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产业
芯片破壁者(十.下):富士山上的绝响

芯片破壁者(十.下):富士山上的绝响

伴随着日本经济泡沫的破裂,富士山上闪耀十年的芯片之光,竟然就此成了绝响

芯片破壁者(十.上):风起樱花之地

芯片破壁者(十.上):风起樱花之地

在步步为营之下,日本半导体一步步从无到有,呈现出美国从0到1,日本从2到3的奇妙形态

芯片破壁者(九):荷兰半导体明珠ASML是如何炼成的?

芯片破壁者(九):荷兰半导体明珠ASML是如何炼成的?

ASML总裁彼得·温宁克:“如果我们交不出EUV,摩尔定律就会从此停止。”

芯片破壁者(八.下):欧洲半导体三巨头的“守旧”与“拓新”

芯片破壁者(八.下):欧洲半导体三巨头的“守旧”与“拓新”

当上帝关了这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

芯片破壁者(八.上):欧洲半导体产业的“新生”博弈

芯片破壁者(八.上):欧洲半导体产业的“新生”博弈

对于时间的长河来说,半个世纪不过转瞬即逝,而对于半导体产业来说,半个世纪里却已然是历经风云激荡,波澜壮阔。

芯片破壁者(七):绕过经典计算的墙与路

芯片破壁者(七):绕过经典计算的墙与路

要计算,于是有了光

芯片破壁者(六.上):摩尔定律的一次次“惊险”续命

芯片破壁者(六.上):摩尔定律的一次次“惊险”续命

制程工艺与经济性的正式融合,让摩尔定律与半导体发展节奏,从80年代中期开始,开始变得密不可分

芯片破壁者(三):光刻技术的“鬼斧”之变

芯片破壁者(三):光刻技术的“鬼斧”之变

令人欣喜的一方面是,我国对光刻机技术的自主化有了真正的意识和推动,我国的光刻机产业正在实现技术突破

每个园区都是村,每条网络都是路

每个园区都是村,每条网络都是路

我们可以把新技术当成是生物,生物与生物之间会结合在一起,诞生出新的产品、技术形态。未来将带来哪些形态的变革,我们真的无从预料。

台积电们的半导体:坎坷的2019,未知的2020

台积电们的半导体:坎坷的2019,未知的2020

台积电拥有世界级的半导体制造工艺。对于这种技术难度,有人认为不亚于制造航天火箭的级别。作为业内标杆,台积电的每一次技术革新都将推动不少应用设备、系统的升级。

三星大败局

三星大败局

三星在过去的5 个月内采取了一系列举措,以加速其非存储器业务的成长。其中,包括在晶圆代工领域开发3 纳米制程、投资发展神经处理单元(NPU)、以及加强与AMD 在GPU 领域的合作计划。

日、韩贸易战的启示:中国半导体迎来黄金期

日、韩贸易战的启示:中国半导体迎来黄金期

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消费市场,而今更是处在半导体第三次转移的黄金发展阶段。根据SEMI预测,2017~2020年全球将有78座新的晶圆代工厂投入运营。

开源让半导体成了大路货,小米格力们的自研有哪些逢场作戏?

开源让半导体成了大路货,小米格力们的自研有哪些逢场作戏?

在未来,所有致力于半导体开源生态建设的企业,将比逢场作戏宣称所谓“自主研发”的企业更为重要。

活在台积电的阴影下

活在台积电的阴影下

市场越来越大,无论是做小而美还是大而全,谁能抓住机会,谁就有可能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突围。

两家新基金的掌舵者,曾之杰向自己“开战”

两家新基金的掌舵者,曾之杰向自己“开战”

曾之杰骨子里展露的“自我实现”,也许就是,“我只需要做我认为对的事情就可以了。”

今天,告别张忠谋!

今天,告别张忠谋!

张忠谋裸退,世界半导体代工进入新时代。

野心与败局:日本半导体产业的前半生

野心与败局:日本半导体产业的前半生

真正让日本在半导体产业丧失优势乃是他们自己陷入了创新的窘境之中,路径依赖,没能适应市场的变化,之后,把握住机会的是韩国和台湾。

7年芯片禁运刺痛中兴软肋,半导体产业究竟何时能够突围?

7年芯片禁运刺痛中兴软肋,半导体产业究竟何时能够突围?

这一夜,中兴无眠。站在中美贸易摩擦的风口浪尖,中兴再次遭到美国商务部的制裁,长达7年的半导体元器件禁运对于依赖国外芯片的中兴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亚洲芯片行业先驱国的芯片发展历程,有哪些值得国产芯片行业借鉴的地方?

亚洲芯片行业先驱国的芯片发展历程,有哪些值得国产芯片行业借鉴的地方?

芯片事件,成为现阶段热议的焦点,如何摆脱芯片落后的局面,是我国应该去思考和运作的事情。

首钢的“芯”酸往事

首钢的“芯”酸往事

虽说首钢的企业文化曾为其带来过辉煌,但钢铁企业和半导体企业之间的文化差异有着天壤之别,故实施转型的难度相当大。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