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系
张一鸣的“ToB野心”

张一鸣的“ToB野心”

头条能在不经意间让腾讯心慌,张一鸣和他的头条也必然有能力在中国的ToB市场上卷起一番风浪。

阿里投资趣头条,是贷款还是“曲线救国”?

阿里投资趣头条,是贷款还是“曲线救国”?

3月28日晚,趣头条宣布获得阿里巴巴的投资。但这份公告的内容有些模棱两可,难免让有些人对这次“投资”的性质产生了怀疑。这可能也是趣头条股价在当天跳高又回落的原因之一。

也谈张小龙和张一鸣:产品经理的时代结束了?

也谈张小龙和张一鸣:产品经理的时代结束了?

张小龙和张一鸣是两个时代的代表。张小龙身上背负着产品经理们的光荣和梦想,张一鸣代表了互联网的另一种生产形势,用数据和AI取代人,无关个人情感,也无关善与恶。

产品焦虑张一鸣

产品焦虑张一鸣

毕竟,能靠技术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四处开辟新战场,头条的去媒体化焦虑写在脸上

四处开辟新战场,头条的去媒体化焦虑写在脸上

在过去的2018 年字节跳动还在向知识付费、教育、二次元内容社区、长视频、金融等业务扩张,弱化媒体属性。

张一鸣的商业化狂想曲

张一鸣的商业化狂想曲

崛起于五环外的字节跳动,不仅是一家APP工厂,也在“扩张”和“赚钱”之间寻找平衡点。

巨兽头条:兴于技术,也应“敬畏”规则

巨兽头条:兴于技术,也应“敬畏”规则

技术出身的张一鸣,总能在互联网世界里找到那个“缝隙”,只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依赖缺乏温度的技术,并非是长久之策。

张一鸣的App工厂

张一鸣的App工厂

看准一个方向,就多做几个产品,哪个效果好,支持哪个。毕竟字节跳动这家公司具备批量生产App的能力,快速试错的成本已经被压缩到最低。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这家公司就推出3个全新App。现在,任何一个产

今日头条能干掉微信么?

今日头条能干掉微信么?

2018年,今日头条的主角光环愈加强大了。尽管目前今日头条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尚未上市,其实际营收能力和利润能力与BAT也还存在一定的距离,但字节跳动想要赶超BAT的野心已经昭昭了。

字节跳动的飞聊能“起飞”吗?

字节跳动的飞聊能“起飞”吗?

缺少关系网的字节跳动为完善自身商业模式,上线飞聊不难理解,但若与微信同维较量,飞聊也尝不到多少甜头,而它最终能走向何方,我们只好拭目以待。

TMD大变局

TMD大变局

在这波新生力量中,TMD无疑是最有可能挑战BAT的存在,他们的冲击从未停止。在这个领域确实充满无限可能,谁也不能保证稳坐铁王座,只要稍有走神就可能彻底被人甩在身后。

今日头条权杖交给陈林后,张一鸣有更大的野心……

今日头条权杖交给陈林后,张一鸣有更大的野心……

早期的今日头条依靠智能推荐、智能分发形成了一个流量汇集地,以此完成广告变现,现在今日头条正试图在体系内形成分发、拉新、留存的闭环,形成持久而多元的变现能力。

今日头条,推迟战争

今日头条,推迟战争

低调的战法、后发的劣势、App流量瓶颈、内容生态还不足够大而强,以及「基础设施」的薄弱,都是头条小程序继续蛰伏的原因。

万能的小镇市场能否成为悟空问答的救命良药?

万能的小镇市场能否成为悟空问答的救命良药?

悟空问答的一次失利正如塞翁失马一样,并非完完全全是件坏事,也至少有两点收获。一是通过竞争能够发现产品的优劣;二是能够发现未来的发展方向在何处。

在众声喧哗的时代,看王志安、魏武挥、潘乱、曲凯教你如何打造个人IP

在众声喧哗的时代,看王志安、魏武挥、潘乱、曲凯教你如何打造个人IP

信息分发平台的变革,正在将行业推向一个全新的时代,打造个人IP将会变得更加直接。

模仿微博做电商、热搜榜,暴露商业化心切的抖音,是否是“四不像”?

模仿微博做电商、热搜榜,暴露商业化心切的抖音,是否是“四不像”?

头条系忙于沉浸在拿来主义中时,忽视了对自身的反省,没有看到其早已暴露的弊端,这个弊端就是整个头条系的过度封闭。

今日头条瞄准了游戏直播 做啥火啥的神话还能继续吗?

今日头条瞄准了游戏直播 做啥火啥的神话还能继续吗?

曾经用一篇推送文章diss整个游戏行业的今日头条,终于也要进军游戏直播行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