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服务
洗白世纪致幻剂?LSD到底是精神毒药还是精神病良药?

洗白世纪致幻剂?LSD到底是精神毒药还是精神病良药?

当二十世纪球最强致幻剂LSD问世,整个人类的致幻历史在那一刻被改写了。

场景重构,摘掉中医的“偶像包袱”丨专访本草生活罗峰
原创

场景重构,摘掉中医的“偶像包袱”丨专访本草生活罗峰

卖养生茶饮、压缩诊疗空间、增大柜台面积……在与本草生活的第一个照面,眼前俨然一副和风茶室。

专访美和眼科张丰:眼科冰冷格局下的温暖胶囊
原创

专访美和眼科张丰:眼科冰冷格局下的温暖胶囊

像美和这种民营医疗机构,口碑与技术是他们的唯一和市场沟通的方式,这也是不断有国内有名的投资者上门寻求合作、投资的缘故。

 中国每年自杀人数高达28.7万,心理咨询行业即将崛起

中国每年自杀人数高达28.7万,心理咨询行业即将崛起

越是看似简单的商业模式,越是要注重运营过程中的细节。行百里者半九十,一个平台的成功质变,离不开一丝丝量变的积累。

叮当快药与医联达成战略合作,推动“医+诊+药”闭环落地

叮当快药与医联达成战略合作,推动“医+诊+药”闭环落地

6月12日,国内首家医药新零售平台叮当快药与中国领先的实名医生平台医联宣布达成战略合作。

北大人民医院王凯:依托诊所诊疗标准化,推进青少年近视防控
原创

北大人民医院王凯:依托诊所诊疗标准化,推进青少年近视防控

立足中国眼科市场,青少年近视防控主要依托于家庭、学校,专业通道的缺失导致大量近视患者得不到有效的诊断控制。

互联网+医疗  尤迈健康扶贫创新扶贫新形势

互联网+医疗 尤迈健康扶贫创新扶贫新形势

在“互联网+医疗”的助力下,中国的医疗服务模式和患者就医行为正在发生深刻改变。

基层医疗互联网平台“医博汇”获数千万元A轮融资
原创

基层医疗互联网平台“医博汇”获数千万元A轮融资

基层医疗互联网平台“医博汇”已于近日完成了数千万元A轮融资,由贝壳基金、银河投资共同完成投资。

智能医疗正在加深病人的焦虑

智能医疗正在加深病人的焦虑

AI医疗看似“温和”,其实也在不断加剧人们的焦虑,尤其在医患二者之间,医生担心被取代,病人又何尝没有自己的焦虑呢?

有中药味的供应链,专访百世汇方创始人李昆
原创

有中药味的供应链,专访百世汇方创始人李昆

在基层医疗的落地与兴起背后,既包括药品的流通问题,也有成本的压缩困惑。用新的供应链条建立新的秩序,这个创业项目的落地,既是拥抱一片碧蓝的新商业海洋,也是与传统利益链条的白刃之战。

大佬们的健康私人订制 专访瑞仁健康孟庆东丨医疗服务
原创

大佬们的健康私人订制 专访瑞仁健康孟庆东丨医疗服务

“不论是医疗服务还是保险支付,这些都是基于人与人的连接而发生的业务关系,瑞仁健康解决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专业连接问题。”

赚医保省下来的钱?医联体这样打造健康共同体 | 专访爱亿生CEO金欣
原创

赚医保省下来的钱?医联体这样打造健康共同体 | 专访爱亿生CEO金欣

有了家庭医生签约的服务模式,才可能做好精细化、个体化的慢病管理,从中产生大量临床级别的、实时连续的、有医学相关性的的数据,而有了这些数据才会产生可操作的商业模式。

怎么从医疗的外围走到核心? 专访康佰瑞创始人李晓霞丨医疗服务
原创

怎么从医疗的外围走到核心? 专访康佰瑞创始人李晓霞丨医疗服务

医疗服务行业,最后无论产品技术、医生资源多丰富,都要落实到服务这一层,服务做不好,其他的东西也连接不起来,客户的健康效果改善也难以实现。

最红的区块链加最憋屈的医疗服务,专访医互保李俊明丨医疗服务
原创

最红的区块链加最憋屈的医疗服务,专访医互保李俊明丨医疗服务

2017年一篇《我在百度医疗事业部的209天》在网上热传,使李俊明步入公众的视野。时过境迁,这个兼创业者和投资者于一身的互联网人,在医疗行业赋予了区块链新的内涵。

中国医疗到底被互联网改变了什么?专访乌镇互联网医院院长张群华
原创

中国医疗到底被互联网改变了什么?专访乌镇互联网医院院长张群华

乌镇互联网医院院长张群华表示,“像发展高铁那样宏观战略,铺设我国远程医疗服务网,要优先提速远程医疗,用互联网+医疗,让优质医疗资源惠及更多群众。”

中国民营医院“寻魂记”丨院长访谈
原创

中国民营医院“寻魂记”丨院长访谈

中国私立医院曾经的“断代”之痛是造就当今民营医院混沌发展的根源。1835年的起源、1951年的断代、1980年的复苏,勾勒出了李定纲眼中中国民营医院起承转合的关键时点。

精准医疗是潘多拉的盒子,还是伊甸园的苹果?

精准医疗是潘多拉的盒子,还是伊甸园的苹果?

我们生活在一个隐私在大街上裸奔的时代。

智云健康获1亿元战略投资
原创

智云健康获1亿元战略投资

3月20日消息,根据亿欧网报道,智云健康完成约1亿元战略投资,资方为天亿投资集团。

郭树忠:多点执业更像领导们给医生画的大饼
原创

郭树忠:多点执业更像领导们给医生画的大饼

医师多点执业政策看似美好,但却受到了院长们的强烈抵触,虽然现在的院长多数曾是医生,但因背负着医院的绩效考核指标,限制多点执业有时候也是“实属无奈”。

放下模式,“新诊所”如何释放医生价值

放下模式,“新诊所”如何释放医生价值

"2018 全国新医疗‘新’诊所高端论坛”将于3月30日在北京举办。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