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导体产业
不负责预测:2021手机市场的“雄起”错觉

不负责预测:2021手机市场的“雄起”错觉

智能手机的创新疲态,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2021年,整个产业能支棱起来,给我们带来点提神醒脑的新玩具吗?

AMD攻,Intel守,红蓝大战趋于白热化

AMD攻,Intel守,红蓝大战趋于白热化

疫情对绝大多数个人和组织带来的都是磨难和考验,但对一众科技大厂却不尽然如此。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远程办公、在线教育、线上娱乐等需求激增,连带着全球PC和服务器市场行情走俏。

中芯国际的至暗时刻

中芯国际的至暗时刻

中芯刚被美国列入了实体清单,而这次梁孟松的辞职,将使中芯国际雪上加霜,称之为中芯国际的至暗时刻一点也不过。

芯片破壁者(二十二):政府与半导体间的“美国往事”

芯片破壁者(二十二):政府与半导体间的“美国往事”

美国半导体产业,从诞生之初,就和美国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芯片破壁者(二十一):缠绕中国芯片的《瓦森纳协议》包围圈

芯片破壁者(二十一):缠绕中国芯片的《瓦森纳协议》包围圈

《瓦森纳协议》暂时卡住了中国芯片产业。

移动芯片如何走出“高水平均衡陷阱”?

移动芯片如何走出“高水平均衡陷阱”?

对新事物始终保持一点敏锐、一点盼望、一点希冀,或许是行走在逆旅之中的全球移动芯片行业,以及中国都需要学习的。

实现2nm工艺突破,台积电为何能给“摩尔定律”续命?

实现2nm工艺突破,台积电为何能给“摩尔定律”续命?

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在全球半导体产业合作风险充满变数的当下,练好内功,专注核心工艺技术的研发,将是在逆境中前行的不二心法。

中芯国际Q3财报:喜忧参半

中芯国际Q3财报:喜忧参半

市场、资本的支持,芯片产业有压力也有动力

造芯热潮下的冷思考

造芯热潮下的冷思考

相比起成千上万的企业蜂拥而起,漫无目的地各自发展,集成电路产业更需要的是重点发展少数重点企业攻坚克难,补齐短板,然后再带动整体产业快速发展。

英特尔老矣,尚能“转”否?

英特尔老矣,尚能“转”否?

转型是老牌科技巨头的宿命,在IT技术基础领域的半导体行业同样尤为明显。

烂尾芯片厂,“师从”地产商

烂尾芯片厂,“师从”地产商

芯片制造是一场持久的攻坚战,从来不是造富运动。

台积电的短暂胜利

台积电的短暂胜利

过几年,或者10年之后回过头再看,可能台积电现在作出这样的选择并不是非常明智。

芯片破壁者(十七):“硅谷市长”罗伯特•诺伊斯开启的产业法则

芯片破壁者(十七):“硅谷市长”罗伯特•诺伊斯开启的产业法则

世界变老的方式,应该轰轰烈烈,而不是呜咽哭泣。

芯片破壁者(十四):硅谷“摩西”肖克利和他的半导体实验室

芯片破壁者(十四):硅谷“摩西”肖克利和他的半导体实验室

“硅谷创业”的模式,影响力此后几代创业者,也就成就了今天的硅谷。

国产手机芯片的“下一个十年”,我们能期待什么?

国产手机芯片的“下一个十年”,我们能期待什么?

国产手机品牌能否在芯片领域完成“隔代飞跃”?“下个十年”都在期待

泡沫在左,补缺在右,市场真的错估了半导体吗?

泡沫在左,补缺在右,市场真的错估了半导体吗?

在上一轮造富浪潮中,美国IT大企业的创始人大都是1955年左右出生,当他们毕业的时候,华尔街处于熊市末期与IT革命初始期的关口,把握住了最好的历史机遇

芯片破壁者(十.下):富士山上的绝响

芯片破壁者(十.下):富士山上的绝响

伴随着日本经济泡沫的破裂,富士山上闪耀十年的芯片之光,竟然就此成了绝响

芯片破壁者(十.上):风起樱花之地

芯片破壁者(十.上):风起樱花之地

在步步为营之下,日本半导体一步步从无到有,呈现出美国从0到1,日本从2到3的奇妙形态

芯片破壁者(九):荷兰半导体明珠ASML是如何炼成的?

芯片破壁者(九):荷兰半导体明珠ASML是如何炼成的?

ASML总裁彼得·温宁克:“如果我们交不出EUV,摩尔定律就会从此停止。”

芯片破壁者(八.下):欧洲半导体三巨头的“守旧”与“拓新”

芯片破壁者(八.下):欧洲半导体三巨头的“守旧”与“拓新”

当上帝关了这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