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网站
走出腾讯和阿里,大厂员工转型记

走出腾讯和阿里,大厂员工转型记

最近关于互联网中年职业选择的讨论比较多,但实际上今天的现状和所谓危机都来自三五年前的定位和选择。想明白自己要什么,并全力以赴去尝试。

这一届观众不好糊弄了

这一届观众不好糊弄了

在今年,《流浪地球》、《哪吒》等不同类型的国产电影在今年票房市场俨然黑马,斩获不俗的口碑,一举刷新记录。几年前,《流浪地球》的小说被同事放到了安晓芬的面前,看完小说后,她放弃了这个大IP。

收购一家毁一家,雅虎到底杀死了多少好产品?

收购一家毁一家,雅虎到底杀死了多少好产品?

雅虎是互联网门户网站的开创者,那时它是网民上网的首选网站。很多中国第一代网民第一次上网接触的就是雅虎或雅虎中国。而中国的第一代互联网网站学习的榜样无不是雅虎和它的门户模式。

冯鑫错过的两次救赎

冯鑫错过的两次救赎

“乐视神话”令冯鑫激动不已。在界面的报道中,冯鑫自称用手机查了三个多小时后,一个清晰的轮廓出现在他脑海,“暴风完全可以做得更好。”

荣耀入局电视,是门徒还是鲶鱼?

荣耀入局电视,是门徒还是鲶鱼?

目前,HiLink已经接入100多个品类,覆盖500余款产品,涵盖200多家生态伙伴。智慧屏的推出也代表着华为在“1+8+N”战略上的进一步挺进,硬件生态的布局正在不断加码。

视频网站十年特写:文艺青年王微、落寞的土豆、冲出次元壁的B站

视频网站十年特写:文艺青年王微、落寞的土豆、冲出次元壁的B站

标题中的那个问题,亦是问题的答案。

王者跌成青铜:优酷游离二次元的“大溃败”

王者跌成青铜:优酷游离二次元的“大溃败”

优酷这些年试图从内容上迎合用户,可在体验上又远离用户。

裁员、内部整顿,优酷的至暗时刻

裁员、内部整顿,优酷的至暗时刻

目前,阿里大文娱版块囊括了阿里影业、合一集团(优酷土豆)、阿里音乐、阿里体育、UC、阿里游戏、阿里文学、数字娱乐事业部等等。

直播四年 谁还在风口

直播四年 谁还在风口

2018年映客直播营收较上年缩水2.1亿,为37.3亿,与此同时主播费用占直播营收比为61.3%,而上年同期则为56.4%,用户打赏减少,为留住未来增长的种子,选择提高主播分成,以此挽留主播。

奥斯卡赢家Netflix:只有野心,没有禁区

奥斯卡赢家Netflix:只有野心,没有禁区

如果别人对此存有偏见,我们反而必须更加进取,我们必须进取到让自己毛骨悚然的程度。 ——哈斯廷斯,Netflix创办人

B站离阿里越来越近,离腾讯越来越远

B站离阿里越来越近,离腾讯越来越远

一场交易,转向的三方。

「永不消逝」的电视综艺

「永不消逝」的电视综艺

时至今日,电视综艺依然有着网络综艺难以企及的资金和资源,它们体现在体量、品质、明星阵容等方方面面。

后流量时代的内容市场:会员才是金主爸爸

后流量时代的内容市场:会员才是金主爸爸

做高品质的网剧应由制作方和平台一起承担成本,通过会员付费的方式按比例分账,直接让观众为好内容买单。

直播平台过冬,那些年他们站上过的风口如今怎样了?

直播平台过冬,那些年他们站上过的风口如今怎样了?

也许,直播平台当前能做的,就是捂紧钱袋子,静静等待下一个风口的出现。

“弃儿” 乐视网退市或成定局?

“弃儿” 乐视网退市或成定局?

“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在美造车未归,接手的“白衣骑士”孙宏斌最后也选择出走,不复当年之勇的乐视网正面临退市危机。对于乐视来说,没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

恨不得全员付费了,腾讯、爱奇艺、优酷肿么还年年喊亏损?

恨不得全员付费了,腾讯、爱奇艺、优酷肿么还年年喊亏损?

随着社会的进步,网民数量在不断上升,网络视频用户规模也在不断扩大。这些都进一步推动着视频行业的发展。

“快慢不是问题,持久才最重要” | 快手产品哲学

“快慢不是问题,持久才最重要” | 快手产品哲学

快手在遭遇劲敌时,仍能保持“低调的增长”

社交新秀内讧:王欣枪口转向多闪?

社交新秀内讧:王欣枪口转向多闪?

王欣或许会卷土重来,但不应该是当前这种方式。

先审后播,弹幕将死?

先审后播,弹幕将死?

弹幕文化方兴未艾,其蓬勃发展的步伐不会被审核规则阻拦。但只有互联网文化的宽松自由与外部干涉范围良好平衡,才能发挥其最大的作用,而这一平衡的达成还需要国家、平台和用户的共同努力。

播放量显示会完全退出中国在线视频舞台吗?

播放量显示会完全退出中国在线视频舞台吗?

不再依赖广告,让在线视频平台更有决心与注水的播放量放手一搏,如此既能提升用户体验,又不损害经济效益,也可以在长久的未来为视频质量提升提供更有意义的价值指导,三赢行为,何乐而不为。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