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直播
直播风口不再,映客等到了IPO但等不来春天

直播风口不再,映客等到了IPO但等不来春天

在不同的经济模型作用下,直播与短视频的较量,最终转化成了“失去自由”的注意力与“自由”注意力的较量。

B站成映客基石投资者,直播与二次元天然一对?

B站成映客基石投资者,直播与二次元天然一对?

1+1>2的效应,正是每一个战略合作所追求的目标。

映客今日招股 背后赛富、金沙江创投、腾讯即将上岸

映客今日招股 背后赛富、金沙江创投、腾讯即将上岸

映客未来有3个方向发展:广告业务拓展、娱乐产业链化和多元化行业渗透,是映客短、中、长期的成长空间所在。

直播App转型路:映客“直播造星”模式日趋成熟

直播App转型路:映客“直播造星”模式日趋成熟

映客已经在“直播造星”和直播商业化的方向上,找到了构建自己娱乐生态的起点,并树立了自己在直播行业娱乐化转型过程中的领先地位。

直播APP上市,还能再依靠单一打赏模式吗?

直播APP上市,还能再依靠单一打赏模式吗?

高昂的带宽成本、天价的主播费用、越来越贵的流量获取等综合因素下,仅靠打赏,维持不了可持续性的直播商业模式。

直播后风口时期,为何主播们的却开始迷茫?

直播后风口时期,为何主播们的却开始迷茫?

着于皮毛者,终为色相所迷。烈火烹油的光怪陆离,注定不能持久,在直播这个充满诱惑的行业里沉浮,更要有一颗清心寡欲的心。

撒币答题百家争鸣,但套路明晰后竞争核心何在?

撒币答题百家争鸣,但套路明晰后竞争核心何在?

对于平台们而言,要在撒币力度减弱的情况下实现用户的“再次访问、留存、拥有更多观看时长”,事实上就会越为考验他们的入口能力(用户参与便携程度)和生态内容的丰富程度上来。

直播问答商业逻辑全解码:一场直播平台的救赎

直播问答商业逻辑全解码:一场直播平台的救赎

不论《芝士超人》,还是《冲顶大会》、《百万英雄》等,近半个月内上线的6款同类型直播答题节目,都有着优于传统益智答题类节目的地方。

直播答题成百万赢家,96年大四女孩摘下围巾后大家惊呆了

直播答题成百万赢家,96年大四女孩摘下围巾后大家惊呆了

社交流量正被重新聚合和分发,与此同时用户也在被悄然筛选和归类,广告已走过了粗犷式投放的蛮荒时代,开始用对的方式连接对的用户。百万赢家、冲顶大会、芝士超人、百万英雄等众多直播答题平台,谁会成为最终赢家?

有奖直播答题火一把就会死,核心原因有这四点

有奖直播答题火一把就会死,核心原因有这四点

目前火热的直播答题只是一阵热潮,它在媒体的炒作下越来越热,但是本身的特性却容纳不了这么多的玩家,在玩家热情消退之后,这股有奖竞答的浪潮还会存在多久?笔者认为长则半年,短则两三月。

直播平台大战后半场:“答题模式”或是加速洗牌的一剂良药

直播平台大战后半场:“答题模式”或是加速洗牌的一剂良药

作为一个新型的直播分支口,为了加紧收割用户,迎合用户消费需求,一定会迎来一大批直播平台的入驻,而大批量直播平台的答题游戏开启,将会开启一场直播粉丝狂欢的答题热潮。

当你卷入直播答题的时候,王思聪们在谋划什么生意?

当你卷入直播答题的时候,王思聪们在谋划什么生意?

王思聪在直播创投圈煽动的翅膀, 让普通用户们找到了“杀时间”的底气和意义。2016年国内直播行业进入全盛时期,并在2017年趋于平缓。 两年间,直播被其视为一种“不那么必须”的消遣。

直播答题APP撒币背后,哪些行业可能被革命?

直播答题APP撒币背后,哪些行业可能被革命?

当前的直播答题游戏与红包娱乐何其相似。都是跟钱直接相关的玩法,充满了随机性,能给予用户满足感(还是双重的,金钱和成就),人们都是通过时间(答题)和金钱来获取娱乐的快感。

直播平台砸钱做盛典,这些网红中会出现下一个李宇春吗?

直播平台砸钱做盛典,这些网红中会出现下一个李宇春吗?

2017年直播市场格局已定,主流直播平台都浮出水面了,下一阶段PK的就是运营能力,特别是内容端的主播、公会、活动的运营能力,通过运营内容端来运营用户。

全年募款逾4658万元 2017凤凰网美丽童行慈善晚宴完美落幕

全年募款逾4658万元 2017凤凰网美丽童行慈善晚宴完美落幕

2017凤凰网“美丽童行”北京场收官晚宴突破2000万元筹款; 2017年募款总额超过4658万元,刷新纪录;连续举办七年,共举办慈善晚宴15场,“美丽童行”总筹款逾1.5177亿元……

映客曲线上市流产,IPO突围之路希望还有多大?

映客曲线上市流产,IPO突围之路希望还有多大?

还未满3周岁的映客,能够在2016年取得2.4亿元的净利润,曲线救国失败之后,更让业界多方充满了想象力。或许,解决了监管等棘手问题之后,映客独立上市的征程才刚刚开始。

秀场直播举步维艰,游戏直播冲击上市?

秀场直播举步维艰,游戏直播冲击上市?

秀场直播和全民直播平台,在行业走过野蛮生长期之后,似乎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转型路径。与此同时,另一个大类别游戏直播又如何呢?

“退亲”背后:上不去坡的宣亚与滚下山的映客

“退亲”背后:上不去坡的宣亚与滚下山的映客

在招股书中,宣亚国际也坦承,公司目前的竞争劣势主要为资本规模劣势。这也是为何在上市不到2个月后,其便急于进行资本运作。

面临对手前后夹击以及盈利压力,映客的未来道路并不好走

面临对手前后夹击以及盈利压力,映客的未来道路并不好走

经历了直播行业的起步和高峰期,作为业内头部IP之一的映客也随着整个行业的热潮褪去前景暗淡下来,并将面对整个行业不断的震荡调整和来自竞品们的前后夹击,以及更加巨大的盈利压力。

股东增发+债务对赌,宣亚国际0自有资金收购60亿估值映客!

股东增发+债务对赌,宣亚国际0自有资金收购60亿估值映客!

宣亚国际支付的21.65亿元转了一圈又会成为蜜莱坞创始人股东向宣亚国际股东的增资款。相当于宣亚国际自有资金一分未出,4大股东出资7亿元让蜜莱坞创始人团队变现。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