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革命
工业AI化蓄势爆发

工业AI化蓄势爆发

新基建风口下,以数字化、网联化、智能化为方向的新工业革命蓄势爆发

能发明会创造的AI,能否拥有专利权?

能发明会创造的AI,能否拥有专利权?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已经就“AI专利权”开始调研,希望对现行专利制度和AI的发明专利之间的冲突提出改进意见。我们只希望这些讨论未来真的有一些实质性进展。

芯片破壁者(一):从电子管到晶体管“奇迹”寻踪

芯片破壁者(一):从电子管到晶体管“奇迹”寻踪

而芯片正是由半导体集成电路来实现的,而集成电路最基本的物理单元就是晶体管。晶体管,就是我们从物理世界通向数字世界的“细胞”

国际技术限制大背景下的“阳谋”,底层技术创新成突围硬指标

国际技术限制大背景下的“阳谋”,底层技术创新成突围硬指标

在美国接二连三动用技术大棒对中国科技发展进行无端打压下,原本深藏于我们内部的 “国货自强、掌握核心科技、自主可控”意识,正被前所未有的唤醒,并迅速转化为产业实践

新基建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七大关键领域释放新一轮红利

新基建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七大关键领域释放新一轮红利

在政策的加持下,我国工业互联网市场规模有可能进一步扩大,发展空间超乎想象

科技向善进入“深水区”

科技向善进入“深水区”

从商业角度,科技向善所追求的用户长期价值和社会福祉最大化,有可能成为商业竞争中的新竞争力。

张小龙与扎克伯格的沉思

张小龙与扎克伯格的沉思

上一个十年社交媒体泛滥带来的信息过载接下来会不会使得更私密的社交工具诞生,人们因此可以通过圈层化的社交方式,回到更窄、更小圈层的社交之中?

回眸金融科技2019

回眸金融科技2019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从1785年开始,长达200年三次工业革命的技术演进,推动了全球金融互联网的建立。

中国烟草往事

中国烟草往事

历史沉浮,身逢不同时代的人们,有着怎样的幸运与不幸,如今多半无从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烟草曾经带给一部分人精神上的欢愉,哪怕只是片刻。

富士康入选“灯塔工厂”计划,郭台铭的这头大象能否起舞?

富士康入选“灯塔工厂”计划,郭台铭的这头大象能否起舞?

代工主业的震荡却使富士康眼下正遭遇成立以来最大的挑战

原来,外卖兴起和人口结构有关

原来,外卖兴起和人口结构有关

比如,中国有两拨人口高潮,日本也出现了几乎相同的人口高潮,而这样的现象,不仅在日本和中国,还出现在德国、俄罗斯。进一步去看的话,其实还有波兰、韩国。 这是为什么

平行制造与工业5.0:从虚拟制造到智能制造

平行制造与工业5.0:从虚拟制造到智能制造

近年来,随着《中国制造2025》的推动和深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与工业化深度融合,制造业正面临着向智能制造转变的重大机遇。

“相互保”能否冲击与改变传统保险业?

“相互保”能否冲击与改变传统保险业?

截止到目前,相互保参保人数已超过1600万。它能够在短期内吸引这么多人参与,恰恰说明大众对保险保障的需求是迫切的,由此可见互助式保险行业在未来的发展潜力也是巨大的。

中国高铁,光荣与梦想 | 在这里读懂中国

中国高铁,光荣与梦想 | 在这里读懂中国

自工业革命后,铁路就成为了强盛的标配,今日印度之所以一直无法实现真正的现代化,原因之一就是连铁路系统都没有完善。

直击技术新风口:看AI如何助力泛娱乐产业破局

直击技术新风口:看AI如何助力泛娱乐产业破局

泛娱乐市场瞬息万变,但无论行业面临怎样的挑战,用户对于高质量产品和优质内容的需求是始终不变的。

央视《对话》专访5位民营企业家 畅谈民营经济运营历程

央视《对话》专访5位民营企业家 畅谈民营经济运营历程

四十年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揭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四十年来我们走出封闭愚昧,突破社会藩篱,创造了不可思议的四十年辉煌成就。

大数据时代,个性化定制助推中国制造业创新升级

大数据时代,个性化定制助推中国制造业创新升级

在当前工业制造业发展过程中,各个企业为能够得到更好发展,必须要对大数据进行合理有效应用,应当在分析大数据应用现状基础上,在工业制造企业生产及营销过程中有效应用大数据。

人口红利渐行渐远 人工智能红利走来

人口红利渐行渐远 人工智能红利走来

中国的人口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自1970年开始,中国年均人口增长率就在逐步放缓,预计2020年将低至0.5%,2030年将降至0.1%,2040年之后将进一步降至-0.1%,进入负增长阶段。

为什么说下一波“商汤们”会诞生在新零售?

为什么说下一波“商汤们”会诞生在新零售?

对于新技术一代而言,比起上述已日渐拥挤的四大竞技场,另一个场景——新零售,也许是一个更黄金的赛道。

深入谈论区块链,十年一记

深入谈论区块链,十年一记

区块链正试图重塑金融体系,使之更安全、更好、更高效。但更重要的是,他们正在为这个破碎的经济体系带来新的信托体系,通过共识协议。假设某个十年里,出现一个价值数以百万亿美元的产业,这一定是不能掉以轻心的。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