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改编
腾讯影业的IP造风运动,是时候结束了

腾讯影业的IP造风运动,是时候结束了

什么叫硬通货,选题硬,角色硬,作品硬,主创硬,受市场欢迎,观众认可,符合艺术规律和市场规律的作品,经得住历史和人民的检验的作品,才是真正的硬通货。

2019,欧美圈粉丝进入贤者时间

2019,欧美圈粉丝进入贤者时间

我们与这些欧美圈IP告别之际,本土IP何时能站起来说声你好。

动漫版宫心计:快看漫画VS动漫之家

动漫版宫心计:快看漫画VS动漫之家

动漫市场正处于快速发展期,犹如大浪来袭,谁能在这场大浪中不被淘汰,还有待比较。

遭遇“经济危机”的阅文集团

遭遇“经济危机”的阅文集团

从来没有一个网文大神的作品影视改编会受到如此的重视——《将夜》和它的作者猫腻寄托着阅文集团的泛娱乐化的大梦想;但,现实很骨感…

再见“漫威之父”:好莱坞彩蛋王的英雄人生和非凡遗产

再见“漫威之父”:好莱坞彩蛋王的英雄人生和非凡遗产

2018年11月12日,美国漫威公司网站上挂出了漫画界元老级人物斯坦·李(Stan Lee)的黑白头像,并将上述斯坦·李的自述作为页首。

游戏厂商为什么都爱“不务正业”做动画?

游戏厂商为什么都爱“不务正业”做动画?

让玩家产生共鸣,为游戏带来收益,才是在线游戏跨媒体企划最根本的目的,与其去做一部大家眼里的“神作”,还不如去做一部玩家心中的“佳作”。

影视入冬,编剧休克

影视入冬,编剧休克

要活到春天,先要度过严冬。如何应对当下这股急剧变化的浪潮?大家频繁提到的词是“观望”。

《李茶的姑妈》预估票房从23.21亿跌至6.62亿,开心麻花2018国庆档冠军梦碎了

《李茶的姑妈》预估票房从23.21亿跌至6.62亿,开心麻花2018国庆档冠军梦碎了

作为国庆档常客的开心麻花,在2018年十一假期听到的大概都是破碎的声音。票房破碎,口碑破碎,头号喜剧工厂神话破碎。开心麻花的第五部电影《李茶的姑妈》出师不利,上映前一天预售票房仅仅只有4000万。

“快”与“慢”的艺术,网络文学的“后IP时代”

“快”与“慢”的艺术,网络文学的“后IP时代”

一定程度上来说,IP渐冷反而是件好事,当整个市场趋于理性,反而为真正优质的IP提供了更加健康和公平的市场环境。

开心麻花的三级火箭

开心麻花的三级火箭

整个开心麻花内部就像一个大型试验场,众多与喜剧内容相关的项目在此孵化,试错与验证交替发生,成功后独立发展,失败后另寻方向。

据说横店都在学,如何显得剧组很有钱

据说横店都在学,如何显得剧组很有钱

相较于大成本、求稳的电视剧,中小成本网剧具有更多的灵活性和创作空间,成为黑马高发区。

耽美IP:少女的梦幻岛,游走在禁忌边缘的“甜头”市场

耽美IP:少女的梦幻岛,游走在禁忌边缘的“甜头”市场

文化的创新,应当是基于整个故事和人物的创新,这样才会有更多新题材的出现。

漫画改编的上半年

漫画改编的上半年

对动漫公司来说,变现永远是最重要的问题之一。

暑期剧集争夺战,优酷上演IP改编剧“帽子戏法”

暑期剧集争夺战,优酷上演IP改编剧“帽子戏法”

如果说2017年的网剧市场是高潮迭起、呈龙争虎斗之势,那么2018上半年呈现更多的则是于平淡中显惊雷——市场以中小IP、主打圈层的剧集为主,呈现出多元化的争鸣格局。

从《镇魂》高举“兄弟大旗”到《陈情令》强拆“男男CP”,耽美的求生欲越来越强

从《镇魂》高举“兄弟大旗”到《陈情令》强拆“男男CP”,耽美的求生欲越来越强

得腐女者得天下,因为“她经济”的市场潜力堪称无限大。

《流星花园》哑火,《金秘书》爆红,“神还原”才是“漫改剧”的命门
原创

《流星花园》哑火,《金秘书》爆红,“神还原”才是“漫改剧”的命门

韩剧《金秘书为何那样》上线仅两集就在豆瓣拿下了8.6的高分,这部被观众称为漫画“神还原”的偶像剧,也为国内的漫改剧创作提供了新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