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台
硅谷科技巨头如何应对“疫情大考”?

硅谷科技巨头如何应对“疫情大考”?

这不仅是一场关于“在线”能力的测试。当数十亿人被迫待在家里、十亿学生无法去学校学习,这或许会改变我们对许多问题的长期看法。

腾讯音乐的下一个战场在哪?

腾讯音乐的下一个战场在哪?

长期来看,腾讯音乐对长音频的发力,实际上让音乐平台的格局走入下半场,而对音频娱乐市场这片蓝海的探索,也让腾讯音乐迎来了下一个增长机遇。

从“追星”到“饭圈”:人类偶像崇拜发展简史

从“追星”到“饭圈”:人类偶像崇拜发展简史

一个健康追星的人,能够在与偶像的“准社交”中汲取能量,忘却烦恼,回归现实世界时也会更加充满力量。同样,一个优秀的媒体也应该在资本和公器之间筑起“防火墙”。

云蹦迪:伪风口,真狂欢

云蹦迪:伪风口,真狂欢

从线上音乐节到线上云蹦迪,目前受影响严重的线下演出也只能采取这样一种不是办法的办法,营销意义更大,只能静待疫情结束,再将这些营销价值转化为最终的收入,但注定有很多小微公司等不到那天的到来。

晨讯:中国成全球最大物流市场,预计今年物流总费用近13万亿元;深圳创业密度连续6年全国居首
原创

晨讯:中国成全球最大物流市场,预计今年物流总费用近13万亿元;深圳创业密度连续6年全国居首

品途商业评论每日晨讯,关注商业相关大事件,科技前沿行业要闻,最新投融资信息,互联网热点价值事件;赋能相关创业者,科技创新者。

有声阅读狂欢下更需要冷静,荔枝、蜻蜓、喜马拉雅们需要

有声阅读狂欢下更需要冷静,荔枝、蜻蜓、喜马拉雅们需要"上车"

知识类内容的流失属于用户习惯导向,从内容制作方来说很难改变,而娱乐内容方面则是由于竞品的竞争性,属于企业方可以寻找突破口的环节。

“声嘶力竭”的耳朵经济来袭,IP先行还是声线征服?

“声嘶力竭”的耳朵经济来袭,IP先行还是声线征服?

每一次内容创业的路径变迁,都会伴随着一波“盗版”的冲击。许多最初的进击者,要么被冲回岸边,洗手不干;要么自己就成为了“洗稿者”、偷内容的人,去赚取所谓的成功。

直播和短视频夹击之下,移动音频为何还能逆生长?

直播和短视频夹击之下,移动音频为何还能逆生长?

作为一种传播媒介,移动音频更像是岁月烙印的青春记忆。长夜寂寞,游荡在城市上空的电波,用声音的美好和温暖安抚着每一个孤独的心灵。

经历了“那件事”的陈冠希,在纽约大学演讲,为“中国制造”打call
原创

经历了“那件事”的陈冠希,在纽约大学演讲,为“中国制造”打call

一向怼天怼地的冠希哥,在今年的纽约大学的中美发展论坛上进行了一番超然的演讲。这次,他的身份是CLOT潮牌老板和“中国制造”代言人。

电视台和视频网站要融合? 还是离不开“两微一端”

电视台和视频网站要融合? 还是离不开“两微一端”

最近,来自视频网站、电视台和节目制作、发行方的近百位同行出席了微博在上海举办的电视影响力峰会。其中不乏企鹅影视CEO孙忠怀、《中国有嘻哈》总制片人陈伟这样的“大咖”。这足以体现对微微博的重视。

版权争夺战即将结束? 音乐平台的战局最终会走向何方

版权争夺战即将结束? 音乐平台的战局最终会走向何方

当AT两家忙得不亦乐乎之时,心疼网易云音乐的声音也开始出现,因为正在和腾讯就版权问题打官司的网易云音乐,仍有很多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目前在国内移动音乐领域的三巨头中,网易云音乐是受版权问题困扰最严重的。

网易云音乐与QQ音乐互撕 这场

网易云音乐与QQ音乐互撕 这场"独家版权授权"之战如何收场?

美国环球音乐采用在中国独家授权音乐版权的方式,直接让中国在线音乐的几家大佬——腾讯、阿里、网易、百度,拿着数亿美金相互对抗。为什么一家海外唱片公司就能够如此左右中国在线音乐产业的格局?

一代人的记忆,资本裹挟下雷鸣“酷我”的陨落

一代人的记忆,资本裹挟下雷鸣“酷我”的陨落

在资本市场的反覆无常中,酷我被榨干剩余价值,CEO雷鸣出走,彻底一蹶不振。

一个传统电台节目的社群营销新玩法
原创

一个传统电台节目的社群营销新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