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101》
告别为爱发电追星收入百万,靠追星创业靠谱么?

告别为爱发电追星收入百万,靠追星创业靠谱么?

相信大部分人追星的初衷都是为了爱好,但是如果一开始就带上“盈利”的色彩,那么这样的爱好就不那么纯粹了。同样,粉丝依托追星所产生的这些商业行为仍然都是一个灰色地带。

腾讯触底了吗?

腾讯触底了吗?

腾讯坐拥数据矿山,算法的突破将给它带来巨大的增长空间,资源不物尽其用岂不可惜。

从diss吴亦凡到保卫李一桐:虎扑直男究竟是种什么样的存在?

从diss吴亦凡到保卫李一桐:虎扑直男究竟是种什么样的存在?

虎扑上每场关于性别议题的争论,都是当下中国社会性别矛盾的缩影。

创造101陷集资风波,谁来当养成系综艺节目的管事家长?

创造101陷集资风波,谁来当养成系综艺节目的管事家长?

从“C位出道”到“土创凉了”的舆论转向,《创造101》只用了不到半个月时间。但集资风波究竟是真是假?谁该为集资风波负责?

娱业观察丨隐匿在叔圈、姨圈里的新流量法则
原创

娱业观察丨隐匿在叔圈、姨圈里的新流量法则

2018年,叔圈和姨圈集体出征,观众开始重新挖掘宝藏中年,带领叔圈姨圈的中生代演员迎来他们的事业第二春,就如山争大叔所说的,老树也能开新花。 叔圈、姨圈101,你pick谁?

孟美岐VS蔡徐坤?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女孩潜在带货力揭秘

孟美岐VS蔡徐坤?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女孩潜在带货力揭秘

当《偶像练习生》在综艺圈炸出了大水花后,未踩上团偶快车的金主爸爸们已经在蠢蠢欲动,如何pick到下一个即将崛起的顶级流量?

私募超4000万!被“非法集资”带跑偏的粉丝经济
原创

私募超4000万!被“非法集资”带跑偏的粉丝经济

粉丝经济本身并没有错,作为拥有巨大潜能的产业,怎样的产品值得粉丝为之买单,如何规范和管理产品的周边环境,是当下的“选秀”主办者最需要深思的命题。

集资、贪腐、追星致富?饭圈高层的权力游戏

集资、贪腐、追星致富?饭圈高层的权力游戏

当粉头承受的压力超过热爱,很多人在饭圈高层的赛道上停下脚步。

被男人“友情”炸出的“镇魂女孩”,扛起热搜大旗
原创

被男人“友情”炸出的“镇魂女孩”,扛起热搜大旗

两个男主角的社会主义兄弟情让一批粉丝牵肠挂肚、如痴如醉,以“镇魂女孩”和“菊豆”为代表的粉丝文化和应援营销,正在展示出摧朽拉枯式的巨大魔力。

你离看懂杨超越,还差一个拼多多

你离看懂杨超越,还差一个拼多多

伴随着女团真人秀《创造101》的落幕,Diss杨超越正在成为一种新的政治正确。

除了小姐姐们,小红书成了《创造101》的隐匿C位

除了小姐姐们,小红书成了《创造101》的隐匿C位

在消费者面对广告时铸就的铜墙高瓦的今天,许多陈旧传统的形式已经失去光彩,小红书与《创造101》的经典营销案例,或许会为综艺与品牌配合开启更多创新性玩法。

偶像大年,《明日之子2》的坚守、创新与反套路
原创

偶像大年,《明日之子2》的坚守、创新与反套路

还记得2017年夏天,最热血的九大厂牌吗?

偶像赞助生意经:从《偶练》到《101》,浮躁的行业,竭泽而渔的未来?

偶像赞助生意经:从《偶练》到《101》,浮躁的行业,竭泽而渔的未来?

粉丝的“接受度”终究有限,如果说《101》和《偶练》尚因为男女的差异化和粉丝的新鲜感而让一众品牌收割效果良好,那随着同质节目的增加,更多品牌参与捞金,过于密集的“上缴”频率也会使粉丝群体产生倦怠感。

AI能不能预测出下一个“杨超越”?

AI能不能预测出下一个“杨超越”?

尼尔·波兹曼在他的著作《娱乐至死》中说,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偶像是一门好生意

偶像是一门好生意

粉丝甘愿被消费也是因为品牌能为偶像赋值。

火箭少女101成团后,没人再记得首轮被淘汰的选手

火箭少女101成团后,没人再记得首轮被淘汰的选手

当10%的幸运儿走上金字塔尖,剩下90%的人生活也在继续。

杨超越变形记:这不是我的世界

杨超越变形记:这不是我的世界

顶着“村花”的标签,挥之不去的自卑和掌控命运的渴望,在她过往二十年的人生里缠绕交织。

《创造101》火箭少女成团:撇脂战略下的女团生态录

《创造101》火箭少女成团:撇脂战略下的女团生态录

相濡以沫的经纪公司,未来还能否相忘于偶像产业的江湖?

“创造101”式的造星模式,线上直播平台的线下生机?

“创造101”式的造星模式,线上直播平台的线下生机?

网综造星向左,直播造星向右,与网综造星殊途同归,直播平台也在向造星平台转型。

《创造101》的灵魂人物,杨超越王菊重新定义偶像?

《创造101》的灵魂人物,杨超越王菊重新定义偶像?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