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短租陈驰:短租市场“蛋糕”大,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小猪短租于2012年8月正式上线,是国内领先的、真正基于分享经济模式的短租民宿在线预订平台。

在旅行成为时尚、出行变成常态的当下社会,有一个问题开始变得至关重要,那就是我们在离开家的时候,到底要住在什么样的地方才最合适?旅馆,没法满足高标准的卫生要求;便捷酒店,吃饭是个难题;星级宾馆,价格太高。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出现了Airbnb;中国有了小猪短租。

地铁上,小猪短租的广告十分醒目。精致的住宿环境,房主和房东相处融洽的照片,这些都让人觉得在旅途中选择短租,不仅解决了住宿吃饭问题,还能得到当地人最地道的推荐帮助,更重要的是可以交到朋友,体验感受和在自己亲戚家做客差不多。

小猪短租为我们的住宿环境提供了另一种可能,甚至它的出现对于传统的住宿行业可能会有较大的冲击或者是颠覆,但是面对如今的“炙手可热”,小猪短租CEO陈驰却只是将其称之为“刚刚浮出水面”。

小猪短租创始人陈驰、王连涛:创业,是为了每天能有新挑战

陈驰在创办小猪短租之前有着丰富的工作履历,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的他留院做了长达4年的临床医生。后来为了改变体制内生活的一成不变,他选择了加入刚刚起步、充满变化的互联网大潮,尽管在多个知名互联网公司的职业经历都可以和辉煌划等号,但让陈驰毅然决定出来自己单干的理由还是曾经的初衷,“哪怕是挫折,每天都想要接触新挑战”。

努力获得成绩需要的是智慧和坚持,而敢于把骄人成绩归零,除了智慧更重要的是勇气。陈驰在采访中向创业邦记者表示,“我这个人最不缺乏的就是勇气。”

和其他创业者不同,陈驰把创业目光放在短租项目上,并不是亲身体验或者是灵光乍现。只是有同事向他介绍了Airbnb的模式,而当时他也正在OTA行业做酒店预订业务。陈驰听完同事的介绍之后,觉得这个项目在国内还没有开展,自己如果能抢占市场会带来很大的商机。

确实,短租市场的“蛋糕”很大,但是作为第一个品尝的人,怎么吃,是个难题。对于陈驰来说小猪短租面对的首要问题就是房源从何而来。由于当时国内市场个人信用系统薄弱,构建陌生人的交易平台并非易事。尽管Airbnb是小猪短租的“前车之鉴”,但是美国有facebook,甚至有投资人断言,没有facebook就不会有Airbnb。可陈驰并不这么认为,在采访中他反复提到,“信任问题在现在或者是不远的将来都不会成为一个问题,因为实名制的体系越来越完善”。尽管如此,陈驰在短租刚刚起步之初,仍然为打破信任壁垒伤透脑筋。因为,在国内从来没有这样一个市场,会有这样一群人能接受让陌生人住进自己的家里。

他首先是说服自己的母亲将房子出租,而后每次请亲戚朋友吃饭,都会不断做思想工作请他们分享出自己的房子。在他的带领下,小猪短租初创团队不仅纷纷分享出了自己的房子,也开始沿着自己的社交关系,鼓励自己的亲戚朋友在小猪短租平台上做房东。正是凭着最开始的这股韧劲,早期的星星之火终成燎原之势,截至2014年底小猪短租平台上已经拥有房源12000个左右,覆盖了全国160多个城市,超过3000名个人房东在小猪短租平台上分享出了自己的闲置房源。这对于陈驰来说并不意外,他认为今天的小猪短租只是被大家看见了而已,前期他们团队做了相当大的努力。

医生思维在创业中的“活学活用”

医生的职业经历看似和互联网、创业毫无关系,可陈驰依然觉得医生时期形成的左右脑脑思维让他受益匪浅。

在小猪短租有的员工跟着陈驰长达十年之久。企业内部,开会时可以逾越上下级拍桌子讨论,团队成员均有期权。这种宽松的管理方式,在陈驰看来是大部分互联网创业公司和传统企业较大的差别。“不以绩效为考核,更多的是战略和愿景。大家的利益和愿景是共同的、共享的。”这是创业公司在必要阶段必须要做的。

