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筹款平台成致富手段,被搅混的微信生态肃清乱象刻不容缓

摘要:众筹平台急需监管

近几年,大病众筹平台成为许多贫困家庭遭遇大病打击后的重要经济来源。大病众筹平台虽然收获了一定的商业价值,但也实实在在地帮助很多家庭渡过难关。然而,一直以来,这个行业都饱受各种问题困扰,最近新涌现的不少小型筹款平台借救济众筹之名,行敛财收费之实。更有甚者,借搞大病众筹平台的幌子,进行非法集资,达一定金额后就换个名字跑路,坑骗他人的救命钱。

一个以行善、帮扶与救助为目的的行业,被一些不法小型筹款平台搞得乌烟瘴气。更令人担忧的是,这种情况似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众筹牟利已成常态,微信生态成重灾区

最近,很多互联网平台上都出现了违规众筹组织及其用来牟利的“商家”,其中以“顶流”应用淘宝和微信最为严重。

不过,基于这两大平台,商家的运营方式有所不同。

例如,淘宝上有着大量的大病众筹刷单产品,即位买家在各大知名筹款平台的筹款页面上,提供大量关注,以保证买家的筹款页面能够长时间停留在首页,进而获得更多流量和捐赠支持。

还有的提供筹款推广服务,只要购买他们的服务,他们就会将买家在知名筹款平台的筹款链接转发到多个微信、QQ群里,以获得更多筹款的可能。

不过,继6月份两家头部大病众筹平台发布联合声明后,目前淘宝已经对这些寄生在众筹生意上赚钱的商家,进行了严厉的整治,目前在淘宝上已经鲜有这类商家的身影。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众筹产业中的灰色地带被彻底扫清,相反,它还在其它很多角落客观存在,而坐拥数亿用户的微信生态,就是重灾区。

如果说众筹刷单和众筹推广对那些付费的众筹家庭,多少有些帮助。那么一些微信上开展非法众筹的公众号和小程序,对于那些需要众筹救命的家庭来说,就是有害无益,甚至贻害无穷了。

据了解,某些非法众筹平台做的是收“过路费”的生意。他们做众筹平台的目的就在于盈利,他们会对众筹而来的钱收取2.5%-5%不等的手续费。而有的手续费更是超过50%,有些患者甚至在众筹后只能得到30%的善款。

而这些平台还会雇佣职业筹款人,名义上帮助这些困难家庭筹款,实际上收取提成。据业内人士称,他们每做一单20万左右的筹款就能从中收取2000元左右的提成。

当这些家庭筹集到了救命钱时,这些平台又会以各种理由冻结这些款项。等到了一定时间后,等着救命钱的家属却发现,这些平台早就已经消失不见,公众号里一片雪白,以往的文章页面统统不见,小程序也不见踪影。

当然,这些山寨众筹平台往往名气小,因而筹集到的资金有限。但他们总是能玩出令人意想不到的、甚至无下限的操作。甚至有的骗子公司,会伪装成知名大病众筹平台进行诈骗。

有媒体曾报道,公司先是在医院垃圾桶中搜集病人信息,然后通过这些信息找到病人及其家属。接着冒充知名大病众筹台的工作人员,谎称可以帮助他们筹款,然后通过微信朋友圈进行营销诈骗。

而当筹集到足够多的钱款时,他们就会拉黑病人及其家属的联系方式。随后卷款跑路,人间蒸发。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他们都通过微信这个平台轻易地博取公众的同情心,然后充实自己的腰包。而这种行为在造成患者经济损失、耽误患者病情甚至给其带来生命危险的同时,也在侵蚀着每个社会个体对周围人的信任与安全感。


众筹行业难以自律,微信监管需下重拳

如此混乱的众筹行业,确实需要强大的行业监管、推广平台监管去约束,让行业走向规范化。但众筹行业涉及的非法集资等犯罪行为,因为难于追溯取证,监管也因此面临困难。

在网络时代,诈骗实施的门坎,更是被便捷的网络平台几乎削平了。而违法者只要寻好退路,一场规模庞大的诈骗案就可以出现,而涉案人员也因为网络尽管难,很容易做到卷钱跑路。而且这些案子,往往很难追查,经常变成无头悬案。

另外,这些诈骗团伙往往藏匿海外,甚至被违法份子视为法外之地。一些地方虽然犯罪丛生,但是却难以追捕。跨国追捕本就困难重重,加上这类犯罪份子所处的地方黑帮横行,混乱不堪,因此,在这些地方实施抓捕难度极大。

而有些犯罪分子更是身处国家交界处的深山老林,邪恶的犯罪者几乎难以被抓捕归案。有数据显示,在重重困难之下,我国诈骗案件的破案率仅为5%。

犯罪分子难以抓捕,而网络平台的监管问题,又给他们带来了一定便利。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样的,一方面微信本身缺乏监管众筹平台的动力,审查大量公益众筹文章并不能带来收益。而即便监管缺失,也不会给平台造成巨大损失,因此微信自然在这方面缺少积极性。

