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平台
MCN的网红生意:生死悬于头部网红

MCN的网红生意:生死悬于头部网红

既有自营商业模式弊端造成的影响,也有市场竞争加剧,转型之路任重而道远的“有心无力”。

要把“直播营销”与“直播电商”区分开

要把“直播营销”与“直播电商”区分开

线上交易方式的成熟,为支撑传播产生即时转化带来了“营、销一体化”的购买转化效果。

只有两种直播:淘宝直播和其它直播

只有两种直播:淘宝直播和其它直播

任何风口都要面临“回归均值”的考验

电商直播行业头部“出圈”马太效应显现,跨界主播入局构建新格局

电商直播行业头部“出圈”马太效应显现,跨界主播入局构建新格局

疫情影响了人们的生活方式、消费习惯,直播成为这种背景下的弄潮儿不足为奇,但生活总要回归常态,这种“新型电视购物”也会回归常态

注意力经济时代,直播带货正在加速电商“去中心化”

注意力经济时代,直播带货正在加速电商“去中心化”

应对信息过剩的策略多种多样,但归根结底,本质上可归为两类:要么是过滤,要么是搜索。当信息变得廉价时,注意力就变得昂贵了

铁打的平台,流水的主播

铁打的平台,流水的主播

胳膊拧不过大腿,在平台这头大象面前,再强壮的主播依然还是一只蚂蚁

商业大佬们都盯上了直播这块蛋糕,背后深意几何?

商业大佬们都盯上了直播这块蛋糕,背后深意几何?

消费就是将物品的消耗和再生作为表面的目的,而实际上追求的是充实地度过时间……成熟的消费形态,应该是将消耗(consumption)转化为自我充实(consummatory)的过程

“网课”变“网游”!央视点名虎牙直播

“网课”变“网游”!央视点名虎牙直播

莫让“网课”变“网游”

宅经济过后,直播电商要把“大故事”做成大产业

宅经济过后,直播电商要把“大故事”做成大产业

根据李佳琦爆料,2019年做了389场直播;薇娅也曾透露过一个数据,一年直播300次。相比天猫、京东上动辄百万的SKU,头部化的直播电商或许会很能“卖货”,可终究只是“少数人”的狂欢。

缺乏人货场的抖音直播,凭什么可以联合罗永浩对抗李佳琦?

缺乏人货场的抖音直播,凭什么可以联合罗永浩对抗李佳琦?

彼之蜜糖,吾之砒霜。当越来越多的平台开始尝试直播卖货,却很难成为第二个淘宝,只有从人、货、场三者上某一个元素超越淘宝才有可能分一杯羹,场是没戏了,货和人还有喜欢。

腾讯音乐的下一个战场在哪?

腾讯音乐的下一个战场在哪?

长期来看,腾讯音乐对长音频的发力,实际上让音乐平台的格局走入下半场,而对音频娱乐市场这片蓝海的探索,也让腾讯音乐迎来了下一个增长机遇。

物化女性、灰色产业,“比心”实际在比肉

物化女性、灰色产业,“比心”实际在比肉

游戏陪玩市场,随着电竞蛋糕越做越大,规模也与日俱增,但陪玩中的灰色地带亦不少,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微博财报背后的怪象:用户大增,营收大降

微博财报背后的怪象:用户大增,营收大降

998年出生的新浪今年22岁,在2009年,它11岁的时候推出了微博,得以续命至今。算一算,2009年出生的微博,今年也11岁了……

云蹦迪:伪风口,真狂欢

云蹦迪:伪风口,真狂欢

从线上音乐节到线上云蹦迪,目前受影响严重的线下演出也只能采取这样一种不是办法的办法,营销意义更大,只能静待疫情结束,再将这些营销价值转化为最终的收入,但注定有很多小微公司等不到那天的到来。

迷失在电商变现路上的小红书

迷失在电商变现路上的小红书

小红书的内容主要是以图文和短视频为主,直播业务上线后,难免会引起图文和短视频内容的流量减少,这种减少对依靠社区起家的小红来说,可能会得不偿失。

直播成电商标配?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直播成电商标配?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直播是目前最为火爆的营销方式之一,加上5G在技术维度的加速度,因而,直播是电商不可落单的战场,也是一块不好啃的骨头。

没有人能轻易成功,哪怕你是“王思聪”

没有人能轻易成功,哪怕你是“王思聪”

简单复盘来看,是因为王思聪投资了一个项目熊猫TV直播平台,在商业的竞争和运营中,这个项目倒闭了,进而引发相关的诉讼赔偿。

斗鱼赴美,会有好果子吃吗?

斗鱼赴美,会有好果子吃吗?

广博好,还是专精好?这是一个哲学话题。

裁员、内部整顿,优酷的至暗时刻

裁员、内部整顿,优酷的至暗时刻

目前,阿里大文娱版块囊括了阿里影业、合一集团(优酷土豆)、阿里音乐、阿里体育、UC、阿里游戏、阿里文学、数字娱乐事业部等等。

腾讯入局 直播下半场进入无界之争

腾讯入局 直播下半场进入无界之争

纯直播平台寻求业务结构优化,半路出家的直播平台在原业务的基础上积极探索更多结合点,巨头玩家则是着手全方位布局。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