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经济
流量见顶背后的网红经济新出路

流量见顶背后的网红经济新出路

从当初的野蛮生长到当下的产业化运作,网红经济的发展已经进入到了发展的快车道。

从内容分享生态,窥见“拼多多”们的社交电商梦

从内容分享生态,窥见“拼多多”们的社交电商梦

社交电商除了“拼团式”购物,想要直接触达用户基础需求,最为关键是内容池的丰富,而这也是商品能否引燃市场的关键因素。

张大奕的如涵要上市了 网红电商究竟是不是个好生意呢?

张大奕的如涵要上市了 网红电商究竟是不是个好生意呢?

用头部网红冲总交易量,和电商挂钩,加入互联网概念,市盈率参考同类企业也可在20余倍,何乐不为。

2018,女性电商开始“花容失色”

2018,女性电商开始“花容失色”

竞争激烈、股市不太景气,让女性电商纷纷按照“小而美”模式找差异化特色,唯品会主打代购去库存平台、聚美优品主打短视频社区电商、蘑菇街主打直播电商。

“导购”进化、捞金与陷阱

“导购”进化、捞金与陷阱

近日,手淘接入小红书进行内测,商品实现与小红书内容的打通,在购买商品界面,消费者可以参照与当前商品相关的小红书内容,小红书的导购内容获得了新方式的呈现。

时势造网红

时势造网红

他们共同搅动了互联网生态。这代凭借网络文学红遍网络的普通人,身上开始展现出了网红最基本的特质:现实世界的普通人、网络世界的宠儿。

微博红人电商制造:张大奕、李子柒们加冕双11女王

微博红人电商制造:张大奕、李子柒们加冕双11女王

随着新生代的崛起,他们的个性化选择势必会带来新一轮消费品牌的更新换代。说不定,红人电商里,就能诞生中国的优衣库和ZARA。

互联网“带货”:一场上浮与下沉的较量

互联网“带货”:一场上浮与下沉的较量

虽然不足多多、困难重重、挑战无处不在,但是不管怎样,有人走出了第一步,就意味着希望正在开启。就像李奥贝纳所说的,“伸手摘星,即使徒劳无功,亦不致一手污泥。”

网红惊醒,南柯一梦

网红惊醒,南柯一梦

在很多人看来,这是网红自己作死,因为在签约时,都有明确提到需要规避的问题,例如裙子的高度、不能抽烟等,合同上规定的很细致。

云集微店、有好东、西好衣裤,社群电商是发展下线还是别有洞天?

云集微店、有好东、西好衣裤,社群电商是发展下线还是别有洞天?

电商行业发展成熟,市场规模逐年扩大,为社群电商的发展,铺平道路,开拓了发展的方向。

当一名被网红“包养”的调音师,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当一名被网红“包养”的调音师,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为博君一笑,掏钱打赏,网红们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甚至除了人是“活的”之外,用户在视觉、听觉上所能够感知到的,有可能都是虚假的。

为什么微博、抖音甚至快手,变现都要借道淘宝?

为什么微博、抖音甚至快手,变现都要借道淘宝?

她们就是可以正大光明发广告,还不被嫌弃。

微博正在被抖音挖墙脚?

微博正在被抖音挖墙脚?

看上去微博从来不求控制任何一个网红,实质上却构成了一定的壁垒,就像微信垄断我们的熟人社交一样。

爆红与过气只有一步之遥,抖音IP热度再不如前?

爆红与过气只有一步之遥,抖音IP热度再不如前?

越是竞争激烈的行业,“草根”达人们的可表现的机会就越多,也就越需要更多的资源投入和行业视角,比其他人更快地找到立足点。

传播“女奴”主义,帮老公“圈钱”,揭秘网红的荼毒商业
原创

传播“女奴”主义,帮老公“圈钱”,揭秘网红的荼毒商业

灰色的情感付费产业链和日渐趋严的网络监管之间,自律是成本最小的答案。

先洗粉,再洗脑,再卖货,然后微商,ayawawa苦心经营的商业帝国

先洗粉,再洗脑,再卖货,然后微商,ayawawa苦心经营的商业帝国

情感教母、网红鼻祖 Ayawawa 凉了。

排队“当托”场面火爆,网红经济是泡沫还是资本狂欢?

排队“当托”场面火爆,网红经济是泡沫还是资本狂欢?

近年来一些网红餐饮店铺一再刷爆网络,店面长长的排队大军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排队的人是真“粉丝”,还是商家安排的“托”?

24岁直播经纪人:我对主播就一个要求,活的、女的

24岁直播经纪人:我对主播就一个要求,活的、女的

明星被人记得,主播却不一定,眼前最重要的,是留下那个经常来打赏的观众。

致敬青年:不喜欢别人叫我网红主播,我是创业者,电商创业

致敬青年:不喜欢别人叫我网红主播,我是创业者,电商创业

年轻的电商主播,正挥洒着他们的青春汗水,在自己的天空下大放异彩。

短视频平台连触“高压线”,大洗牌后何时才能涅槃重生?

短视频平台连触“高压线”,大洗牌后何时才能涅槃重生?

总的来看,短视频作为碎片信息的新载体已经不可或缺。或许在渡过此次生死劫后,短视频平台仍然有望迎来新生。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