除了共享愿景,陈驰面对创业邦记者提到最多的还有“自下而上的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由于有过医生的经历,所以陈驰的左脑思维显得比常人稍多一点。比如,对于房源的照片,他就相当苛刻。他会亲自去网页上游览房源图片,发现照片不如Airbnb的完美时,会探究别人是怎么做到的。然后让公司的摄影师去想方设法拍出这种效果。“我发现他们数据做的不对时,也会说,怎么会少两行。”对于陈驰而言,创业没有所谓的老板员工之分,我们大家都是齐心协力为了把一件事情做好。

左脑思维要有,但是右脑思维也很重要。“要注重效率和速度。”这些不光是陈驰对员工的要求,他自己也是身体力行。

采访中,记者发现直到现在陈驰仍将自己的房子拿出来出租分享。除此之外,他还亲自和房客聊天,做足了“一线”的功课。“我们的产品、市场,后来都把自己的房子拿来做短租。只有这样,才最清楚市场,不然产品做不到最好的用户体验。”说着陈驰把自己手机里和房客聊天的内容拿给记者看。

创业中的脆弱只有一天

关于陈驰在小猪短租创立之初所经历的困难,众多媒体都有过报道。著名的“沙发”故事,以及找房源的艰辛,均在创业人群中广为流传,成为了创业的“蓝本故事”。记者在采访中只提及了“困难”二字,陈驰就心有所领,立马说道“困难很多,但是······这样吧,我说个事例你就知道了。”

陈驰不是个喜欢谈困难的人,采访中他一度表示在刚接触短租项目前就做好了面临困难的心理准备。小猪短租已经完成的两轮融资比较顺利,除了原有投资人愿意领投,还有行业内的权威人士向陈驰介绍其他有名的风投公司。而让他感到脆弱的时候,也仅仅只是一天。

那年时逢春节,又因为一些原因错过了一次很好的融资机会,“我们当时账面上的资金不到100万美金。第二天公司还要开年会,年底员工的双薪也得发。更重要的是,一般临近春节融资机构是不会给你投资的。”说起这些的时候,陈驰有种过来人的释然,轻松但语气仍然很重。

“那天晚上回去,我抱着太太哭了。那是我第一次在她面前哭。不是因为自己,是自己的公司、同事的努力,因为我的决策可能将陷入一个很危险的境地。”陈驰描述当时的情形时,眼眶泛红。好在,后来那家融资机构仍然给他们提供了支持,并告诉小猪团队:无论如何,他们都会给小猪短租最大的帮助。“从开始到现在,都有团队和原有的投资人在背后一直支持着我。”

如今小猪短租团队早已度过了当时的危机,陈驰在谈论此事时也表现出轻松的样子。“创业至今,我只有那一天感到过脆弱。第二天,还是满血复活的来公司处理事情。”说完,在回答记者的下个问题时,陈驰不自然的抹了下眼角。

未来,短租市场对于传统的旅馆住宿方式会是很大的冲击,甚至或许会改变未来人们在外的住宿方式。对于自己所做的这件事,陈驰认为:“相比去关注这件事情最后能有多大,我更关注的是这件事情每天能不能满足我对生活的希望,它要是有挑战的。”

近期,小猪短租和阿里旗下芝麻信用进行合作,率先在短租行业引入了个人征信,对解决前面提到的国内社会信用壁垒问题有着积极作用。通过引入芝麻信用,小猪平台上的房东和房客都可以拥有自己的信用名片和芝麻分数,并可以通过申请查看对方的芝麻分来了解对方的信用情况。比如,作为房东,可以根据房客的信用情况来决定自己要不要接这个订单,而房客也可以据此来判断是否租住这个房东的房源。“四到五年左右,我们的社会信用体系会更加成熟。”陈驰如此评价未来的信用趋势。

采访中陈驰穿着印有小猪短租logo的定制卫衣,精神抖擞。经历完一天的工作,面对创业邦的采访他仍然侃侃而谈,看不出任何疲倦。表达能力极佳,逻辑思维清晰,仿佛“打了鸡血”一般精力旺盛是陈驰给人最直观的印象。

最后,创业邦记者问道:“未来希望小猪短租成为什么样的品牌?”陈驰回答:“希望大家喜欢它就可以了。”看似简单,实则不凡。

本文原载于创业邦,原文标题《专访小猪短租创始人陈驰——拒绝一成不变,永不缺乏勇气的创业者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责编:。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