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信
黑天鹅扳动了互联网的“快进键”

黑天鹅扳动了互联网的“快进键”

2010年张小龙从Kik上看到新机会时,互联网的产品周期还是“以年为单位”的,iOS和安卓还是小众的产品,塞班S60平台几乎停滞了进化,哪怕是跑的慢一些,也不会被竞争对手甩开太远。

战疫面前 互联网“价值回归”式的自我检阅

战疫面前 互联网“价值回归”式的自我检阅

我们赞扬科技互联网在此次疫情中的行动,但也应该看到,疫情之下,科技互联网在信息传播、物资辅助、数据服务以及AI技术等方面的突出表现,实际也是一次价值回归式的自我检阅。

新型肺炎下的中国互联网奇袭

新型肺炎下的中国互联网奇袭

对于经历SARS又经历当下新型肺炎的中国人来说,传染性或更强的新型肺炎并没有造成太多的恐慌,也没有造成疫情的失控。

5G竞争应该选哪套战术,是价格战还是价值战?

5G竞争应该选哪套战术,是价格战还是价值战?

华为和荣耀双品牌曾经以价格为区分,荣耀做2000元以下年轻人市场,华为做2000元以上商务人群市场。

明年或迎上市大考 京东物流成绩能否获A+?

明年或迎上市大考 京东物流成绩能否获A+?

在三季度京东物流收入60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91.7%。未来如何在核心业务上实现更大的突破很重要,尤其是在净利润的表现是个考核点。

抖音与快手的最后战役

抖音与快手的最后战役

因为娱乐与阅读新闻不同,娱乐是人性的刚需,不间断推送的精品内容所带来的爽感,让人很难拒绝。所以对于抖音与快手而言,它们在下沉市场的竞争或许会更激烈。

群雄逐鹿,二手电商难出“霸主”

群雄逐鹿,二手电商难出“霸主”

可以说,即使从整个市场规模和渗透率上来看,垂直系玩家的存在感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但在某个固定交易产品圈,一些垂直类平台的疆域也不好轻易分裂。

美团向亚马逊和华为学习的“抗周期”方法论

美团向亚马逊和华为学习的“抗周期”方法论

“资本市场会有起伏,大家不需要太多关心短期的股价涨跌,而要时时刻刻致力于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为客户创造更大价值。长期来看,我们所创造的价值最终会体现在我们的股价上。”

蔚来“1美元退市”红灯已亮,市值跌去百亿,蔚来还能活下去吗?

蔚来“1美元退市”红灯已亮,市值跌去百亿,蔚来还能活下去吗?

持续的亏损和连日的股价暴跌,令相关的评级机构降低了对蔚来汽车的预期。其中,光大证券称鉴于蔚来盈利改善趋势以及长期业务模式仍待观望,将蔚来的评级下调至“减持”。

从贾跃亭到李斌,大佬们频频梦碎新能源?

从贾跃亭到李斌,大佬们频频梦碎新能源?

蔚来开源节流的工作不止这些,一直主打高端路线的蔚来,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选择进行渠道下沉。曾经热衷于在一二线城市黄金地段建立专营店的蔚来汽车,也在财报中称公司将开拓在中型城市的业务。

完成收购80%股份交割  苏宁易购正式控股家乐福中国
原创

完成收购80%股份交割 苏宁易购正式控股家乐福中国

9月27日,苏宁易购正式完成收购家乐福中国的股权交割手续。

亏亏不休,蔚来汽车“瘦身”减速

亏亏不休,蔚来汽车“瘦身”减速

对于造车企业来说,产品端的考验是重中之重。随着今年5月蔚来汽车的新款量产车ES6下线,这款承担起蔚来汽车销售的重任的第二代产品具体表现将会如何,还有待市场的最终检验。

抽佣率实际高于19% 滴滴呼唤顺风车

抽佣率实际高于19% 滴滴呼唤顺风车

滴滴对顺风车的渴望显然易见。

滴滴不慌

滴滴不慌

目前滴滴出行尚未公布2018年官方数据,不过据2017年数据显示,滴滴平台已覆盖400多个城市,有4.5亿用户,共提供服务次数高达74.3亿次,全国平均每人使用滴滴打车近5次。

互联网公司“永不裁员”

互联网公司“永不裁员”

只有不合适的员工,互联网公司坚信自己永不裁员。

百度接近千亿市值,华人“库克”陆奇选择了离开

百度接近千亿市值,华人“库克”陆奇选择了离开

在中国的民营企业中,企业文化就是老板文化。

乐视网发内部信:刘淑青被正式任命为CEO

乐视网发内部信:刘淑青被正式任命为CEO

今日乐视网发内部信,聘任刘淑青为乐视网CEO,根据新乐视总体业务发展战略需要,进行相应战略的提出、明确、规划和总体管理。

五问“脑死亡”的乐视:贾跃亭错了吗?它还会翻盘吗?

五问“脑死亡”的乐视:贾跃亭错了吗?它还会翻盘吗?

即便没有孙宏斌的168亿元驰援,贾跃亭手里还有两张牌:乐视金融和乐视汽车。即便如此,如今也为时已晚。“中国足球,重新踢一次预选赛就可以进世界杯么?是中国队,就应该去打乒乓球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