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
奢侈品消费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人性密码?

奢侈品消费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人性密码?

从苹果到戴森,从LV到爱马仕,人们对于奢侈品的消费热情似乎从未减退。人们为什么心甘情愿甚至乐此不疲地为那些价格高出普通商品几百倍上千倍的奢侈品买单呢?其中到底是怎样的消费心理在推动呢?

纳兰正秀:奢侈品后市场的颠覆与创新
原创

纳兰正秀:奢侈品后市场的颠覆与创新

创新物种是我们所必备的基因,创业者切进去,一定要在擅长的领域,做垂直的延伸。

晨讯:人类首次在太空3D打印出生物器官;河南新亚纸业等超2万家企业停限产
原创

晨讯:人类首次在太空3D打印出生物器官;河南新亚纸业等超2万家企业停限产

品途商业评论每日晨讯,关注商业相关大事件,科技前沿行业要闻,最新投融资信息,互联网热点价值事件;赋能相关创业者,科技创新者。

零售周报 | 安踏体育逾360亿元收购亚玛芬;北京跨境电商门槛降低;苏宁合作三星,共同布局未来市场
原创

零售周报 | 安踏体育逾360亿元收购亚玛芬;北京跨境电商门槛降低;苏宁合作三星,共同布局未来市场

一文了解一周零售要闻。

看懂李诞,才能和95后的消费者做生意

看懂李诞,才能和95后的消费者做生意

综上所述,李诞可能只是我们理解年轻消费群体的一个窗口,通过对95后新群体价值观与消费心理的洞察,我们发现新人群带来了新需求,新需求又激发了渠道和打法的变革。

美图“绝地求生”:左手小米,右手寺库

美图“绝地求生”:左手小米,右手寺库

虽然将美图美妆业务交由第三方运营,但美图仍没放弃电商业务。

这个黑五:欧美凉凉,中国很热

这个黑五:欧美凉凉,中国很热

“黑五”虽然在欧美凉了,但却正在成为中国中产的消费文化。

米奇90岁,疯狂吸金90年

米奇90岁,疯狂吸金90年

据《纽约时报》报道,米奇、米妮、布鲁托和高飞如今仅靠授权便能为公司带来32亿美元的零售收入,还不包括迪士尼主题乐园及自营商店中的销量。

出身高端品牌,加拿大鹅靠什么“红”下去
原创

出身高端品牌,加拿大鹅靠什么“红”下去

一切的行为都是为了利润和价值的最大化,效率是第一生产力,对于加拿大鹅来说,从之前的批发模式转型直营模式正是如此考虑,当然也包括电商模式。

“黑五”80年,中国终被“引燃”

“黑五”80年,中国终被“引燃”

站在一个普通消费者的视角,从不反对双十一、黑五等电商造节运动,以往只能在《生活大爆炸》这样的美剧中感受“黑五”的热情,如今不出家门就可以买到高品质、高性价比的海外商品,何尝不是件好事呢。

D&G杜嘉班纳,从疯狂到灭亡还要走多久?

D&G杜嘉班纳,从疯狂到灭亡还要走多久?

no zuo no die,这个网络语言形容这样一个品牌很是恰当。

从“招聘门”到“标签门”,盒马鲜生可能忘记淘宝的教训

从“招聘门”到“标签门”,盒马鲜生可能忘记淘宝的教训

从“招聘门”到“标签门”,这些事件的发生其实就是给阿里和盒马敲响的警钟而,而这些事情所造成的品牌负面影响也需要盒马缴纳足够的“学费”才能弥补。

奢侈手机品牌,钱途路上的黄粱一梦

奢侈手机品牌,钱途路上的黄粱一梦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互联网高原反应:贵州大数据崛起之谜

互联网高原反应:贵州大数据崛起之谜

大数据产业在贵阳真正大放光彩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超越恩格尔系数: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早已不是食品消费

超越恩格尔系数: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早已不是食品消费

恩格尔系数,表征的是居民消费支出中食品开支所占的比重,该指标是由德国统计学家恩斯特·恩格尔在对153户比利时家庭的家庭预算和支出做了详细分析后,于1857年提出。

万字解析 | 名创优品,消费降级示范点?

万字解析 | 名创优品,消费降级示范点?

你看名创优品的选址,都是在“最贵的地段”,缴“最贵的租金”。如果不付很贵的房租租金,是不是可以卖的更便宜?价值引擎是不是可以更好?

涨价能治愈星巴克的焦虑之症吗?

涨价能治愈星巴克的焦虑之症吗?

11月6日,星巴克中国大陆门店启动新一轮涨价,核心饮品几乎都被纳入涨价之列。大杯美式价格从27元涨至28元,中杯拿铁从28元涨至29元。外卖服务专星送,售价与之保持同步。

“淘宝店主被判刑”与“进博会电商采购1.5万亿”什么关系?

“淘宝店主被判刑”与“进博会电商采购1.5万亿”什么关系?

消费者对商品的要求永远是质量、价格、服务体验。国内供给无法满足需求、国际品牌定价歧视以及中国较高的关税,造就了代购等灰色进口模式的萌生。如何引导消费回流,成为近年政府的工作重点。

双11十年,中国“大压缩”时代的消费奇迹

双11十年,中国“大压缩”时代的消费奇迹

2018年双11是一个契机,可以从中感知中国经济跳动的脉搏,并从中寻找新的方向。

中国进口消费40年极简史

中国进口消费40年极简史

改革开放初期,虽然有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有了消费进口产品的需求,但一是市场上进口产品匮乏,二是很多进口产品,还真不是有钱就能买。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