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海外撤退
ofo毁于股东一票否决权?投行老司机开扒股权投资红与黑

ofo毁于股东一票否决权?投行老司机开扒股权投资红与黑

最近,小黄车ofo退押金排起的线上长队,可能是人类退货历史上最长的队伍了——超过1200多万人被波及。很多人由此感叹,这竟是我这辈子排过最长的队,存款还没过七位数,排队已经超过七位数了。

谁杀死了ofo?

谁杀死了ofo?

第一次看到ofo时,简单的校园模式一天可撑起200万单,一年收入3亿多元人民币,利润3000万-4000万元。朱啸虎只是简单地认为“在A股上市没问题”。

去ofo总部也不能现场退押金,最新进展来了

去ofo总部也不能现场退押金,最新进展来了

对在寒风中等待两个小时的用户来说,除了要回自己的应得利益,很多时候不过是想要一个说法。“我开车来停车费几十块、吃饭几十块,难道真是为了要那99块钱的押金吗?”一位用户在排队时抱怨道。

小黄车无法在线退还余额 累计负债达64.96亿 这一次ofo真的要凉了吗?

小黄车无法在线退还余额 累计负债达64.96亿 这一次ofo真的要凉了吗?

2018年初,ofo的负债表显示,彼时ofo整体负债为64.96亿元,其中,用户押金为36.50亿元,供应链为10.20亿元。

退不了款的ofo,不能了的资本局 | 一点财经

退不了款的ofo,不能了的资本局 | 一点财经

摩拜归入美团麾下,平稳着陆,声量日小;ofo则正处于阵痛和动荡期,艰难求生。

ofo的敦刻尔克

ofo的敦刻尔克

ofo去意已决,它走进了自己的敦刻尔克时间。

ofo关闭美国业务,开启海外大撤退?

ofo关闭美国业务,开启海外大撤退?

7月19日,ofo宣布关闭美国的多数业务,这是一个月内关闭的第五个海外国家业务,这背后究竟是战略调整还是大逃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