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一体化
腾讯的城市生意

腾讯的城市生意

随着阿里云在上海宣布升级数字政府,腾讯智慧产业总部宣布在长沙落座,浪潮在成都高调发布“智慧城市底座”......有关城市的赛道似乎正变得炙热而动荡。

当城市不再必然走向增长

当城市不再必然走向增长

对于那些资源型城市来说,丰富的矿产虽是得天独厚的优势,但也可能是经济发展的“诅咒”而不是“祝福”,这便是著名的“资源诅咒”效应。之前爆红于网络的鹤岗,便是深陷“资源诅咒”的典型。

城市竞争的中国局

城市竞争的中国局

上海是当仁不让的全国经济中心,彼时第三产业极不发达,所谓经济中心,实质就是国营工业的重心。1980年,上海GDP为311.89亿元,是北京的2.24倍,天津的3.01倍,广州的5.42倍。

美国《科技与未来城市报告》对中国智慧城市建设的启示

美国《科技与未来城市报告》对中国智慧城市建设的启示

城市的诞生与发展离不开科技的进步。蒸汽机的发明和使用、电力的发现和使用、电子科技的发展代表了人类历史上的三次重大科技革命,极大地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推动了世界范围内城市网络的形成。

阿里新零售,“打包”长三角

阿里新零售,“打包”长三角

社会城市是精神性的,它已不仅是一种城市社区的生活规划,而是对人类生活方式的一种伦理性思考和文化性诠释,表达的是一种道德的信仰和对文明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