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文化
《哪吒》北美355万美元,文化入美为时尚早

《哪吒》北美355万美元,文化入美为时尚早

与它们相比,国产电影的北美之路刚刚跟上节奏,但还没能在文化市场形成稳定的中国文化输出,除《流浪地球》和《哪吒之魔童降世》外,依然是港片和文艺片占据出口的主要潮流,在类型和内容上尚没有实现突破。

背靠阿里影业,李安再上赌桌

背靠阿里影业,李安再上赌桌

“一个拍电影很努力的人吧。我对世界的了解是有限的,就只是很喜欢拍电影。我希望在搅动人心上面有一些作用,搅动之后我希望有一点抚平的作用在里面。”

农民自媒体「浮世绘」:乡村文化传播的空间转场与话语建构

农民自媒体「浮世绘」:乡村文化传播的空间转场与话语建构

乡村是传统文化积聚和流传的场所,也是「文化自信」的渊源和根基。在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背景下,文化振兴是乡村发展的「根」和「魂」。

成龙,再也骗不到这届观众

成龙,再也骗不到这届观众

成龙曾经在自传《还没长大就老了》中反思自己对物质的欲望:“二三十年的时间,装满了9个仓库的价值连城的收藏,不过是满足了一个穷人乍富后的占有欲,如今看来都是垃圾。”

院线公司的多事之秋:市场加速洗牌,野蛮扩张走向头部集中

院线公司的多事之秋:市场加速洗牌,野蛮扩张走向头部集中

有更强品牌影响力和配套能力的直营模式,显然更容易强化这些非票房收入。在广告对接、数据分析、场景化配合种种方面,强力的头部院线公司都更有竞争力。

《哪吒》之前,被遗忘的中国动画三十年

《哪吒》之前,被遗忘的中国动画三十年

重赏之下,出来的不仅有勇夫,还有骗子。全国的投机分子都涌入动画行业,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赚补贴。

这一届观众不好糊弄了

这一届观众不好糊弄了

在今年,《流浪地球》、《哪吒》等不同类型的国产电影在今年票房市场俨然黑马,斩获不俗的口碑,一举刷新记录。几年前,《流浪地球》的小说被同事放到了安晓芬的面前,看完小说后,她放弃了这个大IP。

日本没有单身税,但也没有免费午餐

日本没有单身税,但也没有免费午餐

不要说在日本增加新税种或者提高税率的困难程度,比如消费税从8%增加到10%都推迟过一次,即便在已经确定了下个月开始,大家对这次增税还是忧心忡忡。

华谊兄弟20年轮回:大哥归来,江湖已变 | 棱镜

华谊兄弟20年轮回:大哥归来,江湖已变 | 棱镜

在2017年与《财约你》对话时,当谈及上市、绑定明星、资本、多元化等问题,王忠磊说:“资本的介入,让行业出现了很多新鲜事物,华谊是一个敢于在这些方面作出挑战和充当先行者的公司。”

观众戴放大镜看剧,其实在看什么?

观众戴放大镜看剧,其实在看什么?

但当下的剧集市场,虽然现实题材的作品不少,现实主义的作品却相对匮乏。《小欢喜》的导演汪俊认为:“很多题材很现实,但是拍得很悬浮,可能就是因为缺少细节。要用细节建立真实感。”

国产剧里的

国产剧里的"普通人"到底多有钱?

“普通”这个词的词义正在扩张得越来越难以容忍,明明中国还有 95% 的人没有护照,怎么突然之间,没有大几千万房产的中国人就不“普通”了?

武汉书,毁掉了多少中国人的阅读

武汉书,毁掉了多少中国人的阅读

盗版行为当然是一种不应被提倡的行为,无论出于任何缘由也不能理直气壮地喊出“盗版有理”。那些明知是盗版书而主动购买的读者,往往会以经济问题作为借口。

腾讯影业的IP造风运动,是时候结束了

腾讯影业的IP造风运动,是时候结束了

什么叫硬通货,选题硬,角色硬,作品硬,主创硬,受市场欢迎,观众认可,符合艺术规律和市场规律的作品,经得住历史和人民的检验的作品,才是真正的硬通货。

失去“两岸三地”的金马奖还能撑多久?

失去“两岸三地”的金马奖还能撑多久?

可以说,随着本次官宣的发布,金马奖失去了近十年来支撑电影节优质电影及演员的主要来源。而香港电影与大陆电影的同气连枝,则让金马奖进一步失去活力。

「上海堡垒」观后

「上海堡垒」观后

所以「上海堡垒」的残酷和「流浪地球」的残酷是不一样的,前者是直到最后我都没有得到她的伤感,后者是送几十亿人去死用以保全地球的果断,二者互为对牛弹琴。

00后的抖音电影世界

00后的抖音电影世界

整体而言,不难发现,对于00后来说,抖音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充当着他们认识电影的桥梁。尤其是对比80、90后,成长于豆瓣、时光网,倚重豆瓣评分,00后更倾向于信任网红主播的推荐。

“后TFBOYS”时代,时代峰峻还能再造一个偶像帝国吗?

“后TFBOYS”时代,时代峰峻还能再造一个偶像帝国吗?

在马嘉祺等人加入TF家族的那个暑假,一档名为《中国有嘻哈》的综艺开启了国内的“超级网综”时代,原本属于地下的rapper成为全民瞩目的新星,爆款网综也成为造星的新途径。

爆火的哪吒,为何干不过米老鼠?

爆火的哪吒,为何干不过米老鼠?

回到《哪吒》,尽管这部影片完全配得上“现象级”、“里程碑”之类的溢美之词,但只要还没有攻克衍生品市场这道难关,国漫就称不上真正意义的崛起。

香港再无“渣渣辉”

香港再无“渣渣辉”

不难发现的是,此前的香港演员大多都是港剧出身,然后转向更为“神圣”的电影领域,而现在的演员更多是聚焦在电视剧上,真正的“电影咖”则少之又少。

做国漫的这群疯子

做国漫的这群疯子

而在追光动画持续推出新作的几年中,王微在预算上也陷入了两难。《小门神》、《阿唐奇遇》和《猫与桃花源》三部作品的制作费用均在7500万至8500万人民币这一量级,但《冰雪奇缘》此类作品的制作费用通常都在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