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宜家被罚,疯狂的“净醛营销”该降温了

宜家被罚,疯狂的“净醛营销”该降温了

消费者要理智,行业要“自净”

B站知识区的真实与谎言

B站知识区的真实与谎言

B站是一个学习网站?

奥运经济失灵,日本“大国梦”碎

奥运经济失灵,日本“大国梦”碎

没有一届奥运会如同今年东京这般命途多舛,一个坏消息接着一个坏消息。

内外压力齐聚,小红书还能意气风发吗?

内外压力齐聚,小红书还能意气风发吗?

在流量狂欢下,大家更需要看清真相,这样才能透过虚虚实实的繁杂信息找到那些真正值得关注的价值点。

黑白华与华:营销大师or美感流氓?

黑白华与华:营销大师or美感流氓?

公关

3天6个热搜,爱要不要的66元昂贵钟薛高到底是不是智商税?

3天6个热搜,爱要不要的66元昂贵钟薛高到底是不是智商税?

昂贵傲娇的钟薛高到底是不是智商税呢?

抢滩社区电梯,网红主播们的“流量破圈”之战

抢滩社区电梯,网红主播们的“流量破圈”之战

社区媒体或将成为网络购物直播间的线下延展,成为网络当红主播的构建壁垒、获取优势的流量新战场。

长视频业务转型:道阻且长,前途未卜

长视频业务转型:道阻且长,前途未卜

长视频平台未来的发展方向,仍需在时间的洗礼中,寻找答案。

谁该为杨笠的窘境负责?

谁该为杨笠的窘境负责?

AMD居然能靠着市场营销赢下一城,并且,靠的还是对手营销。

趣头条、小红书以及短视频背后的三大“广告天坑”

趣头条、小红书以及短视频背后的三大“广告天坑”

广告的重要性让越来越多的人觊觎它的宝座,为它披上了一件又一件“皇帝的新装”。但是不要忘了,监管侧的广告生态治理也已在大步行进之中。

三亿需求、千亿市场!年轻人为什么喜欢算命?

三亿需求、千亿市场!年轻人为什么喜欢算命?

“听过许多道理,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人人都知“双十一”,几人仍记“光棍节”

人人都知“双十一”,几人仍记“光棍节”

谁能掌握单身群体的切身需求,就势必能在互联网商业中聚焦到更多地发展链路。

​直播网红正在失去“榜一大哥”

​直播网红正在失去“榜一大哥”

要管控的不只是中年男性过剩的消费欲望,还有主导者。这样,直播行业才真正走向规范化。

对短视频寄予厚望,但市场还有微博的席位吗?

对短视频寄予厚望,但市场还有微博的席位吗?

无法有效转化流量,原本就是微博被业界诟病的地方。

营销本质就是获客

营销本质就是获客

不论是旧营销还是新营销,营销的本质就是获客。

2019人人都是vlogger,2020人人都在录播客

2019人人都是vlogger,2020人人都在录播客

如同Vlog由Blog演变而来,由broadcast演变而来的podcast也在2020年开始上演同样的故事——因为制作门槛低从而吸引更多的人进入,但规模化的盈利始终困难,看上去的内容蓝海却迟迟得不到

小米“追”华为“避”,电视开机广告是门好生意吗?

小米“追”华为“避”,电视开机广告是门好生意吗?

电视开机广告的“嚣张 ”程度成功惹火了消费者

高度垄断的小家电赛道,国货后浪如何破圈?

高度垄断的小家电赛道,国货后浪如何破圈?

不管在什么行业,后浪产品相对于前浪而言更呼应时代需求,更符合商业本质,并且如果后浪能够胜过前浪,说明市场本身的生机勃发、推陈出新的速度加快

扎克伯格变形记

扎克伯格变形记

扎克伯格变形的背后其实正是Facebook正在变形

快手们加速商业化,互联网加速扁平化

快手们加速商业化,互联网加速扁平化

基于传统流量漏斗的游戏已经行不通,想要在垂直赛道中活下去,还需要聚焦优势产业,朝特定的方向精耕细作,摆脱对短期流量的高度依赖,找到流量之外的护城河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