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
出行大败退:这一年,我下载了8个打车APP还是叫不到车

出行大败退:这一年,我下载了8个打车APP还是叫不到车

出行领域的洗牌从2017年就开始了,一家或几家独大的格局早就形成,但到2018年,行业在发展逻辑和方向上又进行了更深度的洗牌。结果就是,一些故事可能讲不下去了。

资本、流量和造神:共享单车的风向标

资本、流量和造神:共享单车的风向标

共享单车的出现和兴起具有非常明显的风向标意义,而更多地,共享单车代表的是一个时代的落幕。

共享单车一地鸡毛

共享单车一地鸡毛

共享单车的故事写到今天,除了一地鸡毛,最有价值的部分莫过于硬生生活成创业失败样本,那一堆堆城市垃圾和一批批死亡名单仿佛在传递一个教训:创业者如何在商业欲望与资本意志中一步步迷失自我。

告别摩拜

告别摩拜

王慧文在内部信中表示,目前美团APP和摩拜APP均支持扫码骑车,未来摩拜单车品牌将更名为美团单车,美团APP将成为其国内唯一入口。至于更名过渡期有多长,美团方面并未明确。

从独角兽到千万用户追着退押金, ofo难道彻底败了?

从独角兽到千万用户追着退押金, ofo难道彻底败了?

从一个令所有互联网从业者都为之狂欢的独角兽,到被千万用户追着退押金,ofo究竟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在当下的这种危机情况下,ofo还有机会成为下一个滴滴吗?

结束超限战:哈啰单车的2018逆袭

结束超限战:哈啰单车的2018逆袭

共享出行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做公益”的胡玮炜套现走了,戴威还在苦撑

“做公益”的胡玮炜套现走了,戴威还在苦撑

我干了十几年互联网,共享单车这一役堪称单位时间内成长最高速、资本最密集、巨头最扎堆、形势最复杂、变化最诡谲。

摩拜胡玮炜 VS. 小黄车戴威:人生赢家与败军之将差别在哪?

摩拜胡玮炜 VS. 小黄车戴威:人生赢家与败军之将差别在哪?

诚如胡玮炜曾经所言,共享经济仅仅是一个开始,未来的出行市场还有很多很多变化的可能性。然而,不是每一个玩家都能坚持到最后,有些人注定只是起了大早却赶了晚集。

赶走那个“创始人”

赶走那个“创始人”

陈道明有句话说的好:上山的人永远不要瞧不起下山的人。

给ofo最后的敬意

给ofo最后的敬意

ofo还在迷雾中,戴威也成了老赖。

小黄车:生于风口,死于理想

小黄车:生于风口,死于理想

失去了优势的小黄车或许早已经明白了,市场规则掌握在谁的手中。

深度!ofo众叛亲离:押金难退、内斗开除员工、拖死小工厂

深度!ofo众叛亲离:押金难退、内斗开除员工、拖死小工厂

共享单车原本应该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情。但是企业疯狂的投放和竞争,不是促进了这个行业,反而伤害了自行车行业。

谁杀死了小黄

谁杀死了小黄

于小黄车来说,一个人的一腔孤勇,却硬要拉上整艘船和全体船员陪葬,这才是最大的可悲之处。

共享单车生死存亡,ofo如何走到现在这一步

共享单车生死存亡,ofo如何走到现在这一步

戴威曾尝试以售卖车身广告以及取消免押金政策进行自救,但以失败告终。作为创始人,戴威不愿意承认失败,不愿意将ofo的控制权交于别人,这样反而造成了更大的资源浪费。

近百万台共享充电宝因侵权或面临清场 街电何去何从?

近百万台共享充电宝因侵权或面临清场 街电何去何从?

在这个领域里,科技、专利、创新成为越来越常被提及的词汇,成为企业“硬核”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谁杀死了ofo?

谁杀死了ofo?

第一次看到ofo时,简单的校园模式一天可撑起200万单,一年收入3亿多元人民币,利润3000万-4000万元。朱啸虎只是简单地认为“在A股上市没问题”。

千万排队10亿退款,共享单车ofo的荣光与溃败

千万排队10亿退款,共享单车ofo的荣光与溃败

共享单车在2018年的谢幕和期间种种挣扎,意味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纯粹烧钱求增长行为的结束。希望未来VC提供融资不是给社会提供一堆没人用的废品,也并非让企业烧出一个无底洞,而应是得到一个自我造血的商业模式

40年100人,凭什么这些企业家上榜?

40年100人,凭什么这些企业家上榜?

展望未来,只有公司全球化才能真正提高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影响力,而更多全球化品牌的出现,则会真正提高中国人在世界上的自信。

去ofo总部也不能现场退押金,最新进展来了

去ofo总部也不能现场退押金,最新进展来了

对在寒风中等待两个小时的用户来说,除了要回自己的应得利益,很多时候不过是想要一个说法。“我开车来停车费几十块、吃饭几十块,难道真是为了要那99块钱的押金吗?”一位用户在排队时抱怨道。

生于共享,死于独享——共享单车之生死论

生于共享,死于独享——共享单车之生死论

事物要按照客观规律发展!共享经济就应该遵循共享经济的发展规律。共享单车以共享之名,享独享之实,终将失败。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