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平台
电商直播行业头部“出圈”马太效应显现,跨界主播入局构建新格局

电商直播行业头部“出圈”马太效应显现,跨界主播入局构建新格局

疫情影响了人们的生活方式、消费习惯,直播成为这种背景下的弄潮儿不足为奇,但生活总要回归常态,这种“新型电视购物”也会回归常态

从听音乐到玩音乐,Z世代的音乐大变局

从听音乐到玩音乐,Z世代的音乐大变局

如果通过恰当的产品创新释放出年轻人的创造力,就有可能建构起一个「以音乐作品为核心」的内容社区

新歌《Mojito》日销千万 周杰伦会是付费音乐的未来?

新歌《Mojito》日销千万 周杰伦会是付费音乐的未来?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劣势者效应下,B站等短视频平台UP主“卖惨”吸睛又吸金?

劣势者效应下,B站等短视频平台UP主“卖惨”吸睛又吸金?

善良就像氧气,当它存在的时候,我们可能从来不想它。但当缺了它的时候,我们将难以呼吸

短视频的未来不是网红

短视频的未来不是网红

在看似充满机会的赛道上,其实竞争惨烈,机会是最少的,是最坏的选择。而在很多人看不上的缝隙里,却能找到最好的商业模式

从后浪到搜索大数据里的新青年,谁更真实?

从后浪到搜索大数据里的新青年,谁更真实?

何冰也曾是青年,以成功中年人的身份如同薪火相传般对后浪族释放饱和的善意。前浪们在批评的那个后浪的时候,何尝不是以躬身之态入局,指导那个曾经的自己?

直播真的能拯救一切吗?

直播真的能拯救一切吗?

从中长期来看,5G、VR/AR等技术的逐步成熟和普及,线上购物会有包括直播在内的更多新形式出现,线上消费的体验也会更加贴近线下甚至是超越线下体验。

 罗永浩、董明珠同台PK,一个千万一个23万,董明珠为啥差那么多?

罗永浩、董明珠同台PK,一个千万一个23万,董明珠为啥差那么多?

如果我们仅仅从数据的角度来说,数据说话董明珠的确在直播成绩上远逊于罗永浩,很多人不禁疑惑,为什么同是大流量网红级的企业掌门人,为啥他们两人会差的那么大呢?

争夺时长:互联网的秘密无限战

争夺时长:互联网的秘密无限战

淘宝没有选择“坐以待毙”,而是很早就察觉了这一趋势。自2015年开始,淘宝App上相继上线了“淘宝头条”、“微淘”和电商直播等功能,这些其实就是淘宝版的“今日头条”和“微博”。

从

从"替代品"到"互补品":长、短视频平台的"竞合游戏"

竞争格局一直在变,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用户价值方面,短视频与长视频平台间有着协同性,彼此又很难真正切入对方腹地,因此,未来双方阵营有着携手向前的可能性。

缺乏人货场的抖音直播,凭什么可以联合罗永浩对抗李佳琦?

缺乏人货场的抖音直播,凭什么可以联合罗永浩对抗李佳琦?

彼之蜜糖,吾之砒霜。当越来越多的平台开始尝试直播卖货,却很难成为第二个淘宝,只有从人、货、场三者上某一个元素超越淘宝才有可能分一杯羹,场是没戏了,货和人还有喜欢。

从“追星”到“饭圈”:人类偶像崇拜发展简史

从“追星”到“饭圈”:人类偶像崇拜发展简史

一个健康追星的人,能够在与偶像的“准社交”中汲取能量,忘却烦恼,回归现实世界时也会更加充满力量。同样,一个优秀的媒体也应该在资本和公器之间筑起“防火墙”。

2020,线上演出元年?

2020,线上演出元年?

在音乐直播平台的「营业」,能够维护自己原本的粉丝,甚至还会吸引一些潜在观众,它大大降低了认知门槛。同时,比起线下的入场成本与不可控的风险,线上演出更「轻」更灵活。

云蹦迪:伪风口,真狂欢

云蹦迪:伪风口,真狂欢

从线上音乐节到线上云蹦迪,目前受影响严重的线下演出也只能采取这样一种不是办法的办法,营销意义更大,只能静待疫情结束,再将这些营销价值转化为最终的收入,但注定有很多小微公司等不到那天的到来。

2020社交战场能否再起风云?

2020社交战场能否再起风云?

创业者已经很难在腾讯生态之外再建一个社交关系网,但社交产品本身并不局限于社交链,甚至在不同场景之中相对应的细分产品都有较大的成长空间。

2020年美妆市场,国货当自强?

2020年美妆市场,国货当自强?

新一代的品牌,是否会面临同样的局面,是否能走得长远,是更大的考验和挑战。毕竟,从营销端,尽管李佳琦在一定程度上带火了完美日记,但目前,财大气粗的大品牌们早已成为了李佳琦直播间的座上宾。

火山与抖音合并,创作者的超级红利来了

火山与抖音合并,创作者的超级红利来了

在短视频网红经济井喷的背景下,火山和抖音的融合,在商业化上,对于创作者也是一个契机。

知识付费的“基本盘”发生巨变

知识付费的“基本盘”发生巨变

一开始大家还把知识付费(或者说“知识经济”或者“知识服务”)当做是头部自媒体的商业模式,甚至不乏激烈的“割韭菜”或者“忽悠”之类的批评,但2018年以来知识付费话题性已消失的差不多了。

2020,管窥变革中的中国电影产业

2020,管窥变革中的中国电影产业

未来中国的电影甚至是整个文娱产业,一定将会是基于数据、精耕细作的新产业。新十年的第一个贺岁档也正在发力,不妨拭目以待。

从限高令到冻结令,熊猫之父王思聪用数十亿卖来的教训

从限高令到冻结令,熊猫之父王思聪用数十亿卖来的教训

近些年,互联网投资圈崇尚以亏损换增长的逻辑,在企业尚未建立起自己明确清晰的盈利模式之前,就开始了疯狂烧钱扩张,“风口”论流行,这种浮躁的风气对行业损伤很大。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