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红利
买量成本黑洞面前,手游发行商该如何自救?

买量成本黑洞面前,手游发行商该如何自救?

社交发行崛起的深层逻辑是什么?

小红书扎堆直播电商,年轻人还够分吗?

小红书扎堆直播电商,年轻人还够分吗?

流量之争

被东京奥运会激发“抗日精神”,女性的道德愤慨为何成为流量密码?

被东京奥运会激发“抗日精神”,女性的道德愤慨为何成为流量密码?

靠刺激情绪做营销,是一笔好生意吗?

营收、净利双降,苏泊尔到底怎么了?

营收、净利双降,苏泊尔到底怎么了?

苏泊尔是否掉队了?

“她经济”正在成为存量竞争新的增长极?

“她经济”正在成为存量竞争新的增长极?

互联网下,“她经济”正在打破固有的性别局限,逐渐成为存量竞争下新的增长极。

关停潮下,“弃子”难当

关停潮下,“弃子”难当

不一定能存活的产品洗牌期,互联网创业的形式与内容已经大大退化。

高瓴资本大幅减持良品铺子,昔日宠儿为何不香了?

高瓴资本大幅减持良品铺子,昔日宠儿为何不香了?

在高瓴资本眼中,良品铺子(603719.SH)是否已从当初的“小甜甜”,蜕变成了“牛夫人”?

知乎赴美IPO,重走微博老路

知乎赴美IPO,重走微博老路

最近知乎赴美IPO的消息,成为互联网圈子比较关注的一个热点。

脚踢阿里拳打腾讯,张一鸣的野心有多大?

脚踢阿里拳打腾讯,张一鸣的野心有多大?

八年前,当初谁也没想到,字节跳动会从巨头的夹缝之间成长为一个独角兽。

快手上市,门阀谢幕

快手上市,门阀谢幕

无论通过“剿灭”还是“招安”的方式,随着港交所属于快手的钟声敲响,曾在快手杀气腾腾的六大家族,也许一去不复返了。

为何说BAT

为何说BAT"分流"抖快是一种必然?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数字科技:不是乌托邦,更不是独立王国

数字科技:不是乌托邦,更不是独立王国

以新的逻辑和角度来审视并看待数字科技,让数字科技的发展跳出互联网模式的牵绊,或许才能真正开启新纪元。

双11消费洞察,品牌如何实现精准营销?

双11消费洞察,品牌如何实现精准营销?

双11的流量池里面,品牌在卖货的过程中,提升留存转化,完成私域流量的沉淀。

直播带货:敲响了丧钟,也吹响了集结号

直播带货:敲响了丧钟,也吹响了集结号

直播带货将结束一个时代,同样将开启一个新时代。

乌镇饭局后,阿里腾讯走向了分岔路

乌镇饭局后,阿里腾讯走向了分岔路

当公司大到一定体量,到底应该做一些什么?答案可能有很多,但一定包括为更低门槛的品牌成长环境、更公平的就业和财富升级路径,以及主动开辟并走进新的赛道,为行业找到潮水的方向。

产业互联网:以互联网为始,以数字化为终

产业互联网:以互联网为始,以数字化为终

真正以互联网为始,以数字化为终,以更加理性和全面的角度来看待产业互联网,所谓的产业互联网才能告别浮夸,回归理性

互联网巨头围猎信用卡

互联网巨头围猎信用卡

很多人调侃,每一个传统行业,都值得用互联网重做一次

直播带货的迷惘与救赎

直播带货的迷惘与救赎

如何在后疫情时代下挽救口碑,长远发展,才是今后直播带货的重中之重,远比鹦鹉学舌、东施效颦来得重要。

定位的困局:新零售成熟的阻碍

定位的困局:新零售成熟的阻碍

如果没有新的盈利模式作为供血,所谓的新零售就只能是一个概念而已,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内涵和意义,随时都有夭折的风险

Nike、Adidas“阎王”遭难,毒、Nice“判官”独活?

Nike、Adidas“阎王”遭难,毒、Nice“判官”独活?

企业内部的自我变革,这种数字化与实体化之间的“对抗”是中国互联网商业发展的一条隐线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