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丝
年入过亿,为什么网红还觉得生不如死?

年入过亿,为什么网红还觉得生不如死?

网红和明星的区别,就像是游击队和正规军。两三条枪,七八个人的网红团队,遇到了科班出身的明星,胜负不言自明。歌手邓紫棋从2018年5月份开始更新第一个抖音,迄今为止更新了43个视频,粉丝高达2643万

为什么是斗鱼出了“乔碧萝殿下”?

为什么是斗鱼出了“乔碧萝殿下”?

可能很快“乔碧萝殿下”就会被公众遗忘,所以她在微博上使劲的蹭热点赚流量,还放出了没有签约其他平台的现状。

比亚迪:告别温室迎大考

比亚迪:告别温室迎大考

比亚迪作为电池起家,2003年进入燃油车市场,2008年进入新能源汽车赛道,与同行们相比,无论是整车制造还是电池模组等核心技术能力,比亚迪都有着自身独特的优势地位。

京东10亿造“星”

京东10亿造“星”

野蛮生长的网红经济必定是暂时的,出现各种问题在所难免,这也是每一次新的商业模式发展过程的必然。

2019,明星直播大潮已来

2019,明星直播大潮已来

当然,我们并不是在倡导为追星便盲目地自我放纵的消费观。而是说,淘宝直播为粉丝经济创造了一条新通路,在粉丝和明星之间搭起了一架新桥梁。

粉丝“搬家”:微博数据攻坚战

粉丝“搬家”:微博数据攻坚战

微博小号的来源多种多样,有饭圈常合作的老主顾、也有相互介绍的渠道,在闲鱼上也可以直接买到大量小号。

全民 “网红梦”,反噬年轻人

全民 “网红梦”,反噬年轻人

简单来讲,这其实就是算法推荐下,内容喂养所形成的副作用。而网红作为内容的输出者,其粉丝积累、运营和变现皆有赖于算法,所以他们对于用户的行为趋向,也必然要负有责任。

暑期档24部动画电影下场掘金,哪些公司包揽了孩子们的笑声?

暑期档24部动画电影下场掘金,哪些公司包揽了孩子们的笑声?

毫无疑问的是,暑期档海外动画电影是满眼的续集和大IP,数量之多,精彩纷呈,着实令人眼花缭乱。不过,到底谁能够成功“再续前缘”,值得期待。

广告VS电商 抖音快手的变现之争

广告VS电商 抖音快手的变现之争

快手的特点是,既有强大的公域流量,也有强大的私域流量,但在商业化变现的路上,快手过于克制。其克制的原因可能与其带有很强的腾讯基因,深度布局的社交社区有关。

点赞不等于喜欢,自信不等于正确,这届网民的内心戏真是复杂

点赞不等于喜欢,自信不等于正确,这届网民的内心戏真是复杂

有时候我们撒谎只是为了迎合这个新世界的要求,或者说迈过一些门槛,比如年龄。英国广告标准管理局在2013年的一项调查显示,83%的11-15岁儿童至少注册了一个虚假年龄的社交媒体账户。

李彦宏湿身,丘吉尔感冒

李彦宏湿身,丘吉尔感冒

对百度的讨厌和不满?对李彦宏个人的不喜欢?还是只是单纯的为了出了个名?

短视频带货徒有虚名:只能当“直播+带货”引流的工具人?

短视频带货徒有虚名:只能当“直播+带货”引流的工具人?

在如今的商品经济下,只凭情怀吃不上饭,能通过这种形式赋予UGC创作者新的动力,也有利于短视频平台的进一步向前迈进,从长远角度而言,还是大有可为的。

张德芬:做一个“灵魂摆渡人”

张德芬:做一个“灵魂摆渡人”

行百里者,应以九十为半,此即末路艰难之谓。

那些被神化的网红店,有多少还“混”得下去?

那些被神化的网红店,有多少还“混”得下去?

在新鲜过后,消费者也不会不再愿意花几十元为精心“加料”制作的泡面买单。毕竟能留住顾客的除了创意之外,还有良好的产品体验与实惠的价格,这种“尝鲜性的一次性消费”网红店很容易就会被消费者抛弃。

快手急了

快手急了

在投资方面,快手也在社交、社区、人工智能、游戏、企业服务等方面加紧布局。虽然快手之前收购的A站无甚起色,但在发布内部信当天,快手任命文旻为A站新负责人。

粉丝社群是零风口时代的创新破局点

粉丝社群是零风口时代的创新破局点

“高价值粉丝”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基础用户,他们能帮你提高阅读数,买你的东西;一类是重要用户,你要靠他们提高影响力,甚至他们能帮你生产优质内容。

喜马拉雅FM上市?面前还有三座大山

喜马拉雅FM上市?面前还有三座大山

每个上市之路都充满了坎坷。

年度传播翻车惨案:: 花100万拍广告,网红店却被查封!

年度传播翻车惨案:: 花100万拍广告,网红店却被查封!

“毋庸置疑,我们生活在一个公关的年代”

零售商机,远非你所见

零售商机,远非你所见

企业对顾客理解程度的增强和对收益增长永无止境地追求,都有利于消解传统零售的行业壁垒,重新划分零售边界。

薛定谔的流量杠杆,网红电商上市的激励与诅咒

薛定谔的流量杠杆,网红电商上市的激励与诅咒

无法复制的张大奕,无法复制的人口红利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