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视频
选秀闯关,偶像断崖

选秀闯关,偶像断崖

在被爆款综艺激活,被重要平台加持,被巨大流量裹挟的这一年里,偶像行业遭遇了爆发期之后第一个坎,如何迈过去,是个问题。只是被动等待洗牌,可能远远不够。

流量见顶背后的网红经济新出路

流量见顶背后的网红经济新出路

从当初的野蛮生长到当下的产业化运作,网红经济的发展已经进入到了发展的快车道。

顺境之下有隐忧,抖音的海外征途

顺境之下有隐忧,抖音的海外征途

在海外短视频平台的发展历程中,永远躲不过的是来自 Instagram、Twitter 和 Snapchat 的竞争,作为一款来自中国的产品,TikTok 在水土不服下,也将承受更多的竞争压力。

走,去非洲做网红

走,去非洲做网红

在《走出非洲》里,有这样一句话:“沉默中孕育着无限可能,魔力时刻即将来临。”这也许是对当下非洲最好的描述。

B站“补课”

B站“补课”

在内容电商道路上,与B站有异曲同工之处的还爱奇艺也曾尝试在视频中插入商品链接。

直播四年 谁还在风口

直播四年 谁还在风口

2018年映客直播营收较上年缩水2.1亿,为37.3亿,与此同时主播费用占直播营收比为61.3%,而上年同期则为56.4%,用户打赏减少,为留住未来增长的种子,选择提高主播分成,以此挽留主播。

会员向上,广告向下:爱奇艺权衡之道不轻松

会员向上,广告向下:爱奇艺权衡之道不轻松

从网剧、自制综艺,到游戏、电商等等,爱奇艺对战同行有攻有守。

要打网红牌却没能做好网红,如涵控股的梦想与现实

要打网红牌却没能做好网红,如涵控股的梦想与现实

毕竟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腾讯入局 直播下半场进入无界之争

腾讯入局 直播下半场进入无界之争

纯直播平台寻求业务结构优化,半路出家的直播平台在原业务的基础上积极探索更多结合点,巨头玩家则是着手全方位布局。

5G带动短视频话语权迁徙,谁会从中获益?

5G带动短视频话语权迁徙,谁会从中获益?

短视频竞争正进入深水区,成功的平台需要一边帮助内容生产者打造品牌,一边完成平台的生态建设。

乌托邦抖音,人间世快手,白富美美拍,商业变现路口狭路相逢

乌托邦抖音,人间世快手,白富美美拍,商业变现路口狭路相逢

增量空间巨大,各家同行不同路,变现之争,还未到“此消彼长”的零和博弈之时,反而是猫鼠各有道,齐步快跑之时。

映客、虎牙发布财报  直播行业并未落幕

映客、虎牙发布财报 直播行业并未落幕

当下行业巨头依然持续在入场直播领域,直播领域还有想象空间。

熊猫阵亡,陌陌、YY财报背后的直播江湖仍在

熊猫阵亡,陌陌、YY财报背后的直播江湖仍在

很多直播平台都是起家于直播,社交等其他基因比较弱,或许对它们而言,一元化还是多元化,难度都不小。

直播已死,Live当道

直播已死,Live当道

当对手不再局限于“直播”,当直播已不局限于“直播”,这个行业又将迎来新的风暴,一个新的后直播时代即将到来。

“出逃”直播的网红,如何在短视频江湖继续吸金?

“出逃”直播的网红,如何在短视频江湖继续吸金?

短视频领域的一个特点是,商业化方面,个人、机构走在了前头,但平台的商业化变现依然处在困窘的状态。

6岁的快手,上市之路依然崎岖坎坷

6岁的快手,上市之路依然崎岖坎坷

即使坐拥数亿活跃用户,但快手的前路还是充满荆棘坎坷。

魔性抖音的战略性迷失

魔性抖音的战略性迷失

视觉时代取代图文时代是必然趋势,在这种趋势下,抖音会替代微信成为移动互联网的主角吗?

UP主「淘」金记

UP主「淘」金记

B站已经启动“千咖计划”,推动1000名up主入驻淘宝淘达人,在淘宝分发内容,并会在视频下同步出现可跳转的购物链接。

陌陌、YY:一条赛道,两个物种

陌陌、YY:一条赛道,两个物种

每一个企业都会面临枯水期和丰水期。丰水期内,每一条河流似乎都波涛汹涌。但是在枯水期,那些缺乏内生水源的河流往往会干涸, 只有那些保持开放,具备自我补给能力的水域才会体现出强劲的活力。

倒下的熊猫直播,扶不起的直播未来

倒下的熊猫直播,扶不起的直播未来

当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红利逐渐退却之后,整个直播市场开始了洗牌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