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行业
抖音、快手走上了阿里、京东的老路

抖音、快手走上了阿里、京东的老路

从本质上看,短视频之战,其实是一场流量的争夺战。

爱奇艺涨价,为何大家那么难接受?

爱奇艺涨价,为何大家那么难接受?

留给爱奇艺的时间还多吗?

B站、爱奇艺:这对难兄难弟

B站、爱奇艺:这对难兄难弟

作为同样亏损的难兄难弟,“从不盈利,永远亏损”,难道双方都在是用“爱”发电吗?

李子柒终将不再是李子柒

李子柒终将不再是李子柒

李子柒是一个富有标志性的人物。

超前点播终究只是昙花一现

超前点播终究只是昙花一现

长视频平台前路几何?

视频平台困在了影视版权里?

视频平台困在了影视版权里?

长视屏平台依然面临很多困难和挑战

二次元,快手的新故事

二次元,快手的新故事

短视频平台的产品矩阵在不断拓宽。

迷雾出圈,爱优腾“在劫难逃”?

迷雾出圈,爱优腾“在劫难逃”?

想要借助剧场持续不断的打造优质内容,延续Netflix的成功之路,或许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短视频MCN抗「疫」:有的广告接到手软,有的半月亏损百万

短视频MCN抗「疫」:有的广告接到手软,有的半月亏损百万

这个冬天或许难过,可不管早晚,春天总会到来。据艾瑞发布的统计数据,短视频行业目前已进入商业化成熟期,预计2020年短视频市场收入将达到2110.3亿元。

火山与抖音合并,创作者的超级红利来了

火山与抖音合并,创作者的超级红利来了

在短视频网红经济井喷的背景下,火山和抖音的融合,在商业化上,对于创作者也是一个契机。

从创业之初一骑绝尘,到如今轰然倒塌,暴风到底经历了什么?

从创业之初一骑绝尘,到如今轰然倒塌,暴风到底经历了什么?

“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在视频行业整体进入新赛道时,暴风没有充实内容坚固根本,反而分散力量、四面出击,于是当视频行业的竞争进一步加剧,暴风被淘汰就成为了定局。

字节跳动投资局

字节跳动投资局

上市前蛋糕做得越大,在二级市场拿到的估值越高,字节跳动深知这一道理,而在一连串的布局背后,上市便成为字节跳动流量生态梦之下的另一里程碑。

腾讯短视频:扶不起的“阿斗”?

腾讯短视频:扶不起的“阿斗”?

腾讯一口气推出十余款短视频平台,的确在短期内起到了刺激效应。但要想在竞争激烈的短视频行业中脱颖而出,仅靠短期刺激还远远不够,更多的是要让大众产生使用黏性。

色情问题、侵犯隐私,抖音的国际化之路并没有难么顺畅

色情问题、侵犯隐私,抖音的国际化之路并没有难么顺畅

抖音的国际化之路,也是烧钱之路

裁员、内部整顿,优酷的至暗时刻

裁员、内部整顿,优酷的至暗时刻

目前,阿里大文娱版块囊括了阿里影业、合一集团(优酷土豆)、阿里音乐、阿里体育、UC、阿里游戏、阿里文学、数字娱乐事业部等等。

乌托邦抖音,人间世快手,白富美美拍,商业变现路口狭路相逢

乌托邦抖音,人间世快手,白富美美拍,商业变现路口狭路相逢

增量空间巨大,各家同行不同路,变现之争,还未到“此消彼长”的零和博弈之时,反而是猫鼠各有道,齐步快跑之时。

寒冬中,十岁微博的内生活力是什么?

寒冬中,十岁微博的内生活力是什么?

2019已经过去了六分之一,微博也快年满十岁。包括BAT在内,没有谁有百分百的自信能继续引领十年。但至少,微博的活力让其有了继续穿越十年周期的底气。

共享经济、短视频、新零售、AI:寻觅2019年新经济未来走向

共享经济、短视频、新零售、AI:寻觅2019年新经济未来走向

2019年的新航道已开启,有的行业会随着探索时间的延长越来越成熟,而那些还没有长大的行业也会在摸爬滚打中,走出自己的一条路。

2018短视频一年记:除了流量迅猛增长外,全是坏消息

2018短视频一年记:除了流量迅猛增长外,全是坏消息

回望整个2018年,短视频确实充满了好消息,可是在商业化难,制作门槛日益增高的两大难题下,短时的快速增长并不让人觉得放心。

6亿用户、600亿市场,在线视频的护城河在哪里?

6亿用户、600亿市场,在线视频的护城河在哪里?

目前,在线视频平台的收入来源主要包括在线广告、会员付费、版权分销以及销售商品、游戏联合运营等其他用户分流业务。其中,又以在线广告和会员付费贡献的收入最多。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