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生产者
爱奇艺抖音和好,微博躺枪?

爱奇艺抖音和好,微博躺枪?

或将改写内容平台竞争格局

资讯服务的2021:“内容为王“永不过时

资讯服务的2021:“内容为王“永不过时

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流量、用户增长、变现”都是创业者或者行业从业者经常挂在嘴边的热词,上演了一场“流量到变现”持续演化的无限游戏。

高粱饴、李子柒、张同学…多火的短视频博主都会过气

高粱饴、李子柒、张同学…多火的短视频博主都会过气

内圈

李子柒现身线下,但资本裹挟下的网红,依旧没有自由

李子柒现身线下,但资本裹挟下的网红,依旧没有自由

资本不必百口莫辩,网红无需楚楚可怜。

从苹果封杀Epic与特斯拉硬刚拼多多看新时代的渠道产品战

从苹果封杀Epic与特斯拉硬刚拼多多看新时代的渠道产品战

近年来,渠道为王,产品为王的说法层出不穷

从野蛮增长到崇尚价值: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内容生态?

从野蛮增长到崇尚价值: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内容生态?

在“内容为王”的主旋律下,究竟怎样的内容生态才是我们需要的?

两年了,苹果付费榜为何还是个废榜?

两年了,苹果付费榜为何还是个废榜?

对于不甘于做商业游戏的开发者而言,在这块新领域的竞争,显然是要比App Store编辑推荐更为单纯。毕竟,开发者只需要考虑如何把游戏做得足够好玩,而不是被ASO难题给分散了精力。

解读Spotify财报:营收增长超预期,流媒体平台走向进化之路

解读Spotify财报:营收增长超预期,流媒体平台走向进化之路

目前Spotify已在全球78个国家和地区开展服务,未来它还是需要进一步拓展新的市场来提高付费用户的规模。

5G带动短视频话语权迁徙,谁会从中获益?

5G带动短视频话语权迁徙,谁会从中获益?

短视频竞争正进入深水区,成功的平台需要一边帮助内容生产者打造品牌,一边完成平台的生态建设。

乌托邦抖音,人间世快手,白富美美拍,商业变现路口狭路相逢

乌托邦抖音,人间世快手,白富美美拍,商业变现路口狭路相逢

增量空间巨大,各家同行不同路,变现之争,还未到“此消彼长”的零和博弈之时,反而是猫鼠各有道,齐步快跑之时。

微信的信息流之路,就是张小龙的套路

微信的信息流之路,就是张小龙的套路

从微信为了用户-内容的连接做出的一系列改动而言,核心的用户路径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几乎是完全没有违背微信一直以来的“克制”,与其自诩“工具”的定位。

除了播放量,我们还能怎样评价影视综艺这些内容非标品?

除了播放量,我们还能怎样评价影视综艺这些内容非标品?

绝不要低估一只蝴蝶煽动翅膀的能力。特别是在商业市场中,很多时候一个产品上的“小变化”足以改变整个行业的生存方式。

短视频平台立冬,用户时间、商业资源重新洗牌

短视频平台立冬,用户时间、商业资源重新洗牌

一个科学的短视频到商业的循环,仍应该是平台对内容有敬畏心,先汇聚优质内容生产者,在大内容时代,沿着内容即商业、商业即内容的思路,走通“内容-粉丝-用户-变现”商业闭环。

万能的小镇市场能否成为悟空问答的救命良药?

万能的小镇市场能否成为悟空问答的救命良药?

悟空问答的一次失利正如塞翁失马一样,并非完完全全是件坏事,也至少有两点收获。一是通过竞争能够发现产品的优劣;二是能够发现未来的发展方向在何处。

AI能拯救饱受争议的“付费墙”吗?

AI能拯救饱受争议的“付费墙”吗?

“付费墙”的首次提出,是2009年传媒大亨默多克公开谴责谷歌未经授权就向其用户提供免费链入新闻的服务,号称要建造一座新闻“付费墙”,将“坐享其成”的网络平台赶出他的新闻王国。

博客时代芳华已逝,只是我们还没来得及好好道别

博客时代芳华已逝,只是我们还没来得及好好道别

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我们不能改变潮水的方向,但当下一波大潮到来的时候,我们能顺应潮流的方向确保自身站在那里就好。

如何评价现在的知乎?

如何评价现在的知乎?

有人说,现在知乎像一个多种内容平台混杂的“四不像”。

金榜未到题名时,知乎已然开大学

金榜未到题名时,知乎已然开大学

知识付费的现有问题,知乎大学能解决吗?

分销模式不是原罪,知识付费正急于电商化

分销模式不是原罪,知识付费正急于电商化

知识付费的所有过程都才刚刚开始,为了解决流量问题,分销模式是无可厚非的选择,只是在内容和用户经营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keso:时代在变,但内容生产者需要坚持四个不变!
原创

keso:时代在变,但内容生产者需要坚持四个不变!

你们都去进化吧,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儿,我想静静。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