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行业
共享充电宝一元时代终结,充电自由远去,为啥他们敢直接涨价?

共享充电宝一元时代终结,充电自由远去,为啥他们敢直接涨价?

相比于其他共享经济的企业,涨价只是上涨一点,比如说共享单车从一块钱涨到一块五,但是共享充电宝的涨价有些夸张了。

共享经济再调查:涨价为何成了救命稻草?

共享经济再调查:涨价为何成了救命稻草?

如今,共享单车领域基本是滴滴、美团、支付宝三足鼎立的局面;共享充电宝行业主要来电、接电、小电、怪兽充电已经占领绝大部分市场。

消失的共享单车去哪儿了?

消失的共享单车去哪儿了?

有桩—无桩—有桩,共享单车似乎经历了一个轮回,在自由发展的无桩时代,企业在资本和利益的驱动下过度投放造成资源浪费,如今回到计划可控的有桩时代,或许能够改善单车坟场的现象。

美团搅局、哈啰上位、滴滴变脸,出行市场掀起新流量战争

美团搅局、哈啰上位、滴滴变脸,出行市场掀起新流量战争

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韩美对这个市场前景表现出肯定,“单车日均的骑行需求在2亿次以上,其实还有一个非常巨大的、被大家忽略的两轮电动车市场,它的日均出行需求是7亿次以上。”

寒冬已来,共享单车还有未来吗?

寒冬已来,共享单车还有未来吗?

共享单车领域投入与产出是长期效益,在短时间内无巨额资金维持,都难逃产业破裂宿命,相比于共享汽车领域,共享单车更注重于精细化运营、合理化规划、严谨化管理。

谁杀死了ofo?

谁杀死了ofo?

第一次看到ofo时,简单的校园模式一天可撑起200万单,一年收入3亿多元人民币,利润3000万-4000万元。朱啸虎只是简单地认为“在A股上市没问题”。

千万排队10亿退款,共享单车ofo的荣光与溃败

千万排队10亿退款,共享单车ofo的荣光与溃败

共享单车在2018年的谢幕和期间种种挣扎,意味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纯粹烧钱求增长行为的结束。希望未来VC提供融资不是给社会提供一堆没人用的废品,也并非让企业烧出一个无底洞,而应是得到一个自我造血的商业模式

共享单车到底怎么了?

共享单车到底怎么了?

变则生,不变则死。共享单车企业现在活得这么憋屈,还不如大胆地放手一搏!

生于共享,死于独享——共享单车之生死论

生于共享,死于独享——共享单车之生死论

事物要按照客观规律发展!共享经济就应该遵循共享经济的发展规律。共享单车以共享之名,享独享之实,终将失败。

ofo印度被收购,另一场“中国式”共享单车混战正在上演

ofo印度被收购,另一场“中国式”共享单车混战正在上演

11月底,在国内媒体关注ofo退押金难的话题同时,远在几千公里以外的印度班加罗尔,共享出行创业公司Bounce对外宣布了收购ofo当地资产的计划。

共享经济真的凉了?

共享经济真的凉了?

一言以蔽之,眼前的共享单车,称其为“租赁单车”更加贴切,而其他如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几乎都是租赁经济的路数。

共享单车死得有多惨,就有多活该

共享单车死得有多惨,就有多活该

共享单车倒下,用户的押金凉了,自行车制造厂的尾款可能也要凉。

被资本抛弃的共享单车,成败或有百万种可能

被资本抛弃的共享单车,成败或有百万种可能

共享单车的出现并非偶然,它是在特殊时期出现的特殊物种。如

共享单车破产第一案:收8亿押金账户只剩35万,单车12元一辆被卖

共享单车破产第一案:收8亿押金账户只剩35万,单车12元一辆被卖

就小鸣单车易主一事,金超慧对红星新闻表示:“当时,我们已看清国内竞争态势。那样下去,必然会导致恶性竞争,资金差距悬殊,打的意义不大。接下来,留给我们的余地并不充分。

你的ofo押金退了吗?

你的ofo押金退了吗?

“骑时可以更轻松”是ofo的slogan。你可能从未想过ofo押金退款是有多么“不轻松”。

当资本退潮,共享单车真的就一无是处了吗?

当资本退潮,共享单车真的就一无是处了吗?

进入到资本寒冬之后,共享单车始终都处于一种人人喊打的局面。但是,看到写字楼附近停着的大量的共享单车似乎又在告诉我们,共享单车的存在必然有其一定的价值。

ofo会不会猜到结局?

ofo会不会猜到结局?

10月31日下午,一则“ofo开始准备破产重组方案”的消息再度把小黄车推上风口浪尖。

ofo的严冬

ofo的严冬

资本正在等待ofo倒下。

2年一个世界,从哈罗到哈啰的逆袭之路

2年一个世界,从哈罗到哈啰的逆袭之路

9月17日,哈罗单车(Hellobike)在上海召开“出行新势力”两周年暨品牌升级媒体沟通会,宣布企业正式更名为“哈啰出行”,并启用全新的品牌标示系统。

ofo迎来末日黄昏?

ofo迎来末日黄昏?

2018年8月22日,ofo被第四次传闻将为滴滴所收购,作价仅20亿美元左右。虽然ofo官方很快予以辟谣,但很多业内人士预期:ofo前路漫漫,被收购恐成定局。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