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产业
猫眼上市后的第一份财报:不安与野心同在

猫眼上市后的第一份财报:不安与野心同在

内容制作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那么企业的现金流能否长期保持正向是尤为重要的一个考量点

“公敌”Netflix何以绝地逆袭奥斯卡?

“公敌”Netflix何以绝地逆袭奥斯卡?

Netflix的出现更像是一场激起好莱坞由外向内变革的诱因,与其敌视,不如以包容的姿态学习。

拒绝创业

拒绝创业

窘迫、艰难,承受巨大的压力……即是如此,为什么要创业?

押宝流浪地球,成为股市赢家,马云的阿里影业到底是怎么炼成的?

押宝流浪地球,成为股市赢家,马云的阿里影业到底是怎么炼成的?

在互联网、流量、IP、资本的轮番助力之下,阿里影业成功地实现了自己的跨界,这才是马云胆敢做电影的底气所在

尚未盈利就赴港上市 猫眼娱乐值得投资吗?

尚未盈利就赴港上市 猫眼娱乐值得投资吗?

猫眼娱乐未来是想走垂直化发展路:通过借助在线票务平台的流量入口,在电影产业链的上下游拓展延伸,深耕投资出品、宣发以及衍生品销售等。

八大关键词深度解析2018年电影市场的风雨飘摇

八大关键词深度解析2018年电影市场的风雨飘摇

回顾2018年电影市场,不难发现,唯票房论破了,低价策略破了,低门槛产出模式也破了,能否达成600亿票房的小目标似乎已经不再那么重要。毕竟在影视寒冬之下,进行影视工业化升级,促进成熟市场运作才是关键。

关停140家,欠债4亿,星美影城这场“生死劫”过得去吗?

关停140家,欠债4亿,星美影城这场“生死劫”过得去吗?

对于星美这家企业来说,天时产业发展竞争激烈,地利在自己的高杠杆大跃进下损失殆尽,人和却因为自身的内部管理混乱难以形成合力,星美不仅错失了大好的发展希望,如今也正在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

今年600亿票房几无悬念,我们是否有机会畅想千亿市场?

今年600亿票房几无悬念,我们是否有机会畅想千亿市场?

总体而言,在现有体系和受众消费习惯下,想要观影人次与总票房大增并不容易,但是增加少部分增量人群、提高频次,都是提升票房的有力措施。

王健林迪士尼梦碎

王健林迪士尼梦碎

从缔造2000亿影视帝国到4个跌停、市值大幅缩水,万达电影在2年半的时间里,与影视行业一同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的跌宕。

成功就是一种精神病

成功就是一种精神病

苹果 iTunes 播放音乐时的视觉效果,有些和嗑药之后看到的迷幻世界很相似。

告别搜狐:大鹏和中国网络视频的最好时光

告别搜狐:大鹏和中国网络视频的最好时光

草根励志青年大鹏,离开了他奋斗成名的地方搜狐视频。2004年4月22日到2018年11月1日的时间戳,标记了大鹏与搜狐14年的缘分。

英雄造梦工厂“停业”:斯坦李和他百亿漫威世界

英雄造梦工厂“停业”:斯坦李和他百亿漫威世界

在斯坦·李老爷子的不断努力下,漫威不仅成为了漫画界顶级的存在,更是在电影方面开创出了宏大的漫威电影宇宙(MCU)体系。

从蹭IP到造IP,精品化路线会是网大致胜市场的法宝吗?

从蹭IP到造IP,精品化路线会是网大致胜市场的法宝吗?

互联网的发展深刻改变了一切产业,包括电影。在主流院线电影之外,国产网络大电影(简称网大)以另外一种姿态野蛮生长着,探索着电影市场另外的可能性。

做《古剑奇谭》的阿里影业,七成市值是如何蒸发掉的?

做《古剑奇谭》的阿里影业,七成市值是如何蒸发掉的?

影片质量不及预期,大盘票房下挫明显,大概是不少人对今年国庆档影片的共同感知。

大逃杀之后的互联网影业:成军三年,腾讯影业提速

大逃杀之后的互联网影业:成军三年,腾讯影业提速

2018年以来,限古令、天价片酬、资本退潮、IP失灵、票补取消等一系列的不利消息,都使得影视产业看起来没那么美好。

从《泰坦尼克》到《药神》《西虹市》《碟6》:暑期电影巨变二十年

从《泰坦尼克》到《药神》《西虹市》《碟6》:暑期电影巨变二十年

二十年倏忽而过,暑期档依然是影人必争之地。只是无论是电影内容、宣传发行还是资本运作,一切都变化得太快、太大。

黑帮不看黑帮片

黑帮不看黑帮片

中国就没有黑社会,cosplay须谨慎。

阅文的“中国漫威”梦,能走成吗?

阅文的“中国漫威”梦,能走成吗?

阅文集团或许不是第一个“漫威模式”的模仿者,却是如今最有希望的一个。

知识分子黄渤

知识分子黄渤

人生愿景实现,最好的祝愿应该莫过于:“愿你有一出好戏吧。”如今看来,《一出好戏》怕是要重新定义黄渤的人设。

徐克赢了观众,但《狄仁杰之四大天王》却输给了市场

徐克赢了观众,但《狄仁杰之四大天王》却输给了市场

只有徐克,也只能是徐克。经历了“很姜文”后,“很徐克”上映。然而,单日票房和《西虹市首富》差距越来越大,这一切是因为古装大片的式微吗?溢美之词随处可见,市场反响却平静如水。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