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行业
腾讯、喜马拉雅退出,小鹅通未来更不乐观

腾讯、喜马拉雅退出,小鹅通未来更不乐观

教培市场

在线教育低头,猿辅导皇冠要掉

在线教育低头,猿辅导皇冠要掉

泡沫挤出效应之下,猿辅导不再有绝对优势

智能教育硬件的大竞争时代

智能教育硬件的大竞争时代

智能硬件

在线教育只有两条路

在线教育只有两条路

在线教育一地鸡毛

跟谁学,学坏了?

跟谁学,学坏了?

跟谁学的“至暗时刻”。

在线教育:请慢下来

在线教育:请慢下来

无论是加大创新力度还是提高教学品质,都是一个需要长期坚守的过程,也是各大平台必须面对的问题。

在线教育企业疯狂烧钱,谁来为它们降温?

在线教育企业疯狂烧钱,谁来为它们降温?

靠钱烧出来的热潮,注定是不能长久维持的。

网易有道新财报:在线教育的表面风光

网易有道新财报:在线教育的表面风光

若不能尽快创新,打造自己的绝对差异度,未来一段时间内难免还要陷在在线教育行业营销混战中,延续亏损状况

在线教育赛道现在很疯狂

在线教育赛道现在很疯狂

在线教育这场仗可能越打越大,而现在,没有谁敢说已经熬出了头

在线教育的“循环游戏”

在线教育的“循环游戏”

过度聚焦于烧钱获客换来的漂亮数据,缺少对课程的打磨和用户的精细化运营,最终在潮水涌起和褪去的轮回中一次次随波逐流

疫情“风口”下没有躺赢,做好互动体验才是在线教育的核心拐点

疫情“风口”下没有躺赢,做好互动体验才是在线教育的核心拐点

在这样的运营形态下,理论上可以最大化做到每一堂课的活跃度都维持在效果最佳的状态,学生可及时与教师互动,并获得有针对性的回应,教师也可深入了解每一位学生的即时需求。

集体“裸考”之后,在线教育没有“热度”

集体“裸考”之后,在线教育没有“热度”

师者不仅需要传道授业解惑,更在于育德立人。在线教育作为现有教育体系的补充自然有正向意义,作为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的补位方,在线教育让“国家队”越来越重视教育的信息化。

新型肺炎下的互联网“新拐点”

新型肺炎下的互联网“新拐点”

可以预见的是,当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结束后,人们会再度变得忙碌起来,时间也会回到碎片化的状态。

风口创业者的这一年
原创

风口创业者的这一年

风口上肯定会有很多公司都希望挤进去,或者想在里面有充分的竞争,在这种竞争下,产生一些过激的打法其实也很正常。

4000亿K12教培市场,在线教育可以分多少

4000亿K12教培市场,在线教育可以分多少

成熟市场的产业链通常非常明晰,上、中、下游各司其职。商品市场发展的自然规律本身就是供给方和需求方长期市场匹配的结果。

股价大跌82%、5年亏损26亿,学历教育第一股怎么了?

股价大跌82%、5年亏损26亿,学历教育第一股怎么了?

有行业内人士曾指出,尚德的商业模式与其学历教育、职业教育的业务模式也有很大关系。因为学历自考培训的课程并不需要用户学会某些技能,大多数人是奔着拿证去的,对课程含金量的要求没那么高。

手握流量与名师,网易有道能否实现丁磊的“教育梦”?

手握流量与名师,网易有道能否实现丁磊的“教育梦”?

在获客成本已显著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的情况下,降低教师分成比例已成为有道实现盈利的前提。有知情人士向界面教育透露称,目前有道已着手准备与部分即将续约的教师团队商谈新的合作方式。

下沉!下沉!教育公司在向下沉市场战略突围!

下沉!下沉!教育公司在向下沉市场战略突围!

值得注意的是,合肥市和济南市也有教育公司的身影,济南市共有41所高校,其中师范类学校就达到了3所,师资充沛。以及相对低价的生活成本可能也是教育公司看中的原因了。

在线教育大变局,巨头操控「割据战」

在线教育大变局,巨头操控「割据战」

这是一个更大的科技红利时代,教育产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将突破3亿人,市场规模将突破4330亿元。

K12在线教育暑假低价班大战结束:学生拉来了,接不住!续费率成为分水岭

K12在线教育暑假低价班大战结束:学生拉来了,接不住!续费率成为分水岭

但这个暑假烧掉的资本,大大推高了各家获客成本,也让不少投资人急红了眼。尤其是,梳理多家在线教育平台的融资记录,会发现背后不乏一些共同的投资方。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