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
家族企业的交班大考

家族企业的交班大考

「不要筑墙,要建桥」

双汇集团或在父子反目中完成新老交接

双汇集团或在父子反目中完成新老交接

合伙盗墓最好的搭档是父子,得了宝贝,最好是父亲先上来,然而再让儿子上来。为什么?因为儿子可能见宝起歹意,把父亲埋在坟墓里;而父亲永远不会这样做

罢免历练了30年的“太子”,81岁万隆为何与康熙的选择一样?

罢免历练了30年的“太子”,81岁万隆为何与康熙的选择一样?

“比皇宫更危险的地方是东宫,比皇帝更难当的是太子”。

CEO们率先卷不动了

CEO们率先卷不动了

张一鸣在公开信中讲到的“吃老本”,这不是一句客套话,而是这家企业长足发展的致命伤。

老干妈陶华碧:起点超低的人,如何实现逆袭?

老干妈陶华碧:起点超低的人,如何实现逆袭?

低起点也能有大成就

曹德旺的“豪门秘史”

曹德旺的“豪门秘史”

虽然今天的主流舆论是批判家族企业的,但时代再如何发展,由精英主导的金字塔结构从未变过,他们也都有家庭。

雷军全面退出凡客,曾感慨这辈子最倒霉的就是投资凡客

雷军全面退出凡客,曾感慨这辈子最倒霉的就是投资凡客

遗憾的是,即便陈年如此频繁反思自己的功过得失,也未能在2013年那场生死存亡的危机后带领凡客重回正轨,反而逐渐走向没落,消失在公众视野

为什么聪明人往往一事无成

为什么聪明人往往一事无成

墨菲定律告诉我们:“凡事可能出岔子,就一定会出岔子。”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当可能出岔子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它,去解决它,没有人想着做正确的事,都在做于己有利的事。

贫富差距扩大:全球最富26人的资产,是38亿穷人的财富总和

贫富差距扩大:全球最富26人的资产,是38亿穷人的财富总和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对于财富分配不均这一长期存在的全球普遍性问题,想要一招制敌,可谓异想天开。不过,我们可以尝试着针对性地分而治之。

二选一:互联网巨头的绑架式生意

二选一:互联网巨头的绑架式生意

商家在平台开设的店铺,至少对店铺拥有一部分自主产权。在无视商家自主产权的情况下,就进行流量屏蔽等“强拆”,变相是对合作伙伴既有权利的不尊重。

硅谷光鲜背后的真相

硅谷光鲜背后的真相

终极问题便是类似“你孩子上的哪家学校?”,这种压力传入未成年的圈子里,也无形中透露出经济实力与社会阶层的问题,困扰着每一个住在硅谷的人。

商业无畏惧,狭路相逢勇者胜——9月商业评论
原创

商业无畏惧,狭路相逢勇者胜——9月商业评论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是什么塑造了任正非

是什么塑造了任正非

在中国走到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深度和时代宽度之际,任正非式商业领军人物,他们总是拥有一个壮阔的愿景,并拆分为一条条小的道路,无论到达目的地的过程多么艰难,绝不放弃,更绝不孤立于世界。

王兴骄傲了吗?

王兴骄傲了吗?

王兴仍然还在他的时间轴上弹琴,他似乎做好了应对不确定性的准备,一种以不变应万变的准备。2018年9月21日,美团上市的第二天凌晨3点36分,王兴更新了一条饭否:“我不祝你一帆风顺,我祝你乘风破浪。”

滴滴柳青的中年危局

滴滴柳青的中年危局

滴滴现在的处境可谓四面楚歌:盈利业务顺风车无法上线、为了度过寒冬被迫裁员、竞争对手步步紧逼,身心疲惫的柳青能否联手程维再续辉煌,尚难定论。

反996,还得算算摸鱼时间

反996,还得算算摸鱼时间

管理者和白领之间正在陷入一场囚徒困境的拉锯战。

香港的李姓富豪,不只李嘉诚一个

香港的李姓富豪,不只李嘉诚一个

相逢于商业竞争的“战场”,相忘于时代尽头的江湖。

草根创业英雄时代落幕:贾跃亭戴威们一去不复返

草根创业英雄时代落幕:贾跃亭戴威们一去不复返

草根创业英雄的时代结束了,一个新的精英创业时代己经到来。

陈春花:给女性创业者的四个建议

陈春花:给女性创业者的四个建议

据统计,在A股上市公司中,有174家上市公司董事长为女性,占全部上市公司董事长总数的4.98%。

国美内战:没有一个赢家,错失整个时代

国美内战:没有一个赢家,错失整个时代

一场被认为符合“资本文明”的争斗,且启发了资本市场、投资人、创业者、职业经理人的经典商战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