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体系
K12在线教育的春天还有多远?

K12在线教育的春天还有多远?

K12的教育意义是毋庸置疑的,近两年的亮眼表现依然可圈可点。教育是国之根本,受政策影响很大,其发展受制于政策的方向;同时K12在线教育的用户学习需求广泛、学习过程复杂,只有对用户需求的深度洞悉,专注解

K12在线教育百团大战,结局终将如何?

K12在线教育百团大战,结局终将如何?

暑期历来是K12教培机构使出浑身解数抢夺生源的必争之地,2019年的夏天,也不例外。在暑期正式开始前,各大K12教培机构就已经开始摩拳擦掌,跃跃越试。

双雄逐鹿——好未来与新东方的“攻城略地”之战

双雄逐鹿——好未来与新东方的“攻城略地”之战

相比新东方,好未来的“烧钱”则显得大张旗鼓,其烧钱营销不仅在于其营销成本的提高,更重要的是其不断通过买买买扩大线上版图以及在科研方面的高投入,试图转型为科技教育型公司。

K12教育公司鏖战暑期档:40亿疯狂广告能否烧出小巨头?

K12教育公司鏖战暑期档:40亿疯狂广告能否烧出小巨头?

从5月开始,在线K12教育公司的暑期营销战已经持续了3个多月。8月底,各大在线教育公司将在用户增长情况和转化率上一决胜负。

毛坦厂与衡水,中国教育的两个极端缩影

毛坦厂与衡水,中国教育的两个极端缩影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公平,但却有绝对的不公平。我们从不追求绝对公平,但也不应一昧容忍绝对的不公。

高考暴利产业链:千元买答案,5万保过线,这些人在用1000万考生的前途赚钱!

高考暴利产业链:千元买答案,5万保过线,这些人在用1000万考生的前途赚钱!

有一群人,高考成了他们生财的大金蛋,生意覆盖考前、考中和考后,无形中形成了一条“高考经济”产业链,乱象横生,到处有坑,只看钱办事,不对考生的人生负责!

谎言、套路与真相:K12教育市场为何频频上演跑路事件?

谎言、套路与真相:K12教育市场为何频频上演跑路事件?

预付消费一直是消费维权的热点。中国消费者协会在一份报告中说,预付消费“横跨众多行业,监管难、维权难,群体性消费投诉多发”。

在线教育的市场分析

在线教育的市场分析

2017年我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到2788.1亿元,同比增长26%。根据艾瑞咨询统计,中国在线教育市场2022年将达到4316亿,预测2018年到2020年在线教育市场的增速将达到19.9%。

一块屏幕真的能改变贫困地区学生的命运吗?

一块屏幕真的能改变贫困地区学生的命运吗?

最近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发表了“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引起了广泛转发和评论,报道提到,3年来,贫困地区的200多所学校的7.2万名学生通过网络直播全程跟随成都七中的教学,最后有88人考上清华北大。

三问“这块屏幕”:知识产权、课堂隐私和基层教师前途

三问“这块屏幕”:知识产权、课堂隐私和基层教师前途

在教育职权终将完全让渡给电子设备之后,留守于中国广袤国土上的老师们,将会成为孩子真正意义上的心灵和精神的引路人,却完全不损这一职业的伟大。这就是我能期待的最好结果。

教育分期:摒除浮躁,大有可为

教育分期:摒除浮躁,大有可为

消费正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截止2018年9月末,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78%,较去年同期提升了14个百分点。

人工智能会终结就业吗?

人工智能会终结就业吗?

人工智能是不是个好东西,很多人都拿不准。但是很多人却都担心,会不会有一天会因为人工智能失业?

花了十年,我把房子从北京买到了香港

花了十年,我把房子从北京买到了香港

租房、买房、换房,在这三件事上只要走错一步,就是天堂与地狱的区别。十年买房,从北京买到香港,我到底经历了什么?

少儿英语教育的巴别塔和新棋局

少儿英语教育的巴别塔和新棋局

语言教育在今天中国家庭愈加追求国际化教育的环境下,早已经不满足于应试教育的窠臼,逐渐具备巴别塔——真正用于沟通的性质。这个赛道因此呈现了新的棋局。

当AI邂逅少儿经济:如何才能C位出道?

当AI邂逅少儿经济:如何才能C位出道?

少儿市场很奇特,虽然该群体没有消费能力,但是消费市场却数以万亿,此前,某网站发布了一个关于城市女性消费报告及消费预期的调查,其中最大的一笔支出就是“孩子教育”,占比高达45.6%。

能改变应试教育的,或许是AI

能改变应试教育的,或许是AI

2018年虽然被看作是互联网和资本的寒冬期,但却依旧可以看到教育投资热潮。巨头、资本、创业者在寒冬中蠢蠢欲动,为春天到来提前播种。

AI人才缺口巨大,人工智能是否要从本科生抓起?

AI人才缺口巨大,人工智能是否要从本科生抓起?

就今天的AI来说,是否能为四五年后,以至于长期投入社会的大量人才提供就业机会?这可能谁也说不好。

视光眼保健,人才缺口30万——记北大眼视光学院院长赵明威教授采访
原创

视光眼保健,人才缺口30万——记北大眼视光学院院长赵明威教授采访

在我国,5岁以上,近视眼人口约4.5亿,青少年近视俨然成为严重的社会公共卫生问题。在如此严峻形势之下,我国合格的眼视光人才严重匮乏,缺口近30万。

谁说寒门再难出贵子,我们努力到了改变下一代层次的地步了吗?

谁说寒门再难出贵子,我们努力到了改变下一代层次的地步了吗?

网上一直流传着两个说法,一个是寒门再难出贵子,另一个则是考过高富帅,到底我们该怎么理解这些说法,知识与改变命运的关系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