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
解读Lyft上市后首份财报:亏损额度有收窄 何时扭亏为盈成为最大障碍

解读Lyft上市后首份财报:亏损额度有收窄 何时扭亏为盈成为最大障碍

Lyft虽然目前也在共享单车、滑板车以及自动驾驶等领域做了一些尝试,未来其还是需要在其它业务上有些新尝试。

诱人的金融,偏执的滴滴

诱人的金融,偏执的滴滴

高昂的补贴投入,是滴滴盈利的最大阻碍。

滴滴不敌人性

滴滴不敌人性

技术无罪,但人心可畏。滴滴看似是在管理企业,其实是在管理人性。

Uber、Lyft抢跑IPO,滴滴差在哪儿?

Uber、Lyft抢跑IPO,滴滴差在哪儿?

从国际经验来看,网约车虽然存在许多的问题,但用包容的手段去管理,给社会带来的增益要远大于危害。

出行大败退:这一年,我下载了8个打车APP还是叫不到车

出行大败退:这一年,我下载了8个打车APP还是叫不到车

出行领域的洗牌从2017年就开始了,一家或几家独大的格局早就形成,但到2018年,行业在发展逻辑和方向上又进行了更深度的洗牌。结果就是,一些故事可能讲不下去了。

谁也没猜透的单车结局:ofo摩拜未合并,哈啰反骑到头上了

谁也没猜透的单车结局:ofo摩拜未合并,哈啰反骑到头上了

哈啰虽骑出了共享单车的困局,进入网约车江湖,但其发展也并不是十拿九稳的,它所要接受的挑战还有很多。

外卖模式+共享汽车的业务架构初步思考

外卖模式+共享汽车的业务架构初步思考

即便上述模式仍无法有效地取代网约车运营量的空缺,或为当下共享汽车的进一步做熟拓宽实现路径。可以肯定的是,共享汽车将更加便利化,使用频率将改善。

租车行业竞赛残酷,前狼后虎的首汽租车如何突围?

租车行业竞赛残酷,前狼后虎的首汽租车如何突围?

事实上,我国汽车租赁行业远远没有达到最高发展标准,渗透率依然较低。这也说明了汽车租赁市场未来的潜力巨大。直至目前,租车市场的竞争格局仍旧此起彼伏,胜负未分。

对共享单车业态监管方面的一些学习了解

对共享单车业态监管方面的一些学习了解

对共享单车业态监管方面的一些学习了解。

对出行业务规划的一些新思考

对出行业务规划的一些新思考

做好车、司机、用户、道路的资源分析与逻辑整合;适应阶段性政策要求,从响应中为政策改革找建设性答案;关注线下积累及变革,做好线上生态渗透,使自己开放。

把活着作为核心信仰 美团真的适合黑暗森林法则吗?

把活着作为核心信仰 美团真的适合黑暗森林法则吗?

如果只谈活着,说到底其实就是没有价值观,没有使命,只有不断的获取利润。但是索取的,总要和创造的相匹配。

回顾初心:网约车与共享单车“连理枝”

回顾初心:网约车与共享单车“连理枝”

一个是网约车,凛冬将至;一个是共享单车,还没走出严寒。

ofo、阿里、滴滴:相当微妙的三角关系

ofo、阿里、滴滴:相当微妙的三角关系

在我看来,ofo收缩海外战线,固然有扩张受阻的因素,但或许是ofo高层有意为之,目的是将重心转向国内大本营。不过,3个多月下来,ofo日常运营乏善可陈,反倒是成为各种版本收购案的主角。

与出租车联姻 这会是滴滴等网约平台最后的出路?

与出租车联姻 这会是滴滴等网约平台最后的出路?

出租车的接入可以缓解网约平台的运营压力,或许可以被称为“救命稻草”。但是只依靠出租车并不能承担起平台发展壮大的重任,平台仍然需要努力促进专车的合规化。

网约车大战再起 :专职司机不够用了

网约车大战再起 :专职司机不够用了

换一个角度思考,被“烧钱”和“做大”思维惯坏了的创业者,也在套路中惯坏了消费群体,这种从一开始就跑偏了的商业模式,又岂是一个网约车平台之怪现象?

网约车迎来下半场:这三大因素将成为行业变量

网约车迎来下半场:这三大因素将成为行业变量

从行业发展轨迹来看,网约车上半场主要以补贴大战、产品布局、市场积累为核心,玩家为新成立的创业型公司,进入下半场,网约车主要以技术创新、服务升级、生态完善为核心,不仅玩法发生了变化,且玩家也截然不同。

上线网约车新业务,哈罗跳出了共享单车行业的“造血自救”怪圈

上线网约车新业务,哈罗跳出了共享单车行业的“造血自救”怪圈

于平台方而言,网约车市场的监管压力对谁都一样,对有先天优势的滴滴出行一样,对后起之秀的哈罗出行也一样。至于结果如何,交给市场来验证吧。

司机都去哪了?网约车市场整改中的彷徨

司机都去哪了?网约车市场整改中的彷徨

从全球市场来看,网约车的出现的确弥补了城市公共交通运力上的不足,方便了民众出行的需求。但是这一新生事物对于平台的管理、运营,以及法律和伦理上的要求提出了更高标准。

积极推进退役军人灵活就业,滴滴获颁退服会理事单位证书

积极推进退役军人灵活就业,滴滴获颁退服会理事单位证书

张良曾在原北京军区卫戍区某师服役7年,从汽车连到司令部汽车大队小车班,能熟练驾驶多种车型,至今已有16年驾龄。退伍后,他开过快车、专车,去年经过选拔成为一名滴滴豪华车驾驶员。

在从根本解决网约车问题 - Lyft COO | 伯斯人物志

在从根本解决网约车问题 - Lyft COO | 伯斯人物志

Jon McNeill认为Lyft解决的就是一个紧要的问题。在Medium的文章里,他自问自答道:在自动驾驶发展迅速的今天,5年后我们还会需要网约司机吗?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