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12教育
22岁读书郎赴港IPO,“偏科”如何赢大考?

22岁读书郎赴港IPO,“偏科”如何赢大考?

22岁的读书郎,在新形势下如何能实现鲤鱼跃龙门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低幼市场这副药,治不了“好未来们”的病

低幼市场这副药,治不了“好未来们”的病

商业中的热门赛道,经过资本热钱的洗礼,也常常会留下一地鸡毛。

2020,在线教育的“凡尔赛”与“网抑云”

2020,在线教育的“凡尔赛”与“网抑云”

过去一年,你是凡尔赛还是网抑云?

工具类在线教育走向何处

工具类在线教育走向何处

在2020年年尾,在线教育行业的几则新闻令人唏嘘不已。

教育股集体下跌,在线教育行业如何「渡劫」?

教育股集体下跌,在线教育行业如何「渡劫」?

归根结底,在线教育最终还是要回归到教育本质上,但市场是否有时间留给企业摸索出新道路,还是个未知数。

股价坐上“过山车”   新东方在线该如何接住“疫”外流量?

股价坐上“过山车” 新东方在线该如何接住“疫”外流量?

当然,早前俞敏洪在接受外界采访时表示,教育是一个长效口碑,归根结底,还是教学质量,产品体系和传播系统。

科技周报 | 财政部:加大对中小微企业和重点群体的支持力度;疫情之下,日均发博人数同比增长25%
原创

科技周报 | 财政部:加大对中小微企业和重点群体的支持力度;疫情之下,日均发博人数同比增长25%

雷科技消息,日前,豌豆荚团队发布公告称,2月28日起,豌豆荚PC版停止在线服务;PP助手也表示,iOS版、iOS PC版产品将下线。

集体“裸考”之后,在线教育没有“热度”

集体“裸考”之后,在线教育没有“热度”

师者不仅需要传道授业解惑,更在于育德立人。在线教育作为现有教育体系的补充自然有正向意义,作为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的补位方,在线教育让“国家队”越来越重视教育的信息化。

进化与重塑:在线教育的“路径革命”

进化与重塑:在线教育的“路径革命”

原本需要多年挖掘的潜在用户,集中在一个月中释放,倘若不能抓住这波人口红利,并在用户留存上走出以往的误区,接下来面临的可能就是能否活下去的问题。

4000亿K12教培市场,在线教育可以分多少

4000亿K12教培市场,在线教育可以分多少

成熟市场的产业链通常非常明晰,上、中、下游各司其职。商品市场发展的自然规律本身就是供给方和需求方长期市场匹配的结果。

走出北大:中国民营教育拓荒者的2019 | 深网

走出北大:中国民营教育拓荒者的2019 | 深网

2014年,高思成立爱学习平台,向中小教培机构提供教研、师训等服务,发力B端市场,当年公司营收破亿元。2019年公司B端市场收入已经超过C端。11月26日,高思正式更名为“爱学习教育集团”。

如何筹备开一家教育培训机构?
原创

如何筹备开一家教育培训机构?

很多行业外看赏心悦目,内看满目疮痍。想做好某个行业,重要的两个词是“沉淀”和“认知”,市场规律永远是内行人赚外行人的钱,只有在信息不对称下才有更多利益空间去操作。

高思教育正式升级为“爱学习教育集团” 定位内容科技驱动的K12教育供给平台

高思教育正式升级为“爱学习教育集团” 定位内容科技驱动的K12教育供给平台

高思教育集团名称正式升级为“爱学习教育集团”

不好赚的起跑线经济,少儿编程教育何时成长出巨头?

不好赚的起跑线经济,少儿编程教育何时成长出巨头?

国内的少儿编程教育行业,虽然拥有累计融资额达十亿的品牌,也有单笔融资金额5000万美元的竞争者,但是头部品牌们的领先优势并不大。

5000亿的to B生意,如何重构企业学习?

5000亿的to B生意,如何重构企业学习?

云学堂的市场打法强调“穿透三层客户”。第一层客户是企业的HR或者培训部门,第二层客户是业务部门,培训最终还是要把效果作用到业务上面去,第三层是学习者。

K12网校的群魔乱舞与战乱纷争,鹿死谁手?

K12网校的群魔乱舞与战乱纷争,鹿死谁手?

也许,在线教育这种以营销为切入点的商业模式,只有未来走向了产品驱动、技术驱动、乃至服务驱动的时候,才能让深陷其中的在线教育公司,更快的从一团混战的泥潭里走出来。

少儿编程:一个受资本热捧却不愠不火的“风口”

少儿编程:一个受资本热捧却不愠不火的“风口”

针对少儿编程,「于见」倾向于理性的分析这个市场,理性的看待资本狂热的热捧,家长趋之若鹜的社会现象。​「于见」认为,少儿编程在资本的世界里再吃香,对于普通大众来说,这还是一个未曾觉醒的市场。

掘金8000亿早教市场,启蒙APP们还面临哪些难题?

掘金8000亿早教市场,启蒙APP们还面临哪些难题?

家长对孩子的陪伴已经公认是孩子获得良好启蒙教育的必然要求,与此同时,除了APP自主提醒,家长对孩子的要求(包括按节奏学习、每次坚持学完,或者超时停止等)对学习效果及孩子的身心健康也十分重要。

K12教育公司鏖战暑期档:40亿疯狂广告能否烧出小巨头?

K12教育公司鏖战暑期档:40亿疯狂广告能否烧出小巨头?

从5月开始,在线K12教育公司的暑期营销战已经持续了3个多月。8月底,各大在线教育公司将在用户增长情况和转化率上一决胜负。

他曾是新东方二号高管,员工押上身家跟随创业,如今逆风上市

他曾是新东方二号高管,员工押上身家跟随创业,如今逆风上市

在过去近两年的时间里,业界鲜少再听到陈向东和跟谁学的声音。随着O2O的退潮,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陈向东和他的跟谁学。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