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视频
十年,穿越四轮直播潮

十年,穿越四轮直播潮

企业生命周期足够久远,那便证明企业足够优秀,商业模式难以被颠覆,这就是好行业、好公司。好的公司一定会穿越几个时代,穿越经济波动的周期。跌入低谷的时候还有反弹的能力。

站队BAT还是独立发展?字节跳动创业8年来绯闻不断

站队BAT还是独立发展?字节跳动创业8年来绯闻不断

当志向高远的字节跳动与野心勃勃的腾讯在同一赛道相遇,既然坚决不从,那等待张一鸣的只有猛烈炮火。

直播的舆论场,知乎的新边界

直播的舆论场,知乎的新边界

在中文互联网世界,我们已经很少看到有序的论辩,更多是杂乱无章的撕逼。这种侵占公共舆论资源的内容过多,无疑是某种戕害。

物化女性、灰色产业,“比心”实际在比肉

物化女性、灰色产业,“比心”实际在比肉

游戏陪玩市场,随着电竞蛋糕越做越大,规模也与日俱增,但陪玩中的灰色地带亦不少,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年度新人UP主「巫师财经」为何翻车?

年度新人UP主「巫师财经」为何翻车?

人的最高需求是获得尊重,实现自我价值,产出的作品得到尊重,是知识得以流通的前提。但通过抄袭得到的「尊重」,迟早会被打脸。

边界重叠:当主播与明星没有「壁」

边界重叠:当主播与明星没有「壁」

明星做主播不再稀奇,主播明星化也非天方夜谭,他们本身就是同一个职业的细分表述。而推倒那堵墙的,是新技术,是粉丝的力量,是从平台到公会越来越成熟的直播产业。

软色情主播扎堆三亚大东海,直播扰民将被重拳打击

软色情主播扎堆三亚大东海,直播扰民将被重拳打击

不可否认,网络直播作为新事物,能促进网络文化发展,扩展网络传播渠道,满足公众知情权,对于景区来说也是提升知名度的有效手段。

日活4亿的抖音,为何没能孵化出第二个拼多多?

日活4亿的抖音,为何没能孵化出第二个拼多多?

抖音现阶段的处境,其实和微博一模一样。回顾微博布局社交电商的历史可以发现,要想做好社交电商并不是那么容易。

快手引入直播公会:冲击3亿日活和千亿电商市场

快手引入直播公会:冲击3亿日活和千亿电商市场

直播平台邀请公会入驻,为了让公会能在平台更好的发展,一般都会给予流量扶持和资源推荐,但基于快手的社区属性,对于流量倾斜,快手一直都是非常谨慎的。

在线视频的狂欢与焦虑

在线视频的狂欢与焦虑

在线视频的下半场将是平台以内容为核心的关于会员的留存之战,而内容则是这场战争的核心所在。

斗鱼游不出护城河

斗鱼游不出护城河

快手进军游戏直播,斗鱼受到最大的威胁。首先,快手与斗鱼的用户重合率在逐年攀升,快手进击游戏直播,那么必然导致斗鱼流失掉一部分的用户。

主播可能已年入百万,十岁的B站还在亏钱

主播可能已年入百万,十岁的B站还在亏钱

事实上,国内大部分视频类网站目前均未实现盈利,这似乎成了行业的一个痛点。

B站出圈,然后呢?

B站出圈,然后呢?

下一站B站

2019天猫双11狂欢夜收视登顶

2019天猫双11狂欢夜收视登顶

2019猫晚两大卫视直播收视率第一

短视频的这场超级盛宴

短视频的这场超级盛宴

抖音海外版Tiktok的爆火为整个行业的出海树立了标杆,上线三个月就登上App Store免费榜榜首,目前产品移动端下载量已经突破十亿,2019年第一季度新增用户量达1.88亿,同比增长70%。

年入过亿,为什么网红还觉得生不如死?

年入过亿,为什么网红还觉得生不如死?

网红和明星的区别,就像是游击队和正规军。两三条枪,七八个人的网红团队,遇到了科班出身的明星,胜负不言自明。歌手邓紫棋从2018年5月份开始更新第一个抖音,迄今为止更新了43个视频,粉丝高达2643万

为什么是斗鱼出了“乔碧萝殿下”?

为什么是斗鱼出了“乔碧萝殿下”?

可能很快“乔碧萝殿下”就会被公众遗忘,所以她在微博上使劲的蹭热点赚流量,还放出了没有签约其他平台的现状。

周杰伦VS蔡徐坤粉丝大作战:谁制造了这场微博的全民狂欢?

周杰伦VS蔡徐坤粉丝大作战:谁制造了这场微博的全民狂欢?

新业务尝试不顺后,微博不得不重新回归主业。微博CEO王高飞在5月24日的微博Q1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2019年上半年,微博会把工作重心放在提升用户的活跃度和使用频次的工作上。

重创之后,声音社交还有未来吗?

重创之后,声音社交还有未来吗?

也许到最后,会发现社交产品的兴衰与某个世代无关,语音也未必是真风口。声音社交的百花齐放,也无法帮助用户摆脱孤独,因为真正的关系单独靠音频是很难满足的。

丑闻危机爆发,网红们病了

丑闻危机爆发,网红们病了

“毒品”这个词在这再恰当不过。利润高,让人产生过度的快感,权力的幻觉,最后甚至做出在旁人看来歇斯底里的事情。网红们的收入可能真的直逼贩毒。新媒体的火爆,让很多自媒体和网红赚得盆满钵满。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