹存

AI应用启示录:自动驾驶与“狼来了”的故事

AI应用启示录:自动驾驶与“狼来了”的故事

自动驾驶的“大水”何时能养出让人羡慕的“大鱼”?

5G业务正式商用,属于广电的机会在哪?

5G业务正式商用,属于广电的机会在哪?

中国广电还在进行一场从0到1的探索。

算力服务网络:一场多元融合的系统革命

算力服务网络:一场多元融合的系统革命

在国内经济换挡增长的窗口期,一场系统性的计算服务革命几乎是可以预期的结果。

元宇宙的新鲜度,终归离不开一个“玩”字

元宇宙的新鲜度,终归离不开一个“玩”字

不排除乐观态度逐渐削弱、悲观情绪继续发酵,进而将整个行业带入低谷的可能。

疫情下的科技内卷:租房被卷进“网购”时代

疫情下的科技内卷:租房被卷进“网购”时代

把时间的尺度放大一些的话,新的用户习惯正在养成,租房“网购”或许不再是伪命题。

数字孪生二十年,只为用鼠标操作城市?

数字孪生二十年,只为用鼠标操作城市?

倘若核心技术环节的根基不牢靠,再诱人的前景也是雾里看花。

虚拟化身的社交叙事:想象空间没有尽头

虚拟化身的社交叙事:想象空间没有尽头

身处虚实共生的技术浪潮里,社交江湖再次变阵的时间点并不遥远。

字节跳动的Pico,能追上Meta的Oculus吗?

字节跳动的Pico,能追上Meta的Oculus吗?

也许在字节跳动的盘算中,Pico也只是一颗棋子而已,同样会随着潮水的方向不断调整自己的布局。

算法的“有毒泡泡”,当真可以戒掉吗?

算法的“有毒泡泡”,当真可以戒掉吗?

但愿一些互联网平台能够站在历史的正确一边。

5G建设即将收官,杀手级应用还在路上

5G建设即将收官,杀手级应用还在路上

对于5G杀手级应用的讨论,注定还将继续一段时间。

深度学习框架简史:始于学术,盛于产业

深度学习框架简史:始于学术,盛于产业

“科技无国界”的幻想,因为东欧的战火被彻底击碎。

智能手机的终场战事:小步快跑进入“智慧时代”

智能手机的终场战事:小步快跑进入“智慧时代”

人工智能之于手机的作用,绝非是旧秩序的延续,注定会开启一个新的时代。

被寄予厚望的Robotics,能填补2200万劳动力缺口吗?

被寄予厚望的Robotics,能填补2200万劳动力缺口吗?

机器人“走红”背后的行业脉络,到底是一团虚火还是实火。

城市辅助驾驶领先者纷纷布局“数据智能”,自动驾驶下半场进入技术升维战?

城市辅助驾驶领先者纷纷布局“数据智能”,自动驾驶下半场进入技术升维战?

城市辅助驾驶之战已然拉开序幕

车企反向造手机,两个生态的裂痕能否弥合?

车企反向造手机,两个生态的裂痕能否弥合?

种种现象的根源其实都在于数据主权,既是手机厂商努力挤进汽车赛道的诱因,也是车企“造手机”的驱动因素。

大数据为何“赌”不对猪周期?

大数据为何“赌”不对猪周期?

进入到2021年的财报季,猪企们却集体遭遇了寒冬。

元宇宙都市传说02:《头号玩家》的隐喻

元宇宙都市传说02:《头号玩家》的隐喻

到底什么是元宇宙?

资讯服务的2021:“内容为王“永不过时

资讯服务的2021:“内容为王“永不过时

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流量、用户增长、变现”都是创业者或者行业从业者经常挂在嘴边的热词,上演了一场“流量到变现”持续演化的无限游戏。

新能源车企凶猛下沉,“新车商”会是一条捷径吗?

新能源车企凶猛下沉,“新车商”会是一条捷径吗?

造车新势力终于等到了“丰收时刻”。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4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销为什么不行了?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29 10月

发表了文章

争热点、玩互怼,这届互联网公司的营销为什么不行了?

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到 处是互怼式的营销。整个营销系统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的正反馈,每一方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参与其中,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了。

  • 1
  • 2
  • 3
  • 4
  • 5
  • ...
  •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