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游戏
元宇宙游戏救不了中国游戏公司

元宇宙游戏救不了中国游戏公司

当下只要能挨着一点边,企业概念栏里就可以增加一条“元宇宙”。

网易游戏折戟大IP

网易游戏折戟大IP

高开低走的《哈利波特:魔法觉醒》,如何带领网易游戏一路赢下去?

国产游戏“反攻”日本

国产游戏“反攻”日本

国内游戏行业接连震荡,又喜提新规。

网传企鹅电竞复活重启,腾讯的游戏帝国野心究竟有多大?

网传企鹅电竞复活重启,腾讯的游戏帝国野心究竟有多大?

腾讯游戏

在线青少儿教育,正在打造新一批网瘾少年

在线青少儿教育,正在打造新一批网瘾少年

在线学习模式不应该成为小朋友上网的幌子。

2020年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总决赛将于北京举行

2020年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总决赛将于北京举行

“电竞北京2020”重磅活动揭晓

醒醒吧,靠技术防沉迷可能只是家长的一厢情愿

醒醒吧,靠技术防沉迷可能只是家长的一厢情愿

科技向善,父母向爱,也许这才是解决游戏防沉迷的出路,也是技术边界之外有可能解决未成年人沉迷的解药

腾讯转身to B

腾讯转身to B

但做to B与做产品不一样,它需要接地气的销售、需要靠人脉资源,甚至还需要一点“狼性”。

腾讯游戏能否撬动行业新拐点?

腾讯游戏能否撬动行业新拐点?

对游戏爱好者而言,我们渴望在一个相对自由和宽容的环境追求游戏的乐趣,可纵观十几年来,推动这一理想主义前进的无非还是商业本身。

放飞海外数十年,搜狐拟重新私有化畅游?

放飞海外数十年,搜狐拟重新私有化畅游?

畅游将如何?

游戏变革者,集结在5G边缘

游戏变革者,集结在5G边缘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5G打开了电子游戏史上一个前所未有的周期。游戏得以脱离硬件桎梏,走向全虚拟、无门槛的未来游戏模板,或许就将自5G时代而始。

教育游戏到底有没有价值?

教育游戏到底有没有价值?

要发挥游戏精神,就要尽量给学习者一些自由度,让他们尽可能地自由自愿地去选择学习自己感兴趣的内容,选择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

陈大年:论「创业要拼命」逻辑的对与错

陈大年:论「创业要拼命」逻辑的对与错

希望大家够拥有一个从容的生活,和一个从容的公司。

腾讯摘掉“游戏公司”的帽子并非没可能

腾讯摘掉“游戏公司”的帽子并非没可能

要腾讯完全剥离游戏业务是不可能的,但如果腾讯能使外界对于游戏的看法发生改变,那戴在它头上的那顶帽子摘不摘倒也无所谓了。

2019,转向的腾讯和它的不确定性

2019,转向的腾讯和它的不确定性

科技巨头们的“拓荒时代”,已经快走到了尽头。腾讯这艘航母想要转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从“两个半业务”到游戏、社交和金融三驾马车并驾齐驱,腾讯真的安全了吗?

葬爱家族时代已远,音乐交友游戏重获新生只是梦一场?

葬爱家族时代已远,音乐交友游戏重获新生只是梦一场?

音乐交友游戏过去的五彩霞衣已然褪去。若想要在未来的游戏市场占得一席之地,音乐交友游戏最该做的或许是创造新一代的圈层文化,创造新一代的“葬爱家族”。

寒冬下,顶级厂商依然把控手游市场

寒冬下,顶级厂商依然把控手游市场

大多数玩家都在调侃,中国游戏公司只有三家:腾讯游戏、网易游戏、以及别的游戏。由此可见在中国短短十数年的游戏产业之中,早期崛起的互联网巨头,在游戏产业之中的重点地位和巨大优势。

那些为腾讯赚了上千亿的游戏人,都去哪了?

那些为腾讯赚了上千亿的游戏人,都去哪了?

许多曾经出走腾讯游戏去创业的同学,很多选择回腾讯上班。一般回流的员工,薪水会有适当增长,因为创业后的摔打能力强了。

中国的游戏,世界的寒冬?

中国的游戏,世界的寒冬?

我国走向世界游戏中心的分水岭是手游,而手游的第一个高峰在于《王者荣耀》。

游戏业的冰与火之歌

游戏业的冰与火之歌

11月3日,游戏圈沸腾了。这曾是一个让研发者、发行商、投资人、玩家都为之狂热的战场,似乎一夜入冬。审批收紧,有人嗅到危机,有人看到希望。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