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微软市值破万亿的功臣,不仅仅是 Azure

微软市值破万亿的功臣,不仅仅是 Azure

微软游戏业务的营收虽然略有下滑,但公司建立了 Xbox Game Pass 游戏订阅服务、Xbox Live 游戏平台,以及新的游戏流媒体服务 Project xCloud。

戏子本无情

戏子本无情

但美好事物的逝去总是让人惆怅。2011年,范冰冰演唱了电影《观音山》主题曲,其中有一句“就像花辞树,总是留不住”,取自王国维那句“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两年了,苹果付费榜为何还是个废榜?

两年了,苹果付费榜为何还是个废榜?

对于不甘于做商业游戏的开发者而言,在这块新领域的竞争,显然是要比App Store编辑推荐更为单纯。毕竟,开发者只需要考虑如何把游戏做得足够好玩,而不是被ASO难题给分散了精力。

从内容打到社交,头腾大战矛头又指向了游戏

从内容打到社交,头腾大战矛头又指向了游戏

不管开发云游戏与否,字节跳动都已在游戏圈中,而“头腾大战”的矛头指向游戏圈也是迟早的事。

腾讯财报前瞻:寒冬是否已过?

腾讯财报前瞻:寒冬是否已过?

但危与机往往相辅相成,在这个可能相对漫长的冬天中,腾讯的“其他业务”临危受命,是否有望撑起腾讯的未来呢?

腾讯与今日头条的游戏中场战事

腾讯与今日头条的游戏中场战事

大型竞技网游的版权方掌握着游戏的最核心资源,在向下游直播行业追求更多价值变现的时候,有着挑选平台方的天生优势。

字节跳动的游戏野心

字节跳动的游戏野心

对于字节跳动来说,无论是做游戏发行、游戏直播还是游戏自研,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围攻腾讯洗牌社交格局?这些可能都是假象

围攻腾讯洗牌社交格局?这些可能都是假象

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历史上,腾讯几乎没有缺席过任何一场互联网盛宴。它总是在一开始就亦步亦趋地跟随、然后细致地模仿,最终决绝地超越。

华彩谢幕:一场游戏一场梦

华彩谢幕:一场游戏一场梦

禁号令的出现冷却了用户对游戏的热情,让用户自觉缩短了游戏的使用时长,降低了使用频率。对于整个行业而言,这是釜底抽薪。

游戏行业回暖,但距离春天还有一段距离

游戏行业回暖,但距离春天还有一段距离

这次恢复版号发放的消息,可以说有效遏制了这个行业裁员潮和砍项目风潮的继续蔓延,成功拯救了整个游戏行业。伴随着监管指引明确的发展方向,各大游戏企业也可以结合自己的优势选择不同的发展道路。

深度丨动漫2018:资本寒冬侵袭,消失的风口或在2020年到来

深度丨动漫2018:资本寒冬侵袭,消失的风口或在2020年到来

对于2018年,大多从事动漫行业的人都会认为这是特殊的一年。

《最终幻想15》:国民级RPG的陨落,是日本游戏策略形态的尝试

《最终幻想15》:国民级RPG的陨落,是日本游戏策略形态的尝试

在某种意义上同样是一个“新版本“,而且主机游戏还不需要面对半衰期的问题,作为买断制商品,它们唯一的制作目的,就是让玩家觉得自己花出去的钱物有所值。

体育品牌“跨界”电竞:抓住年轻人目光,就等于掌控了品牌命脉

体育品牌“跨界”电竞:抓住年轻人目光,就等于掌控了品牌命脉

预计到2019年,生态市场整体规模才会达到138亿元的市场规模,届时,仍然不足电竞产业的15%。这意味着,赛事服务、营销、赞助等领域还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寒冬下,顶级厂商依然把控手游市场

寒冬下,顶级厂商依然把控手游市场

大多数玩家都在调侃,中国游戏公司只有三家:腾讯游戏、网易游戏、以及别的游戏。由此可见在中国短短十数年的游戏产业之中,早期崛起的互联网巨头,在游戏产业之中的重点地位和巨大优势。

那些为腾讯赚了上千亿的游戏人,都去哪了?

那些为腾讯赚了上千亿的游戏人,都去哪了?

许多曾经出走腾讯游戏去创业的同学,很多选择回腾讯上班。一般回流的员工,薪水会有适当增长,因为创业后的摔打能力强了。

中国的游戏,世界的寒冬?

中国的游戏,世界的寒冬?

我国走向世界游戏中心的分水岭是手游,而手游的第一个高峰在于《王者荣耀》。

收编美图,小米的“美途”?

收编美图,小米的“美途”?

面对手机市场的饱和,差异化已经成为手机厂商突破困局的一道门。

七成高速增长的互联网公司,都死于扩张

七成高速增长的互联网公司,都死于扩张

一家创业公司的根基是其创始团队对如何解决一个既定问题的设想。如果没有一个坚实的根基,无论产品或市场多么有竞争力,创业公司都不会成功。

小镇儿童的“游戏人生”

小镇儿童的“游戏人生”

当孩子们不再“游戏”人生,才能真正拥有快乐的童年。

《王者荣耀》三年,和三个“中年人”的游戏故事

《王者荣耀》三年,和三个“中年人”的游戏故事

2015年,《王者荣耀》由腾讯天美工作室开发,这个位于四川成都的开发团队,经过内部的重重竞争,击败了光速工作室的《全民超神》,最终走向了市场。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