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平台
历史大潮,与改变中国教育的北大三子

历史大潮,与改变中国教育的北大三子

依托全国直营分部和旗舰学习中心,6000余名专职教师,中公进一步拓展了全品类的职业资格培训,2018年实现收入62亿,净利润11.5亿,2019年2月成功借壳上市。

手握流量与名师,网易有道能否实现丁磊的“教育梦”?

手握流量与名师,网易有道能否实现丁磊的“教育梦”?

在获客成本已显著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的情况下,降低教师分成比例已成为有道实现盈利的前提。有知情人士向界面教育透露称,目前有道已着手准备与部分即将续约的教师团队商谈新的合作方式。

下沉!下沉!教育公司在向下沉市场战略突围!

下沉!下沉!教育公司在向下沉市场战略突围!

值得注意的是,合肥市和济南市也有教育公司的身影,济南市共有41所高校,其中师范类学校就达到了3所,师资充沛。以及相对低价的生活成本可能也是教育公司看中的原因了。

在线教育大变局,巨头操控「割据战」

在线教育大变局,巨头操控「割据战」

这是一个更大的科技红利时代,教育产业是一个巨大的市场。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将突破3亿人,市场规模将突破4330亿元。

5000亿的to B生意,如何重构企业学习?

5000亿的to B生意,如何重构企业学习?

云学堂的市场打法强调“穿透三层客户”。第一层客户是企业的HR或者培训部门,第二层客户是业务部门,培训最终还是要把效果作用到业务上面去,第三层是学习者。

当在线教育遇上苹果税

当在线教育遇上苹果税

面对苹果税,在线教育企业已进入警戒状态。此刻,寻找出路也许比叫苦连天来的更实际。

O2O 在教育行业的「痛」与「通」——深耕教育本质才有机会生存

O2O 在教育行业的「痛」与「通」——深耕教育本质才有机会生存

众多 O2O 模式下的教育机构死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透彻 O2O 模式下家长、学生以及平台老师的价值和作用。

双雄逐鹿——好未来与新东方的“攻城略地”之战

双雄逐鹿——好未来与新东方的“攻城略地”之战

相比新东方,好未来的“烧钱”则显得大张旗鼓,其烧钱营销不仅在于其营销成本的提高,更重要的是其不断通过买买买扩大线上版图以及在科研方面的高投入,试图转型为科技教育型公司。

尚德,别刷屏了

尚德,别刷屏了

从线下到线上的转型,让尚德实现了迅速的规模扩张,带来了好看的营收数据。然而在线教育的规模化,让获客难度加大,营销开支增加,课程质量下滑,形成难盈利的怪圈。

“巨人”落幕,K12赛道初代王者的“小败局”

“巨人”落幕,K12赛道初代王者的“小败局”

25年间,巨人教育数次吹响上市冲锋的号角,又一次次受困于内忧外患铩羽而归,最终被众多新兴势力先后赶超。疲于管理的创始人尹雄近年一退再退,在将100%股权转手精锐教育后,他的巨人时代轰然落幕。

教培硝烟再起:从C端到B端,互联网巨头重划势力版图

教培硝烟再起:从C端到B端,互联网巨头重划势力版图

2018年,随着线上流量和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消费互联网的高速增长已不可持续,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 “更换引擎 ”,通过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化变革来开发新的动能。

教育游戏到底有没有价值?

教育游戏到底有没有价值?

要发挥游戏精神,就要尽量给学习者一些自由度,让他们尽可能地自由自愿地去选择学习自己感兴趣的内容,选择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

互联网教育老兵沪江最后的战役

互联网教育老兵沪江最后的战役

品牌老化,众多老牌公司面对这个问题,都会选择给企业赋予新的或者概念或者使命,重新占领用户心智。也许CCtalk的分拆也是出于这种考虑。

获客成本高、内容质量差、退款延期久,在线教育怎么了?

获客成本高、内容质量差、退款延期久,在线教育怎么了?

教师资质信息的不透明、教学质量的参差不齐、在线教育平台的急功近利都使得教学内容成为了赤裸裸的任人宰割的毫无人文气息的充满铜臭味的变现品。

素质教育的资本催熟游戏

素质教育的资本催熟游戏

教育背负着的重要社会责任,必然受到严格的监管,路漫漫其修远兮。

2019,丁磊的教育野望

2019,丁磊的教育野望

网易在做教育方面认真了许多,其布局涉及C端教育的多个方面,构建出了一个庞大的教育生态。

“AI教育”正当时

“AI教育”正当时

在AI的加持下,教育的走向还是很喜人的,关于AI+教育的探索,一直没有停止。达内推出AI+智慧学习,作业盒子设立AI实验班,在线AI互动叮咚课堂……

孩子背后的疯狂掘金者

孩子背后的疯狂掘金者

教育类App的背后,是如洪流般的掘金者

收购锤子专利彰显头条教育野心 但是教育也能被分发吗?

收购锤子专利彰显头条教育野心 但是教育也能被分发吗?

头条甘当锤子科技的接盘侠,是为了教育领域这一盘大棋,头条是真的认真了

俞敏洪“曲艺”释兵权

俞敏洪“曲艺”释兵权

2018年来,新东方最开始的主营,出国留学业务面临巨大的市场竞争,市场份额难以再大幅提高。K12成为新的业务重点,目前已经成为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