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支付
天秤币联盟遭遇重大打击,支付巨头为何接连退出?

天秤币联盟遭遇重大打击,支付巨头为何接连退出?

天秤币联盟是这历史大势中的一个勇敢而浪漫的先行者。我们钦佩先行者的勇气,但我们也必须清楚地认识到,他前行的道路上布满荆棘。历史告诉我们,最终能到达终点的成功者,有时候并非是最早出发的人。

刷脸支付叫好不叫座,为啥消费者和商家都不愿用先进科技?

刷脸支付叫好不叫座,为啥消费者和商家都不愿用先进科技?

目前支付宝方面对其最新宣布的刷脸支付“无上限投入”政策,解释为不仅仅是补贴,“补贴是一部分,但还包括营销费用、研发费用和对有科技能力的公司的投资计划等。”

PayPal突然宣布退群,扎克伯格的天秤币这是要黄了吗?

PayPal突然宣布退群,扎克伯格的天秤币这是要黄了吗?

PayPal的生意就是这样从纸质货币到银行卡(借记卡、信用卡或者单纯银行账户)然后转化为电子货币的过程,而PayPal所做的就是货币的转移,我们一般称之为转接清算。

盒马的路径依赖,巨头的攻防谜局

盒马的路径依赖,巨头的攻防谜局

不依赖任何APP,只需要有对应的账号就能完成支付。据雷锋网透露,在支付宝蜻蜓的发布会上,现场也不乏微信支付的工作人员。不管怎么说,这一回,压力便落到了微信头上。

线下零售的刷脸暗战

线下零售的刷脸暗战

线上的零售生意,阿里势不可挡,但就像许多媒体所宣称的一样,当战场转入线下,失去了天猫淘宝两大护城河的阿里,是否还能建立起优势,就需要打上问号了。

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支付究竟谁能赢?

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支付究竟谁能赢?

支付大战想要真正结束,本身可能就只是一种奢望吧。

资本眼里的腾讯:支付不稳,游戏真香

资本眼里的腾讯:支付不稳,游戏真香

腾讯肯定有梦想,但总是碎碎念“游戏基本面很强”,“监管问题最终会解决”,这个梦想未必值得羡慕。

中国移动支付的海外征途

中国移动支付的海外征途

在“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转变”的需求下,海外支付的服务体系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中国移动支付的海外征途

中国移动支付的海外征途

在“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转变”的需求下,海外支付的服务体系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互联网红包大战这五年,BAT带来了什么?

互联网红包大战这五年,BAT带来了什么?

红包大战第五年

微信支付分重出江湖,腾讯为什么强调跟信用无关?

微信支付分重出江湖,腾讯为什么强调跟信用无关?

微信支付分当前更像一个支付评分,而非信用工具,除了考虑监管的因素之外,微信支付分现阶段可能也没有自信称自己是一个信用体系。

海外支付大战

海外支付大战

支付宝与微信支付、银联在国内的竞争激烈而漫长,而移动支付的海外争战也暗流涌动,杀机四伏

爱奇艺的金融梦,爱奇艺真能靠金融扔掉亏损的帽子吗?

爱奇艺的金融梦,爱奇艺真能靠金融扔掉亏损的帽子吗?

爱奇艺想通过金融实现业务的多元收益,乃至于快速赚钱的愿望很美好,但是要实现这个愿望的难度还是相当大的。

小程序“四国杀”:基因差异能否实现正和博弈?

小程序“四国杀”:基因差异能否实现正和博弈?

零和博弈的思维不仅危险,也只会损人不利己,只有摒弃掉这种冷战思维,各得其所,各就其位,做好自家所擅长的领域,最终受益不仅是用户,更能形成互相牵制,良性竞争的局面。

零钱通与余额宝的世纪之战,腾讯如果要逆袭余额宝需要几步?

零钱通与余额宝的世纪之战,腾讯如果要逆袭余额宝需要几步?

作为腾讯金融化的重要一步,零钱通无疑将会成为腾讯从支付到金融的重要入口,一场大战行将爆发,具体会采用怎样的战略与战术只能让我们拭目以待了。

微信零钱通VS支付宝的余额宝 谁会是最后的赢家?

微信零钱通VS支付宝的余额宝 谁会是最后的赢家?

在缺乏余额宝崛起时机的情况下,微信零钱通究竟有没有可能顺利挑战余额宝?

“围剿”余额宝!微信零钱通能否逆袭成功?

“围剿”余额宝!微信零钱通能否逆袭成功?

微信零钱通要与余额宝抗衡,一个是需要在收益率方面不能比余额宝差,另外一个就是本身所处的生态需要有更多用户理财的需求被不断触发才行。

今日头条,推迟战争

今日头条,推迟战争

低调的战法、后发的劣势、App流量瓶颈、内容生态还不足够大而强,以及「基础设施」的薄弱,都是头条小程序继续蛰伏的原因。

微信支付重磅升级!正面对决余额宝!腾讯理财平台目标是1万亿!

微信支付重磅升级!正面对决余额宝!腾讯理财平台目标是1万亿!

10月31日,马化腾在致合作伙伴的信中明确讲到,移动互联网的上半场已经接近尾声,下半场的序幕正在拉开。伴随数字化进程,移动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上半场的消费互联网,向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方向发展。

正在经历转型“阵痛”的腾讯在Q3财报中透露了哪些关键信息?

正在经历转型“阵痛”的腾讯在Q3财报中透露了哪些关键信息?

本季度腾讯的广告、数字内容、支付和云服务业务增长迅猛,成为腾讯的主要营收,与此同时,网络游戏收入下降4%至258.13亿元。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