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内容
吃绝户饭还振振有词,短视频平台体面点怎么就这么难?

吃绝户饭还振振有词,短视频平台体面点怎么就这么难?

中短视频平台明知何为侵权何为盗版,却仍旧故意为之,显然只是想在这场鱼龙混杂的商业竞争中多占点便宜。

万万没想到,趣头条首次季度盈利了,新故事华尔街会买单吗?

万万没想到,趣头条首次季度盈利了,新故事华尔街会买单吗?

新冠肺炎疫情渐缓,“恢复增长”逐步成为互联网公司的关键词。

短视频困于“流量王座”

短视频困于“流量王座”

而更长远看,短视频或许不会被取代,但中长视频的时代正在到来。而现在,硝烟的味道才刚刚将战事拉开序幕。

耽美IP到底能撬动多大市场?

耽美IP到底能撬动多大市场?

不管是走正剧方向,还是出海探路,内容依旧是核心。

阿里、腾讯、字节系网文战火重燃

阿里、腾讯、字节系网文战火重燃

内容为王的时代,体现在影视行业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剧本质量,影视业发展的持续动力就是优质内容源源不断地产出。

迷雾出圈,爱优腾“在劫难逃”?

迷雾出圈,爱优腾“在劫难逃”?

想要借助剧场持续不断的打造优质内容,延续Netflix的成功之路,或许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被“放弃”的阅文:腾讯底下好乘凉?

被“放弃”的阅文:腾讯底下好乘凉?

大树底下不好乘凉,阅文从此没有梦想。

剥离TikTok后,字节跳动启动国内上市已“迫在眉睫”

剥离TikTok后,字节跳动启动国内上市已“迫在眉睫”

多事之秋,形势难辨,字节跳动固然遭遇不公,但它的路还很长

YouTube玩转的自动字幕,为什么被国内视频网站“主动错过”?

YouTube玩转的自动字幕,为什么被国内视频网站“主动错过”?

出海难题无数条,起码这一技术可以作为在出海中打拼的“腾爱们”必须要补上的一门基础课,而视频内容的本地化UGC可以成为下一轮出海重点发力的新尝试。

我们可能会停下来反思一下,除了消费还能干什么?

我们可能会停下来反思一下,除了消费还能干什么?

疫情好转以后,人们之前被压抑的消费需求和欲望可能会反弹,但这个反弹跟过去相比是有限的,因为有能力大规模消费的人没有以前那么多了。

内容付费后,微信内容生态将会迎来怎样的变化?

内容付费后,微信内容生态将会迎来怎样的变化?

微信做短内容,目前实现的方式一是通过小程序来实现,二是基于订阅号信息流增加视频权重的同时,做好优质图文内容与视频内容的权衡。

“原创保护”这道综合题,AI为什么解不了?

“原创保护”这道综合题,AI为什么解不了?

维权的投入产出比之低,也是许多原创者只能选择在社交网络“挂人”、“挂抄袭”,靠道德谴责来表达一下自己的不甘。

农民自媒体「浮世绘」:乡村文化传播的空间转场与话语建构

农民自媒体「浮世绘」:乡村文化传播的空间转场与话语建构

乡村是传统文化积聚和流传的场所,也是「文化自信」的渊源和根基。在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背景下,文化振兴是乡村发展的「根」和「魂」。

王兴骄傲了吗?

王兴骄傲了吗?

王兴仍然还在他的时间轴上弹琴,他似乎做好了应对不确定性的准备,一种以不变应万变的准备。2018年9月21日,美团上市的第二天凌晨3点36分,王兴更新了一条饭否:“我不祝你一帆风顺,我祝你乘风破浪。”

字节跳动被诉:虚高估值焦虑下的“饥不择食” ?

字节跳动被诉:虚高估值焦虑下的“饥不择食” ?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顺境之下有隐忧,抖音的海外征途

顺境之下有隐忧,抖音的海外征途

在海外短视频平台的发展历程中,永远躲不过的是来自 Instagram、Twitter 和 Snapchat 的竞争,作为一款来自中国的产品,TikTok 在水土不服下,也将承受更多的竞争压力。

会员向上,广告向下:爱奇艺权衡之道不轻松

会员向上,广告向下:爱奇艺权衡之道不轻松

从网剧、自制综艺,到游戏、电商等等,爱奇艺对战同行有攻有守。

“少数派”吴晓波上岸:芸芸后来者仍在初心和利益中挣扎

“少数派”吴晓波上岸:芸芸后来者仍在初心和利益中挣扎

“通过内容吸引粉丝关注,实在是一个太漫长的过程。”

告“抄袭”花粥做号露露们,内容创业赛道的得利者,也是牺牲品

告“抄袭”花粥做号露露们,内容创业赛道的得利者,也是牺牲品

独立音乐人也是内容创业者,只不过他们很早就存在于互联网上,被不温不火的在线音乐推动

“钱景”没了?莫慌,内容创业还有七大红利

“钱景”没了?莫慌,内容创业还有七大红利

当赋能从单一补贴走向全面赋能,新人创作者、腰后部创作者不仅有了更加清晰的成长路径,也能更加专注于内容产出。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