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平台
双十一的流量危机与社交转机

双十一的流量危机与社交转机

双十一成了一个背离初衷又不得不过的节。不过,在这个节日中,我们依旧看到了电商行业的新机会。

一款小应用 为何让扎克伯格的“油腻”恐惧症加剧?

一款小应用 为何让扎克伯格的“油腻”恐惧症加剧?

TikTok是什么?为什么在社交网络领域独占鳌头的Facebook会对其产生“恐惧”?

视频行业拥抱小程序启示录:用户粘性、商业化效率UP,如何借力长跑?

视频行业拥抱小程序启示录:用户粘性、商业化效率UP,如何借力长跑?

这些视频平台虽然都引入了小程序,但也都根据各自擅长的以及要解决的问题,在推进不同的生态体系建设,这也是小程序为视频行业带来的新“生机”。

对标汽车之家,新势力杉车网的另类崛起

对标汽车之家,新势力杉车网的另类崛起

近几年,汽车内容市场涌现出车家号、易车号、行家等由大型汽车网站衍生出来的汽车媒体平台,成为汽车媒体的聚集地,这些平台一经推出,就备受汽车自媒体的热捧,但对比这些汽车内容领域的老将,他们似乎有些雷同。

“中国特色”的MCN,下一个落脚点在哪里?

“中国特色”的MCN,下一个落脚点在哪里?

短视频骨头难啃的背后,何尝不是行业成熟的折射呢。

被资本市场“阅后”一年的Snap,会被“即焚”吗?

被资本市场“阅后”一年的Snap,会被“即焚”吗?

Snapchat的诞生来源于一个独一无二的创意。当这个创意成就了一个公司以后,也将很容易被其它有资源、有技术的竞争对手复制。

快手收购A站进军二次元,A站能重生吗?

快手收购A站进军二次元,A站能重生吗?

二次元市场未来将会更加繁荣,给年轻人提供更多娱乐选择。

1.6亿用户的知乎,如何走出大众化和不作恶之间的伦理局?

1.6亿用户的知乎,如何走出大众化和不作恶之间的伦理局?

2014年时的400万,2017年初的7000万,再到如今的1.6亿,知乎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完成了小众到大众的蝶变。

广告营收普遍下滑,信息流成为门户的救命稻草?

广告营收普遍下滑,信息流成为门户的救命稻草?

能够及时拥抱信息流的变革,对于门户来说已经成功一半了。

视频网站进入优质内容驱动阶段,除了高投入还要拼什么?

视频网站进入优质内容驱动阶段,除了高投入还要拼什么?

如今市值已经超过1300亿美元的Netflix,已经开始强调未来最大的竞争对手会是迪士尼和HBO,而不是其他几家网络内容平台。

日活3000万的知乎,如今依然离不开搜索引擎

日活3000万的知乎,如今依然离不开搜索引擎

针对搜索引擎优化,成为知乎唯一有望可控的变量。

三家齐签Merlin,版权合作后在线音乐的内容运营走向何方?

三家齐签Merlin,版权合作后在线音乐的内容运营走向何方?

后版权时代,在线音乐究竟如何玩好“内容”运营?答案可能还需要跳出音乐本身,从内容行业格局的更高维度竞争逻辑中寻找。

内容行业下半场,大鱼号如何为创作者铺一条新赛道?

内容行业下半场,大鱼号如何为创作者铺一条新赛道?

纵观内容行业上半场,平台与创作者大肆收购用户与流量红利,仅靠同质化的泛娱乐内容,就获得了爆发式的成长。然而,随着注意力经济发展,用户、内容、市场、环境都进行了全面升级,想继续存活,那么就必须求变。

今年的内容平台抢人战,为何从军事类作者开始?

今年的内容平台抢人战,为何从军事类作者开始?

近几年互联网时代高速发展,“内容”从稀缺到井喷,从最开始质量上的参差不齐,转变为数量上的大爆发,“内容为王”面临的困境不再是优质内容的缺失,而是毫无新意的高度重复。

“韭菜”瑟瑟发抖:谁将成为内容产业的收割者?

“韭菜”瑟瑟发抖:谁将成为内容产业的收割者?

监管爆发、舆论质疑,这或许释放了内容产业的一个信号,那就是在走过了吸引流量的红利期之后,内容平台由量转质已然成为下一步竞争的核心。

解决智能推荐谜题,信息流如何规避低质内容和信息茧房?

解决智能推荐谜题,信息流如何规避低质内容和信息茧房?

信息流本身就是一种受智能推荐技术驱动的产品,相信各个平台对双向深度理解的追逐不会停止,找对了支点就能将水流引向正确的方向。

A站凉了,B站上市,破壁的二次元市场成巨头盛宴

A站凉了,B站上市,破壁的二次元市场成巨头盛宴

AcFun业务最致命的问题是,缺乏一个良性的内容生态,而这是任何内容平台存在的关键价值,也是二次元平台们要熬出头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