另一方面,众筹平台注册公众号,小程序较为便利,导致相关账号泛滥,数量众多难以监管。即便微信想要整改,也一时难以理清头绪。

除此之外,这些众筹平台的洗钱能力堪称一流,复杂的洗钱手段使得微信对他们的资金监管难以奏效,患者们的救命钱款,自然难以讨回。

因此微信也面临着监管上的困境,一方面众筹平台的各种哭惨文章,难于甄别。很难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封杀。直接封杀带来的后果,也可能会让社会舆论发酵,进而让人们对于微信审查过于严苛的尺度,提出质疑。甚至有可能因此出现群体性事件,导致微信处于舆论之中的被动地位。

另一方面,一些众筹平台打着官方机构的旗号,也令监管防不胜防。一些众筹平台利用一些关系搞到了官方机构的一些证明,从而扮成“李鬼”众筹资金。

这种看上去资质齐全的组织,更是极难防范,不仅是患者容易上钩,微信监管也会被迷惑。

除此以外,微信的金融监管手段仅限于一个平台,不太可能面面俱到去顾及其他平台甚至银行的资金流出流入情况。

而且,毕竟微信只是腾讯旗下的私营平台,并非国家机构,因此难以动用国家资源去追查资金流向,因此也导致违法犯罪份子更加肆无忌惮。

而在监管困境之下,即便各种众筹平台有着各种灰色产业,微信等平台监管,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但是很显然,监管难度不能成为平台不作为、对违规、违法行为视而不见的理由。

而对于利用弱势群体孤立无援、爱心人士的善良与正义的违法众筹平台,更需要强有力的监管手段。因此,微信作为该类推广信息的重灾区,加强监管刻不容缓。


警方及头部平台联合打击,违规众筹平台仍有生存土壤

网络推广平台加强监管,就一定能够完全消除掉这些野蛮生长的非法众筹平台么,答案可能会令人失望。

这些基于微信的众筹平台之所以能够层出不穷,不仅是因为监管的宽松,更是因为众筹者的需求,有增无减。而近年来,这种需求甚至有被放大的倾向。

因此,如果患者明知有可能有高额手续费风险,却依然冒险去使用这类平台,可能是迫不得已,甚至与筹款平台之间的关系,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在庞大的需求之下,大病众筹平台日益壮大。但壮大之后的这些平台,患者也逐渐难以在微信等平台上进行筹款推广,因为各种诈骗,人们的爱心也逐渐被过度消耗,有动力献出爱心的人也越来越少。

例如,很多家属将自己的窘况如实填写,但捐款寥寥。原因在于,现在公益链接推广的效果大不如前。为了获得更多的捐款,这些家属有的求助于专业众筹推广,有的则找上了其他众筹平台。

而这些方式很有可能让他们的筹款变为镜花水月,但他们很多人明知道这点,却仍然想尝试这些手段。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拮据的经济状况逼得他们不得不尝试任何可能带来经济收入的方式,即便要冒一些风险。

因此,加强监管只是堵住违规众筹的笨办法,通过正规合法的渠道,去扶持具有完整资质的慈善机构和政府机构,让他们通过微信平台进行众筹活动。因此,增加患者可选择的合规、合法、可靠的官方众筹平台和渠道,也是疏导目前患者众筹需求的重要方式。

而治理这些违法犯罪行为,既要通过严格的监管让罪恶无路可走,更要疏导那些罪恶产生的经济源头,让他们流入合规合法的路径,形成行业的良性循环。

值得欣慰的是,目前一些正规的头部大病众筹平台已经对这些冒充平台收取推广费的违法行为进行了打击。他们向公众严正声明,他们从未授权给第三方,向患者收取推广费。这肯定会对非法众筹等违法行为造成打击。

同时,众筹平台的资质审查也在日趋严格。大平台对于患者自身经济状况的审查越来越细致。而对于众筹平台的监管措施,以及相关立法、执法工作也在不断推进。

近日,广西贵港警方破获全国首例假冒水X筹、轻X筹等知名网络众筹平台诈骗重病老人的特大系列案件,抓获该诈骗团伙成员22人,捣毁“空壳公司”12个、诈骗网站9个。开启了依法治理违规小型筹款平台的序幕。

广西警方也提醒公众:请一定注意核实此类筹款平台的资质,不要让爱心,成了这些人中饱私囊的摇钱树!

因而,对于微信平台来说,在堵和疏两方面同时用力可能是他们接下来需要努力的方向。一方面严格平台监管措施,净化平台公益众筹生态,另一方面建立官方众筹平台,多渠道引导患者通过可靠的方式获得众筹善款。双管齐下,或许可以让微信的众筹生态,逐渐得到优化。


结语

目前,淘宝对于众筹平台刷单、推广等项目的审核较为严格。相关的灰产在淘宝上已经基本上绝迹。这对于众筹平台监管来说,是一个极佳的正面例子,它证明只要平台肯用心,这些非法行业可以受到遏制。

而微信平台依然存在的众筹机构乱象,应该也是可以通过大力整治改善的。通过严格的审核机制和监管手段,规范大病众筹平台在公众号和朋友圈的宣传,打击少数不法小型筹款平台,也理应可以遏制一部分黑众筹的发展,而不是成为行此类坑蒙拐骗之事的温床。

可以肯定的是,整个众筹行业只有在社会各方的共同努力下,才能真正走向良性发展的道路,为社会民生带来真正的价值,而对于行业乱象的任何轻视甚至视而不见,也无疑是对违法违规份子的纵容。作为国民级应用,微信也有理由成为成为肃清行业乱象的担当者,甚至排头兵。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s://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于见专栏 的原创作品,责编:lucky。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