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付费
知识付费这门生意该怎么做?

知识付费这门生意该怎么做?

不管是知识需求者,还是知识供给者,都要尊重知识成果、捍卫知识产权。

 IPO夭折,喜马拉雅陷入“非战之罪”?

IPO夭折,喜马拉雅陷入“非战之罪”?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重构音频逻辑:做平台,更要做内容

重构音频逻辑:做平台,更要做内容

互联网内容产业中,可能没有哪个比音频行业更焦虑了。

知识付费下半场,专而美会带来新变局吗?

知识付费下半场,专而美会带来新变局吗?

知识付费的模式虽然不再光鲜,知识的价值却并没有贬值。未来,或许更加高质量的、精准的、实用的知识,才是有价值的知识。

知乎赴美IPO,重走微博老路

知乎赴美IPO,重走微博老路

最近知乎赴美IPO的消息,成为互联网圈子比较关注的一个热点。

腾讯音乐27亿收购懒人听书,全面进攻长音频喜马拉雅该颤抖吗?

腾讯音乐27亿收购懒人听书,全面进攻长音频喜马拉雅该颤抖吗?

如今腾讯音乐再出手收购懒人听书,全面进攻长音频赛道,腾讯来了喜马拉雅们该颤抖吗?

播客:“播”了就有“客”吗?

播客:“播”了就有“客”吗?

播客,是一场慢生意,就像龟兔赛跑,即便是负重前行,但坚持了就一定会赢。

知识付费二次起风?

知识付费二次起风?

要为用户创造价值,就要脚踏实地,提升自己的内容和服务质量,而不是靠营销收割用户。

为什么所有的阅读平台,都开始布局电子阅读器了?

为什么所有的阅读平台,都开始布局电子阅读器了?

kindle的诞生是对传统纸质图书市场的颠覆,那么国产巨头们的厮杀,应该算是对阅读市场的二次革命。

2019人人都是vlogger,2020人人都在录播客

2019人人都是vlogger,2020人人都在录播客

如同Vlog由Blog演变而来,由broadcast演变而来的podcast也在2020年开始上演同样的故事——因为制作门槛低从而吸引更多的人进入,但规模化的盈利始终困难,看上去的内容蓝海却迟迟得不到

4个月消失18885家,在线教育开启死亡竞速​

4个月消失18885家,在线教育开启死亡竞速​

烧钱之后,下一站在哪里?

中国用户量1500万,“知识免费”多邻国Duolingo是认真的

中国用户量1500万,“知识免费”多邻国Duolingo是认真的

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到3225.7亿元,并可能在2020年迎来加速增长

在线教育赛道现在很疯狂

在线教育赛道现在很疯狂

在线教育这场仗可能越打越大,而现在,没有谁敢说已经熬出了头

喧嚣背后,B站离“疯牛病”还有多远?

喧嚣背后,B站离“疯牛病”还有多远?

别让现在的喧嚣最终换来一地鸡毛,否则B站只能染上“疯牛病”

在刀尖跳舞的喜马拉雅

在刀尖跳舞的喜马拉雅

在内容领域,维持一个平台的活力依靠的是完备和健康的生态环境

知乎“媒体化”:岔路口的艰难抉择

知乎“媒体化”:岔路口的艰难抉择

内容根基与激进商业化,二者能否把握平衡关系知乎的未来

直播的舆论场,知乎的新边界

直播的舆论场,知乎的新边界

在中文互联网世界,我们已经很少看到有序的论辩,更多是杂乱无章的撕逼。这种侵占公共舆论资源的内容过多,无疑是某种戕害。

知识赛道悖论之年:“娱乐至死”的抗争

知识赛道悖论之年:“娱乐至死”的抗争

“知识就是力量”到底仍然是互联网的核心秩序。信息与非我信息的洗礼中,我们都会是穿越黑暗的孩子。

知乎危险进化

知乎危险进化

戴维·温伯格在他的著作《知识的边界》中写道:“当知识变得网络化后,房间里最聪明的那个,已经不是站在屋子前头给我们上课的那个,也不是房间里所有人的群体智慧。

知识付费的“基本盘”发生巨变

知识付费的“基本盘”发生巨变

一开始大家还把知识付费(或者说“知识经济”或者“知识服务”)当做是头部自媒体的商业模式,甚至不乏激烈的“割韭菜”或者“忽悠”之类的批评,但2018年以来知识付费话题性已消失的差不多了。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