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货币
云炒鞋都快成空气币了,这事做得很nice

云炒鞋都快成空气币了,这事做得很nice

不管是空气币,还是郁金香泡沫,绝大多数人都是受害者,唯一切切实实赚到钱和好处,就是提供交易的平台,他们从中获得不菲的抽成、服务费等,即使到了今天的炒鞋,本质上也没有变化。

疯狂的盲盒:爱好、炒作,还是生意?

疯狂的盲盒:爱好、炒作,还是生意?

关于IP的重要性,他举了一个例子。这类盲盒企业就像是一个大的媒体矩阵,所有IP都是一个公众号,里面有几百个公众号,每个公众号都有粉丝,可能有的号粉丝不多,但加起来就很可观。

苹果、亚马逊们的会员体系反思:“钱”以外的3种激励策略

苹果、亚马逊们的会员体系反思:“钱”以外的3种激励策略

“非法币型奖励”的最大特点就是,非金融性、无法直接和法币价值对应的奖励。

从《药神》《邪不压正》爆火到智能手机营销 社交货币真的能屡试不爽吗?

从《药神》《邪不压正》爆火到智能手机营销 社交货币真的能屡试不爽吗?

对社交需求越来越强烈的移动互联网中,社交货币已经成了硬通货,成为所谓流量思维或者品牌宣传的主要工具。

为什么红包越来越多,“年味儿”却越来越淡?

为什么红包越来越多,“年味儿”却越来越淡?

作为一场商业狂欢,红包大战更像是低头族们春节期间又一个“低头”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