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监管难
消失的共享单车去哪儿了?

消失的共享单车去哪儿了?

有桩—无桩—有桩,共享单车似乎经历了一个轮回,在自由发展的无桩时代,企业在资本和利益的驱动下过度投放造成资源浪费,如今回到计划可控的有桩时代,或许能够改善单车坟场的现象。

谁杀死了ofo?

谁杀死了ofo?

第一次看到ofo时,简单的校园模式一天可撑起200万单,一年收入3亿多元人民币,利润3000万-4000万元。朱啸虎只是简单地认为“在A股上市没问题”。

共享单车死得有多惨,就有多活该

共享单车死得有多惨,就有多活该

共享单车倒下,用户的押金凉了,自行车制造厂的尾款可能也要凉。

当资本退潮,共享单车真的就一无是处了吗?

当资本退潮,共享单车真的就一无是处了吗?

进入到资本寒冬之后,共享单车始终都处于一种人人喊打的局面。但是,看到写字楼附近停着的大量的共享单车似乎又在告诉我们,共享单车的存在必然有其一定的价值。

共享单车“押金危机”待解,未来行业监管进入深度博弈

共享单车“押金危机”待解,未来行业监管进入深度博弈

未来共享单车行业将进入政策的深度博弈阶段,政府调控政策或将数据化,依托于大数据优化区域供给与数量,并范企业准入和退出机制,做好存量与增量的细致化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